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部 不朽之路 第三十八章 冒险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沐浴在月光之下的费尔南多往图克的破旧别墅走着,试图从被困大法师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首先,求救的对象必须谨慎,如果随随便便选择一位被困在城中的魔法师求援,那很容易暴露行藏,毕竟不是谁都能像我一样推理出真正的状况,稍有不慎,就会被神秘的追杀者或者监控的传奇阁下发现。”

    这一点是费尔南多一开始就确认的,对被困这里的大法师来说,求救的机会很少,容不得一点浪费。

    “那他为什么选择我,而不是图克,不是其他魔法师?我们的异同在哪里?”

    费尔南多相信,自己必然有着某种让被困大法师逃生的优势,才会被他选择,冒险入梦求救,因此他打算通过对比来找到这点,从而确定自己的行动方案。

    一想到对手是位传奇阁下,费尔南多既心惊肉跳,又激动兴奋,思维运转比以往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是七环的高阶魔法师,图克是六环,差距并不大,没有显著的优势,而且,我在库弗雷城没有施展过高阶的法术,被困大法师肯定判断不出我真正的实力,也就是说,实力并非他选择的原因,嗯,面对传奇魔法师时,高阶的实力并没有什么用处。”

    “我的智慧?我从霍尔姆来,这位被困的大法师即使知道我,也绝对不了解我是否善于思考和应对。”

    老实说,费尔南多大概能猜到被困大法师是谁。能在重伤之余还能让自己入梦的九环大法师并不多,能在传奇魔法师眼皮底下保命躲藏的大法师更加稀少,而如此擅长梦境领域法术的大法师也没有几位,几个条件综合起来,只有一位大法师符合标准,那就是安泰克的同学,已经认知世界半固化的斯坦尼斯,即将成为“梦魇之王”的男人,而恰好他不在阿尔托,时间、实力都对得上号。

    “斯坦尼斯从安泰克口中听说过我并不奇怪。但这种听说显然很宽泛。不足以让斯坦尼斯从智慧上选择我。”

    “这里与外界隔绝,我与安泰克、芙兰的联系也用不上……”

    费尔南多一时有点不解,实在不明白斯坦尼斯为什么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自己。

    “咦,我用了变身腰带。还化名兰朵。他以前也没见过我。不可能认出我……”费尔南多忽然记起自己现在是少女兰朵。

    不过这个疑问,他很快就释然,在“法师官邸”的时候。自己为了询问图克下落,做了较为详细的登记,说明了自己来自霍尔姆地区,叫做兰朵,担保魔法师是安泰克和芙兰,综合这些信息,斯坦尼斯可以根据安泰克过去的描述,大概猜到自己是费尔南多,只不过暂时变成了女xìng,毕竟安泰克的朋友一只手都能数得清楚,来自霍尔姆地区的就更少了。

    “这么看来,他真身也许是躲在了法师官邸某个隐秘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唔,排除掉实力、智慧等因素,有什么是我比别人更适合帮助他脱困的?sè诱?呵呵。”费尔南多想都没有想就排除了这个可能,不管是传奇,还是九级的强者,自己连面都碰不到,拿什么去sè诱?再说,以他们的实力,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

    会是什么呢?会是什么呢……费尔南多在破旧别墅外来回踱步,寻找着自己与他人最大的不同,也是容易描述容易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突然,他脚步一顿,眼睛圆瞪:“如果我是安泰克,那肯定会这么描述好友费尔南多,猥琐,暴躁,急切,嘴巴很毒,容易得罪人,发起脾气来咆哮声就如同雷鸣……”

    派不上用场的特点慢慢消退,“暴躁急切”这几个单词在费尔南多心中浮现:“或许,只有xìng格暴躁,做事急切的魔法师,才能创造机会让斯坦尼斯脱困,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那暴躁急切的魔法师会怎么做呢?图克这种胆小谨慎的肯定会选择悄悄潜逃,摆放整齐的材料和笔记本就是他故意让人不怀疑的布置……”

    “暴躁急切的魔法师不会等待,会选择趁人不备,强闯出去……这样一来,监控者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注意力就会被吸引过来,或者让防御魔法阵激发,而这就给了斯坦尼斯短暂的机会……嗯,既然他敢逃到这里,说明‘梦魇之王’也是参与了这个研究的传奇之一,斯坦尼斯或许有什么办法能在这短暂的松懈下直接联系到留有暗中布置的‘梦魇之王’,

    这一瞬间,费尔南多有一种自己就是斯坦尼斯的感觉,就像双方并未见面,却能同时默契地把握到对方的心思!

    “可这样一来,我被泄愤的可能很大,监控的传奇如果有问题,肯定能赶在‘梦魇之王’前面杀掉斯坦尼斯并直接逃走,他有什么把握冒这个危险?”

    关于这点,费尔南多始终想不明白,只能选择相信斯坦尼斯,他肯定比自己知道更多。

    “反正不冒这个危险,安泰克和芙兰只要靠近,那我就连冒险的机会都没有了,肯定会被杀掉灭口,即使要死,我也得死在拼搏离开的路上!”费尔南多暗自下定了决心,接着撇了撇嘴,“这还真是暴躁急切的魔法师的选择……”

    他对自己也一样毒舌。

    “不过明天先得观察一下是不是‘能进不能出’,免得被人骗了。”费尔南多并不是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人。

    …………

    在图克的别墅过了一宿后,费尔南多假装寻人失败,转为游览城市,不出意外的发现。真的没有人出城!送水送食物的马车会在城门口更换马车夫等!

    确信无疑之后,费尔南多悄悄吸了口气,看着前面不断搬运着水和食物的苦力,决定立刻动手,在监控者和邪教徒以为自己会回去做好准备的时候,直接动手!

    啪!

    一道手臂粗的银白闪电在天空亮起,直接劈在了城门之上,劈得魔法光芒流转,劈得石破泥碎。

    与此同时,费尔南多面前空间扭曲。无数符文汇聚成让人目眩的奇诡之门。

    “混乱传送”!

    这时。整座城市突然发光,一个个魔法符号和图案凸显了出来,共同构建出一个层层叠叠的魔法阵。

    就在魔法阵刚激发的瞬间,“法师官邸”处升腾起团团迷雾。与魔法阵相连。

    顿时。rì转星移。城市一片朦胧,所有人都看不清楚面前一米处的地方。

    费尔南多只觉困意上涌,在混乱传送之前。难以遏制地睡了过去。

    …………

    艰难地睁开双眼,费尔南多再次感受到了身体的存在,正当他欣喜于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一位清秀恬静的美女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芙兰,你来了?”费尔南多下意识打着招呼,可话刚出口,他就觉得不对,为什么是男xìng的嗓音!

    芙兰不说话的时候美得如同一幅人物油画,可一旦开口,就形成强烈的反差,她眼神冰冷地笑道:“怎么?对小妞变成男人感觉惊讶?你这个变态,居然变成女xìng骗我,还和我上床!”她越说越咬牙切齿。

    “这,这是个误会……”费尔南多怀疑是自己昏睡的时候被芙兰鉴别出了腰带的功能,然后解除了它的效果。

    芙兰嘿了一声:“不,不是误会。”

    在费尔南多疑惑的眼神里,她似笑非笑地道:“我请了‘深渊领主’阁下帮你进行**改造,固化的、无法解除的人体改造,你将永远是女孩子,放心,姐姐我会疼你的。”

    “别胡闹了!”费尔南多只是因为好奇而体验,从来没有想过永远转变,顿时咆哮着试图阻止芙兰。

    “快睡,醒了之后就永远是女孩子了!”芙兰咯咯娇笑道。

    费尔南多用力撑起了身体,眼前的场景却突然破碎,黑暗重临又迅速消失。

    “安泰克?”他有点茫然地看着面前的好友,发现自己正身处普通的卧房。

    安泰克嘿嘿笑道:“你刚才似乎做了一个噩梦?说出来,我帮你分析一下是什么状况。”

    “我没有被‘深渊领主’改造**?”费尔南多猛地摸索起自己的身体,发现真的是女孩子的**!

    “没有啊。”安泰克茫然地回答。

    费尔南多看了看腰带还在,顿时松了口气:“刚才我梦到……”

    听完费尔南多的描述,安泰克笑个不停:“这就是你心中隐藏的恐惧啊!老实说,我也一样,之前为了怕芙兰发现,第一时间把你抢了回来,所以,你还是早点回霍尔姆。”

    “发生什么事情了?”费尔南多将重点转移回正经事。

    安泰克的表情变得严肃而凝重:“事情是这样的,斯坦尼斯外出寻觅材料的时候,被守夜人排名第五的‘极光使者’盯上了,花费很大代价才干掉了对方,但当时他察觉还有别的敌人追踪着,所以不敢原路返回,悄悄躲进了库弗雷城。”

    “谁知道,他正准备求援时,意外发现‘本源之焰’阁下最信任的学生,大法师普林斯竟然暗中投靠了教会,成为了排名第六的守夜人‘光明圣火’。”

    “而且,当时‘本源之焰’阁下正在进行一个实验,无法分心,因此整座城市由普林斯监控,之后,之后就有了你遇到的事情。”

    “你昏迷之后,老师暗中布置的‘梦境转换’启动,让他直接降临到了库弗雷,保护住了斯坦尼斯,闻讯赶来的‘本源之焰’阁下试图抓住普林斯,但还是慢了一点,让他自爆身亡,连命匣也没有残留。”

    费尔南多皱着眉头:“也就是说,有问题的是普林斯,不是‘本源之焰’阁下?”

    这样倒是能解释斯坦尼斯为什么会选择冒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