第五卷 皇明有将曰王斗 第233章 很刺激,很阳刚,很男人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王斗与卢象升寻人工了营内的临时望楼眺望极目 远望()。似乎 南边隐隐有一大股烟尘往这边而来。

    大地震动那股烟尘越来越近终于众人看到一大片白色的旗帜飞舞而未旗帜下面尽是身披白色盔甲的骑士隐隐可见各人盔顶火红的盔缨飘扬。旗帜中还有一杆格外大的白旗随风飘舞如鹤立鸡群般的醒目。卓象升哼了一声:“奴贼正白旗的军士!”“他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区区千众士卒就胆敢来窥探我们的营地?

    卢象升身旁各将都是随之出一阵冷笑对营外博千余鞑子不屑一顾。有卢督臣在此有勇冠三军的王斗在此自己宣大官军十万多人胆壮心齐还会怕区区一千个鞑子正白旗的军士?

    其实也不能怪那些清兵太猖狂大明官军数量多是多不过敢出城野战援助的很少出城后旁观看戏的更g 了很大部分真正与清兵肉搏血战刀刀见肉的少。经 常有数万明军旁观数千个鞑子兵抢掠搬运财帛而不敢妄动的情况。

    这股清兵其实也是来试探的如$! 这股 明军还是如老样子旁观尾随不敢战的话他们便要回到庆都城下继续将那县城攻下来尽取其中财帛子女。

    比 这股正白旗军队更猖狂的是那些呼啸而来的哨探这些人个个身材粗壮马术娴熟他们狂声大笑绕着营地的几十步外奔驰「时不时朝营内射来箭矢。

    这么近的距离可以清楚地看 到他们骄横与满带戾气的脸容他们盔飘扬的红缨棉甲缀铜铁泡钉更是看得清清楚楚。大冷的天气他们与胯下的马匹都是不时吐出浓浓的白气。

    卢象升朝远处眺望那大股的正白旗骑兵己经在营外不到两里处停了下来摆出一个迎战的阵势()。

    卢象升怒目冲那股清军凝视良久沉声对各人道:“众将这就回营挑选敢战骑士!”他猛地戳指营外清人大军厉声喝道:“尽随本督出战一鼓而灭此朝食!”

    随着号鼓声响起很快一队队宣大骑兵汇集到营外最后猎猎族旗下汇集有数千人之多。营外一片鲜红的明军盔甲战马按纳不住骚动一 声声嘶鸣起来最后汇成一片金戈铁鸟的气势。

    那些在营外洋洋得意的正白旗哨探没想到明军竟敢出战都是不约而 同吃了一惊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们不敢在营外停留「飞奔了回去。

    明军中传出一片嗤笑越来越响最后众人哈哈大笑起来数千人的大笑似乎掩盖过了寒风的呼啸声。

    王斗也走出战身旁的谢一科亲自扛了他的大旗还有一干旗手护卫们也是紧紧随在王斗身旁左右。在王斗的身后李光衡领着他的四百骑兵也是满脸的兴奋皂存己经迫不及待想杀敌了。

    在王斗的左边便是宣府锁总兵杨国柱领了自 己的一千骑兵。王斗右边宣府参将张岩领了自己五百骑兵。在卢象升的督标营骑兵右侧便是大同馈总兵官王朴与山西馈总兵官虎大威各一千骑兵。

    编制方面宣大三镇基本相同一营一个中军两个千总麾下各几个把总然后管队甲长各有认旗一目 了 然。各人队下最基本一甲十二人中甲长都是身插背旗手持弯刀身后四人为弓刀手再四人为钩枪手随后二人为貌钯手最后随着一个火兵手持大棒用来敲击敌人的马头。

    不过此次宣大入援军队各娃总兵正兵营如果有带来三千人的就算全部是骑兵其中至少有近千人是骑马的辅兵杂役。受戚继光的影响明军骑兵火器化比例较高估计每军其中有千人为火器队的骑兵最后一千人才是杀手队的骑兵。这些人大部分中又为各总兵将官们的家丁亲卫()。

    所以卢象升传令骑兵出战后各馈的总兵官便将自己的家丁与杀手队骑兵拉出 来。这些人都是职业军人个个久经战阵骑兵的待遇又好每个人的脸都满是彪悍之色个个只是握紧手的兵器。

    他们看着对面清兵杀气腾腾虽说各人营中马匹日差赢使较为瘦弱这些天缺乏粮草也饿得狠了对面鞑子兵很多人一人双马不过对面不过千鞑子兵能战的估计只有数百人己方几千骑兵压也要将他们压死了。大好的军功就在眼前这些明军骑兵们个个摩拳擦掌急不可耐想杀敌了。

    四千多骑兵好大的一片盔甲旗海火红的漆甲飞扬的翎羽「还有密密旌旗如林长枪似乎要刺破云宵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向外绵延开去。那边的清兵显然也怔了一下没想到明 军不但敢出战一出来还这么大的阵势犹豫着 倒不敢再逼来。

    各将总兵将官领军出营后便各人带一些亲卫汇集到卢象升的大旗下卢象升督标营近千人此次带了五百骑兵出战。在他的身后左右各将都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对面的清o经过几日 休养又恢复了自己的俊胡风彩盔甲又重新恢复了华丽他策骑马轻蔑无比地瞟了一眼对面的清兵。

    他右 手大力一抖自己鲜红的披风大氅让它随风飘舞又潇洒地甩了甩自己盔红缕对卢象升抱拳施礼高声叫道:“督臣末将愿率大同的儿郎们出战斩将夺旗探敌酋 级回来禀报佳音 !”“好!”卢象升大声叫好身旁各将也是同声喝彩。

    旱古可用卢 象升自然不会打击士气他高声道:“王将军本督便在此为你掠阵静候佳音 !”他大喝一声:“来人为王将军斟一杯壮行酒 !”

    立时身旁一个亲卫来倒满满一碗酒卢象升双手接到亲自递到王朴的手。王朴接过酒碗一仰头一碘酒全部灌入口中倒有一大半洒落衣王朴高声叫道:“痛快!”

    他猛地将酒碗掉落地又重重一甩盔红缕让王斗担心他的头盔甩飞出去幸好没有()。

    王朴满脸豪情对卢象升抱了抱拳一言不拔马就是。他一手控撂一手提着一根马巢领着几个亲卫一路放马狂奔滚滚跑回自己的军阵内寒风中就见几人随风玫到极点的鲜红披风。

    堪堪离自己阵前几步王朴猛地提缰战马嘶鸣中他的坐骑几乎四蹄后倾腾空。不过王朴仍是单手抓着马搔另一只手抓着马巢加舞动的披风大氅好一个跃马横枪的雄姿。王斗叹为观止这种娴熟的马术他自认便办不到。王朴在自己阵前策马奔跑提枪大呼:“我大同军 !“威武 !”“我大同军 !”“威武 !”“威武 !威武 !威武 !”密密探出的都是枪林大同娃的军士们士气被王朴鼓动到极点

    “儿郎们杀奴啊!”

    王朴双目圆睁手马槊指着对面的清兵方向声嘶力竭地叫道。

    “万胜 !”

    王朴一马当先提着马槊冲在前面千大同馈骑兵随着王朴冲出军阵蹄声滚滚轰响如雷以浩荡的气势冲向对面的清军。

    “杀奴!”

    大地似乎在抖动大同馈的骑兵一泄千里以王朴为排成紧密的阵势往清兵阵中直冲而去。那边的清兵似乎有些骚动没料到迳部明军如此彪悍忙派出数百人迎战。

    很快的两股骑兵便冲撞在一起便是远远的也可以看到他们的惨烈的战景。王斗心中热血沸腾这种骑兵的作战一骑飞奔身后万骑跟随的情景太容易让人气血涌了。他们的作战与步兵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形。

    便是远远的王斗也可以看到王朴舍死忘生的战斗场面虽说迳家伙历史有 恶迹不过能做到一馈的总兵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啊()。自己万不可小瞧天下的英雄王斗暗暗告诫自己。

    卢象升也是看着那边激烈的苦斗他看王朴始终奋战在前在他的鼓舞下大同馈的明军们也是奋勇作战没有一个人胆怯后退。卢象升极为欣慰不住点头。

    看王朴陷入苦战那边的清兵们隐隐有后退的迹象军阵这边传来阵阵的欢呼声最后汇成一片雄壮的“万胜 !”声。王朴的奋勇作战便是对宣大三镇的军士也是鼓舞极大。

    卢象升见清兵便要败退大喝道:“今日便尽数消灭这股奴贼将士们杀贼报国的时候了随本督杀啊!”

    他巨大的呼啸声似乎压过了呼啸的寒风又是一片万胜声响起余下的几千宣大骑兵都随在卢象升的身后滚滚往前冲去。

    卢象升一马当先他仍是麻衣孝服骑在那匹神骏非常的白色战马五明骥手中几十斤重的精铁大刀只是指向前方。在他身后数千匹战马汇集成奔腾的钢铁洪流只是滚滚向前。

    战马奔驰铁蹄声似乎撼得地面前在剧烈抖动。飞驰的战马王斗同样飞舞着他的铁精长枪呐喊奔驰。似乎从自己任防守官来他就没有身先士年过了这铁精长枪打制成后自己还没用过。第一次这样万马奔跑的冲在自己骑兵最前面紧随卢象升的身后王斗感觉很刺浇。

    这种主将冲锋在前的打法虽然舜乡军不提倡不过不可备认「这种打法很阳刚很男人冷兵器时代这种行为对军心士气的鼓舞「也是无 k1伦典妁。) ))老白牛:

    有书友问我是不是保安州人呵呵我是福建闽北人一个山区小县城内北方我最远到过河南再北面就没有去过了。我的心愿是写完本书后到我笔下所作的北地城堡去看看。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