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皇明有将曰王斗 第258章 舒服了吧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很快的正面的清军就冲近一里半让他们奇怪的是往常明军猛烈的火炮火箭却没有射再冲两百 步仍是如此()。

    两里外的清军大阵有一个高台在这里竖立着八旗满洲正白旗、镶白旗、八旗蒙古正白旗、镶白旗外藩蒙古喀喇沁部几杆巨大的织金龙盍。

    在高台两旁后面浩浩荡荡的都是清军人马其中以八旗满洲正白旗的旗号盔甲为多。

    本来八旗满洲合计三百一十 个牛录中正白旗四十八个牛录镶白旗五十个牛录就是八旗人数最多 的两个旗便是皇太极领的两黄旗人数也没有多尔衮兄弟多。

    此次入关以多尔衮兄弟旗内兵马最多虽很多旗丁留守清国但两旗出兵合计还是有一万五千人其中披甲旗丁五千人二人旗中还各有数百的巴牙喇兵。

    与宣大军交战后兄弟二人中多怿损失较大不过多 尔衮旗中披甲旗丁与未披甲旗丁共只损失数百人根骨仍在。昨晚军议后多尔衮知道不能再驱使八旗蒙古与外藩蒙古攻战需要他们自己身先士卒了。

    因此两白旗的几个 甲喇章京分领一部分兵马满洲兵在前蒙古兵在后以多波次向舜乡军正面营地进攻。此外还有两白旗的巴牙喇兵缓缓跟在后面识战情而定起决定性的攻击。

    往日还没冲近十里明军的火炮火箭己是猛烈射此时一声不响的倒让多尔衮等人有些不习惯。

    多铎有些疑惑:“难道王;)部的 明军己经在我炮火的轰击下溃散了?”

    多尔衮与身旁的阿巴泰都是沉吟几个八旗蒙古的旗主笑道:“豫亲王所言极有道理一向是他们火炮轰击咱们这下我们轰他这措手不及下那王斗军中伤亡惨重就此溃散也有可能()。”

    多铎更是猜测:“说不定之斗火炮己经尽数枚我大炮炸散。”

    阿巴泰摇了摇头:“王斗诡计多端不可轻敌。”

    众人沉就下来只是凝神眺望前方的情形不多久第一个波次的清兵在层层盾车的掩护下已然冲到舜乡军的矮墙壕沟前前方激烈的呐喊与火铳声开始响起。

    探马滚滚回来报告:“……明军各条通道不见他们的火炮他们射来的火铳己比昨日薄弱许多……”“明军似无力抵挡我大清兵可一 鼓攻入濠墙之内。”

    立时多怿等人己是议论开多铎道:“我就说王斗火炮己然被尽数炸散我各旗勇士有盾车遮护他们的火铳自然无用。看来他们己被炸破胆子就要溃败了。”

    几个八旗蒙古的旗主赞同多怿意见阿巴泰直摇头:“那么容易溃败就不是王斗了。”

    他说道:“依我撸测王斗部卒在我大将军火炮的轰击下损失较大无力防守第一条壕墙于是退入第二道壕墙之内。昨日正白旗勇士攻入壕墙内时曾有看到明军后又有一道壕墙防线。”

    多尔衮下定决心说道:“王斗应该还不到溃败的时候不过先前数轮火炮轰击料想他军中伤亡惨重己是无力防守。他锐气己失我大清兵能攻下他第一道壕墙同样能攻破他第二道壕墙。在我炮火轰击下他又能退到哪里去?不论他们设了 多少道壕墙都会被我大军! ”

    他一连串的下攻击命令激昂的战鼓声又是响起似乎同时间前方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响起潮水般的清兵向舜乡 军第一道土墙通道处猛扑而去()。

    这几日清军攻打的舜乡军壕墙长四百步后世六百米的漫长防线其中五条通道每条通道间隔八十步。

    今天攻打宣大营地多尔衮的正白旗领外藩蒙古喀喇沁部主攻三条通道及相关矮墙壕沟。多铎的镶白旗领八旗蒙古正白旗、镶白旗攻打其中两条通道及相关矮墙壕沟。

    两白旗各出动两个甲喇的兵力每个甲喇军阵前后相隔一百余乒加相关的蒙古兵近万人还有杂役四千多人合计十万几千大军。可见多 尔衮**不绝打下王斗阵地的决心。

    先前清冲到舜乡军阵前时密密层层的盾车还是如昨日一般避开各通道缺口。

    只有他们的杂役们在身后清兵的威胁驱赶下恐惧地抬着一面面用粗木捆扎的沉重 木盾越过一道道矮墙将木盾摆放在还没有填好的各道矮墙壕沟前面。

    这其中他们被舜乡军火铳兵打死打伤不少那些杂役如果慌乱后退立时身后射来利箭将他们一个个射翻在地。

    老规矩木盾安好后两白旗还有几个八旗蒙古的重甲护住两翼余者弓手掩护杂役们填壕。不过看到各条通道处己经没有往日的火炮身影他们也不免疑惑探头探脑。

    在接到旗由官的传令后各道矮墙壕沟之间的清兵退了回去汇集各自甲喇的盾车后面略为 整队安排。

    后方大阵响起浇昂的战鼓声音他们猛然高举旗帜在盾车的掩护下一队接一队高声呐喊向各条通道冲来。“这帮鲜货……”清兵潮水般冲来到处是黑压压的旗号盔甲还有轰隆隆的战车。

    看见他们冲锋威势韩仲不由大骂一声不过他的声音很快淹没在异族铺天盖地的呐喊声 中()。

    很快清兵涌入各条通道之内在他们前面至少都是三辆精制盾车正面两条通道更有五辆盾车并行。每辆盾车后面都是高举盾牌手握刀斧身披重甲的正白旗与镶白旗军士们。

    这些重甲兵的身后两侧还有众多的轻甲弓手往土墙的舜乡军射箭掩护盾车的前行。第一波冲入通道的最少一个牛录数百人。随在他们身后密密麻麻又是一个牛 录接一个牛录的两白旗战士。“撤!”

    韩仲大叫一声引鞑 子兵进来的目的己经达到就没必要留在迳里了。

    在他的喝令下立时他部下数百个火铳兵快往第二道土墙内跑去。跑回去的时候这地面满是泥袋土筐还有凝固溜滑的鲜血很多人匆忙之下不免绊倒滑倒身 旁的火铳兵们忙扶起他。眨眼间他们就消失在第二道土墙之内。很快那些清兵跟着冲进来随后他们遇到麻烦。

    那些杂役们推的盾车往土墙内推了数步后就再也推不动了地面到处是泥袋土筐。

    正面那条通道从几辆盾车后面闪出几十个正白旗军士打扮的人其中一人极为矮壮满腮虬髯脸布满伤痕。他身极玫胸前有护心镜盔黑缨身后高高背旗却是一个披了三层重甲的正白旗分得拨什库。

    他提着重盾右手拿着一把巨大的半月短柄斧东张西望眼前土墙间空无一人只有身前百余步又有一道土墙墙后什么人影动静都没有。这道土墙之间遍地都是泥袋土筐让人极不好走那些明人在掐什么鬼?

    容不得他多想身后的勇士们己经源源不断涌进来他们或披双层重甲手持 长枪大戟大刀巨斧。或身着镶铁棉甲拿着弓箭都是两白旗的重甲兵与轻甲兵。随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些未披旱妁旗丁们。

    一路没有遇到任何打击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不过攻进来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不管第二道土墙后有什么看样子明军己经溃败。或许再进入第二道土墙就可以看到他们慌乱逃命的身影。

    只是片刻中土墙由己布满了从各条通道内涌进的两白旗清军与蒙古军他们中的一些人己经向第二道土墙奔去。

    分得拨什库一声嚎叫手中的半月短柄斧一挥立时他那队清兵随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往土墙那边奔去。他们果然不可小看前方似乎没有危险不过他们仍是重甲盾兵掩护在前轻甲 弓手随在两侧张弓搭箭时刻保持着警惕。

    不过遍地的泥袋土筐如果要警惕地往四面前方观看有些保持战斗队形的清军战士不免绊倒跌了个狗吃屎大损他们大清国 勇士的形象。

    源源不断涌进土墙内的清兵们一路磕磕磁碰在这横向六百米纵向近二百米的空间内黑压压往第二道土墙涌去。

    “进墙来的清兵怕有几千人吧?”

    舜乡军这边静静的只闻寒风的呼啸声王斗向土墙外张望了一下外面黑压压的都是两白旗的盔甲旗号看他们或慢或快逼来各人离土墙只有五、六十步了。

    “是时候 了 !”

    王斗看了看周边的舜乡军们土墙后静静蹲着四排火铳兵战士由于军中现有一千六百多个火铳兵而这第二道土墙宽只有三百余步不到五百米还要去了四个通道诸多缺口空间有限所以王斗将火铳兵分为四排射击。

    此时他们静静躲蔑土墙之后新进墙的韩仲部下火铳兵同样如此他们静静蹲在第四排。

    此外四条通道诸多缺口后的火炮也全部移入土墙之内全军偃旗息鼓就是等待清军入瓮眼下他们终于来了()。

    王斗看 了看火铳兵身后的长枪兵与刀盾兵们此时他们也是整齐列队严阵以待。

    火炮弹药填好各人手中火铳子药也早己装填好火绳也点燃了一切准备就绪!

    王斗猛地看向谢一科重重点了点头谢一科也是神情激动无比他惊天动地大叫一声:“击鼓!”

    舜乡军激昂的战鼓声响起立时全军呐喊所有的火铳兵们「全部站了起来。前排的火铳手黑压压的将自己火铳架设在土墙之所有的火炮也全部从土墙边推出。在那些清兵集体大吃一惊时赵揎声嘶力竭地叫道:“开炮!”

    大地剧烈抖动惊天动地的火炮齐射声响起夺标营 四门红夷六磅炮舜乡军十五门佛狼机中型火炮二十五门小型佛狼机铜炮三十门虎蹲炮一齐开 火。

    大股大股浓密的硝烟腾起整个土墙周边似乎被烟雾笼罩无数的铅丸向土墙前的清兵咆哮而去无论他们穿了什么甲持了什么盾牌都没有丝毫的作用。

    长达数百米的土墙前面那些清军如风吹麦穗般倒下一大片「各人身无不是血肉模糊布满密集的血洞。更有数十人被打得直飞出去。

    督标营的四门红夷六磅炮霰弹射程在二百多步便是舜乡军的十五门佛狼机火炮霰弹射程也在一百多步。二十五门小型佛狼机铜炮霰弹射程也近百步。

    两道土墙之间不过一百多步大部分火炮直射过去可以将整个空间打透。那些清兵密集涌来从这头到那头无人可以躲避直接从头到尾被打通一条条血肉胡同 !

    火炮声刚止密集如爆豆般的火铳声 又是响起。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