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三章 挑拨

作者:楞个哩嗝楞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战场合同工 霸体巫师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破灭虚空

小孩子总是那么无忧无虑,晚饭之后天色尚明,从四岁到八岁的孩子们,穿着背心短裤,踩着拖鞋、凉鞋,露出着黑乎乎的小脚丫。倒也不是不洗脚,是洗了保持不住。这胡同外还是土路,奔跑中扬起的尘土,混着生出的汗,便脏了脚。

有孩子正面着墙壁,双手交叠撑在墙上,脑袋压着手臂,睁眼看着脚下的地,不时的装作不舒服的样子动着身体,偷眼看着两边的情况。嘴上还大声的,从一到一百的数着数。

而其他的小崽子们,则是撒腿儿蹬蹬蹬的跑远,在这段并没很长的胡同中到处躲藏,甚至还有蹭蹭蹭爬上房的,弄的鸡飞狗跳。还有警告数数的小子不要乱看,要不然下把还叫他如此。

如此情形,一看便知,是在玩着传承千年的古老游戏,藏猫猫。

随着数数的小子费劲的数到了一百,蹬蹬蹬的跑开,不过一会儿,就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还有被抓出来的孩子,对着其他人藏的地方努嘴使眼色,希望有了这次的帮助,再下一把的时候,不要被最先抓出去。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懂得了破坏规则……

孩子们有孩子们的游戏,大人们也有大人们的乐趣。如此盛夏时节的晚上,人们基本就没有在家里闷着的,多数都在外面呆着。

距离老关头家门口不远的那一根挂着路灯的电线杆子下,依然是老关头、郭大爷等人,杀的难解难分。有妇女抱着不大点儿的孩子,手里拿着扇子一下一下的扇着蚊蝇,跟其他人聊着天。说着生活怎么样,说着自家老爷们怎么样,说着婆婆、公公怎么样,说着家里叔伯姑姐都怎么样。

苏萌眼神危险的盯着在房顶上奔跑的毛孩子,跟蔡晓丽一起站着聊天,跟那查数的倒霉孩子就是韩春明的儿子韩奕,藏房顶上的,就是王言的儿子,王彬。

而在不远处,王言坐在墙边自备的马扎上,脑袋靠在墙,笑呵呵的抬头看着房顶上欢快奔跑,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气息的亲儿子。在人家房顶上跑,烦人不说,还危险,才这么点儿个孩子,摔好了是骨裂,没摔好那就是脖子歪地上,嘎嘣一下就没了。所以不管怎么说,这顿打高低是跑不了的。

王言很乐于培养孩子的冒险、勇敢精神,但是更要让孩子知道什么是危险。现在没放声,是因为孩子已经上去了,不能在这个时候吓唬孩子,很显然苏萌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真要说命不好,偏就摔下来了,那也没辙。死了就埋,伤了就治,瘫了就养着。虽然这是属于半路夭折,成为了他第一个没有长成的孩子。但是也无所谓,肯定是有些不舒服,但绝对没有要死要活。毕竟他都不知道送走了多少孙子,更别说儿子了……

他摇了摇头,转头看着才在身边蹲下的韩春明:“今天中午去茶飘香打包饭菜,正好碰着小马在那,这小子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地方就在你们茶飘香。先留着时间啊,别到时候找不着人。咱俩结婚,小马可没少忙活。”

“您老放心吧,我怎么可能那么没谱?”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不是有关古董,就是有关生意。

还是因为改变了轨迹,韩春明不再是捡破烂,也没有跟着蔡晓丽、涛子一起借着工作的便利,去联系客户,从中赚取差价。现在做着大买卖,动不动就是各地到处跑,当然赚的更多,收的东西也更多。

孩子也大了,不用太操心,所以蔡晓丽早都辞职了,每天干的就是经营着在京城的一摊子事儿,给韩春明守好家。

这一次韩春明的财富就不会那么容易暴露了,真的说起来,现在的他甚至比两年后,也就是八五年他倒腾汽车的时候都有钱。到现在他们家人也不知道韩春明发财,甚至都不很了解近况。一直以为蔡晓丽在贸易公司工作,韩春明在五金公司工作,而他们俩都作息也都没怎么变动。蔡晓丽就正常上班,早上去晚上回,韩春明本来在五金公司工作的时候就要不时的出差跑业务。

如果不是他们家的生活水准相对高一些,基本上是看不出多有钱的。而即便是生活水准相对高,也只是人家三五天吃顿肉,他们家顿顿都吃肉。这当然有问题,不过撑死也就是说韩春明跟蔡晓丽俩人不过日子,毕竟孩子长身体,老娘要享福,说说也就是了。就韩春明的那俩哥哥,老太太过去跟着一起生活,是不会有现在好的。

当然也不是说韩春明的俩哥哥不孝顺,每个月都会给韩母一些钱,让亲妈吃点儿喝点儿。这也是应有之义,能不能过好不说,态度肯定在那。另外也是韩母不愿意跟他们过,韩春明这么个从小到大没好名声,只有个孝顺的选手,自然更加不愿意亲妈过去跟俩哥哥那受罪。

不会那么容易暴露,不等于不会暴露。人是社会的动物,便是再老成,再有城府,也总难免有想要得瑟的想法,想要自己的成就被人看到,想要自己被认可,想要人们交口称赞,这是一种需要满足的精神需求。

成功会给人自信,会让人飘起来。保不齐韩春明什么时候抽风了就想得瑟得瑟,或者是春风得意的口无遮拦,叫人听了去、看了去,回头就传到了老韩家。更何况还是有个大嘴巴的孟小杏,不定什么时候,就听到了什么消息,回到老韩家就是开大会。

其实韩春明也为难,一开始没想到那么赚钱,也就没放声,后来赚的多了,那也就不好开口了。这会儿还没有他的哥哥姐姐们弄了他的饭店,分了他的钱的事儿发生,其实他对哥哥姐姐们还是可以的,非是故意隐瞒。在原剧中九十年代的时候,那就是真的故意隐瞒了。倒也正常,有了之前的事,任谁也不会声张……

正在俩人闲聊的时候,程建军蹬着自行车在拐角出现,看着都在外面的街坊邻居们,以及韩春明的亲妈、老婆,眼珠子一转,这计就上了心头。

他刻意紧蹬了几圈,脚刹在了王言跟韩春明的面前,大声的说道:“春明,你被扣的那批货我已经跟我们大队长说了,你先别着急,我帮你盯着点儿,这两天就能给你消息。”

王言笑了,他刚才还寻思韩春明不会那么轻易暴露呢,还想着就算暴露也还得是孟小杏大嘴巴,还真没想到是这几年一直没什么动静的程建军出手了。

程建军的改变当然很大,没有跟蔡晓丽走到一起,而是早都结婚生子。但是至于旁的,变化比较有限。还是上了师范大学,学的政治教育,程父求爷爷告奶奶帮着落到了工商局稽查科,到现在也工作一年了。

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程建军搞不动王言,无处下手,自然就转向了他知根知底的韩春明的身上。他深知,凭着韩春明五金公司的工作,是绝对买不起摩托车,供不起家里天天吃肉的,那么一定就是有别的营生。而现在还没宽松到那个时候,凡是营生都是灰色的,不抓是不抓的,可一抓就是一个准。

又所谓捉贼捉赃,程建军有心,专门盯着韩春明,跟踪、监视之下,虽不至于摸清楚韩春明的底细,但知道个大致动向问题不大。也是现在干这活计的人太多,而且这些人多少都还有点儿能量,加上也确实活跃了市场,所以政府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观察情况、总结经验。所以韩春明做大之后,虽然依旧小心谨慎,但到底还是不如以前。

如此情况,程建军刻意针对,被扣一批货也不意外。既有功劳,又能拿捏韩春明,好事儿……

勐然听见程建军的话,韩春明却是要哭了,他赶紧着偏头看了一眼蔡晓丽,夫妻俩对视一眼,又看向了不远处已经呆住的韩母,如此一圈之后,他的目光才落到了一脸关心、仗义的程建军身上,只能尴尬的笑着:“费心了建军。”

“嗨,没事儿。你说咱们俩一个院住着,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你遇到事儿了,我又正好在稽查科工作,那哥们儿可能看着不管吗?你放心,这事儿叫给我了。”程建军说的非常敞亮,胸脯子拍的哐哐响,这才转头对旁边的王言招呼了一声:“王爷,您二位凉快着,我先回了啊,忙春明的事儿到现在,饭都没吃一口呢。”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回应,他也没什么反应,推车就回了院。

紧接着,韩母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板着老脸:“给你大哥大姐二哥二姐他们打电话,让他们都回来。”

说罢,转身就进了院里。蔡晓丽无奈的对着苏萌耸了耸肩,赶紧着跟上了婆婆。

她倒是没别的意思,就是听着老儿子遇到事儿了,还跟稽查科扯上关系被扣了货,心慌了,拿不定主意,这不就把一家人都弄回来。

不过她倒是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王言就在韩春明身边坐着呢,肯定是能帮上忙的……

“就是一批电子表还有游戏机,跟杨华剑一起搞的,发过来到丰台的时候被扣了,杨华剑想办法呢,就没想着麻烦您老。得了,王爷,您老呆着啊,我得打电话挨批斗了。这个程建军啊,真是……”

韩春明叹了口气,撑着膝盖站起身,回院里拿了电话本,跑到胡同口去挨家打电话通知……

“什么情况啊?”眼看着蔡晓丽跟韩春明离开,苏萌跑过来探究真相。

“那还能是什么情况?你之前又不是不知道韩春明在外面做买卖。现在虽然宽松许多,但到底没有明确的政策,擦边赚钱就该有风险。被扣一批货而已,再正常不过了。”

“那我听程建军说话那意思,好像是挺费劲的?韩春明跟蔡晓丽两口子不能被抓进去吧?”

王言摇头一笑:“哪有那么严重,刚才春明说杨华剑正想办法呢。就算没办法,就算我不帮忙,最严重也就是这批货没了,或者再交一笔罚款,问题不大。”

“这下晓丽可难了,你说这么些年,他们两口子闷声发了这么大的财都没跟家里人言语一声,那韩春明的哥哥姐姐可不是就得怪到晓丽这个外姓的媳妇身上么。都是晓丽藏着掖着,不让韩春明跟家里人说,离间他们兄弟姐妹的感情,破坏老韩家内部的安定团结。晓丽也不是善茬,我估计啊,等一会儿有热闹看了。”

苏萌摇了摇头,为蔡晓丽即将面对的事感到同情,但又为自己没有公婆,更没有大伯子小叔子,大姑子小姑子,不用面对这些烂糟事儿感到庆幸。

她啧了一声:“你说这程建军也是,跟你和韩春明同岁,都三十一了,还能干出这么没谱的事儿?哪儿能跟这大庭广众的就那么嚷嚷?现在好了,有他这一嗓子,你说以后韩春明跟蔡晓丽两口子,在这街坊邻居的嘴里得成什么样啊?我看呐,他就是故意的。”

“还用你看呐?谁正经说话扯着脖子喊,就怕不相干的人听不见?”

如果之后韩春明去找程建军要说法,王言用脚丫子想都能知道,程建军一定是一脸的我都是为你好,都是替你急,还得说你不会怪我的。以韩春明的为人,即便知道程建军是装的,也是说不出什么话的。

在外行走江湖就是这样,不要面皮,惯于冠冕堂皇,总是打着为他人好的幌子,行着损人利己之事,总能占到便宜,这辈子就活那一张嘴。

这样的人,很多……

没人说话了,蚊子也多了起来,苏萌回去后院照看亲爹,王言则是到了棋摊子那里,蹲在老关头身边看起了象棋。

“提督爷,下个月小马结婚,茶飘香摆酒,您老去不去啊?”

老关头瞥了王言一眼:“那这小子也不讲究啊,这么大的事儿不亲自过来跟九门提督爷爷说,还得你小子告诉我?”

“人家昨天才定了结婚的事儿,本来想晚上过来,这不是中午我在茶飘香碰到了,就没让他再多跑一趟。破烂猴都还不知道呢,我嘱咐的涛子,等破烂侯去吃白食的时候顺便告诉他。”

“成,你跟他说,让他弄个大屁股吉普接我过去,我可不坐你那仨轱辘的一脚踹。别酒没喝上,先给我交代在半道了。”

王言笑呵呵的点头应了下来,老小子挺惜命的。事实上按照原剧来看,若是没有因为韩春明他哥哥姐姐们开饭店,关小关弄了一把狠的,导致这老小子生气发了血栓,应该还能多活几年,使使劲挺到零八年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一会儿,等到天色黑下来的时候,老韩家的儿女媳妇们就陆续到位,也是好大一家子人。也是这会儿,疯玩的孩子们也被各自召回了家。

没了玩伴,王彬跟韩奕两个意犹未尽的跑了回来,王言笑眯眯的对他们招手:“韩奕,你过来跟爷爷这看看象棋。”

“孙贼,过来,爷爷教你下棋。”老关头显然也听到了之前程建军说的话,更看到了回来的一大家子人,自然明白他的爱徒是个什么处境,小孩子还是别去凑那个热闹的好。

揉了揉韩奕的小脑袋,王言笑呵呵的走到亲儿子面前,直接一把薅起他的后脖领子,将挣扎的小崽子提到自己的眼前,父子俩对视,和蔼可亲的老父亲,亲切的问道:“儿子,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做危险的事,保证自己的安全为上?有没有跟你说过,尽量不要去妨碍他人?”

王彬放弃了挣扎,可怜嘻嘻的看着亲爹,尴尬的笑道:“爸,我知道错了,下次我再也不在别人家房顶上跑了。”

“走吧,咱爷俩去体育场练练。”

不理会一脸要死的小崽子,王言将他放在地上,照着屁股先给了一脚,将其踹了个趔趄:“男子汉大丈夫,犯错就要认,别婆婆妈妈的,赶紧跑。”

王彬没奈何的一声长叹,认命的撒腿开跑,蹬蹬蹬直奔着体育场而去,王言这个亲爹则是跟在后面小跑着。

到了体育场,找了个有光的地方,王言便开始跟亲儿子打起了仗。小崽子咬牙切齿,一遍遍的发起着冲锋,没头脑的玩命攻击,又一遍遍的被亲爹无情的摔倒在地。

王言很有分寸,打在身上的就只是疼,但又不是太疼,摔倒在地,孩子的皮肤嫩,难免戗两下,破点儿皮而已,疤都不会留,问题不大。

现在已经开始教儿子站桩练武了,当然还是以养身健体为主,但是这个时候的养身健体已经有杀伤力了,小崽子在同龄人中还是非常能打的,已经达成了脚踢东城学前班的成就,下一步还将解锁脚踢东城小学的任务……

孩子吗,这会儿也不像后来那么宝贝,怎么可能有不调皮捣蛋不打架的。尤其是才刚实行计划生育没多久,以前只是鼓励生一个,但是没说只能生一个。所以少有人听鼓励,跟王彬一般大的孩子,多数都有几个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什么的,不争不抢在家里也遭罪,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都不是善茬。

终于,在经受了一顿毒打,浑身酸软筋疲力尽的小崽子老实了,蔫蔫的,呲牙咧嘴的,垂头丧气的,走在人已渐少的宽敞马路上。王言在后边惬意的叼着烟,晃晃悠悠的。

路灯发着昏黄的光,将父子俩的影子拉的时长时短,不断的变换着……

回到家,苏萌埋冤着王言的狠心,弄着温水给儿子洗去身上的汗,还絮絮叨叨的跟昏昏欲睡的小崽子念叨着大道理。

苏萌总是这样,让她打,她下不去手,王言打,她还心疼不高兴,就这么一直矛盾着。

就这么,苏萌在屋里给儿子洗澡,王言在外面给儿子洗衣,听着老韩家屋内的嘈杂解闷。

没什么意外,一开始众人盘问韩春明到底什么货被扣下了,又是哪里来的钱进货,跟谁干的,什么时候开始干的,赚钱了还是赔钱了,以前怎么不跟他们说等等。

韩春明孝敬母亲,尊重这些哥哥姐姐们,基本上没做太多隐瞒,只是没有说具体赚了多少,他怕吓着他们。

但韩春明这股逆来顺受的劲,蔡晓丽看着烦。一群老传统、老思想的,再用他们的经验教训韩春明应该怎么做,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她不绝着这些人关心韩春明有问题,她只是觉得这些人管的未免宽了些。韩春明好歹三十多岁的人了,儿子也虚七岁了,用的着他们这一帮人训三孙子似的说他们两口子?

而且这不是一次两次,是从她跟韩春明结婚开始,一直到现在。有个大事小情什么的,就一窝蜂的过来,你一句我一句的指手画脚。

在她眼中,韩春明是很厉害的,这些人可没资格教训他。所以憋了这么多年的蔡晓丽,头一次的翻脸了。

当然,他没有大吵大闹,毕竟她不是那样的人。只是硬话软说,言语之中表示着她的不满。

现在王言回来,正是赶上了蔡晓丽跟这些人讲道理。她是外姓的媳妇,又是这么多年的和睦,现在软刀子卡卡捅,这些人还真不好说什么。就像韩春明不好说他大嫂一个道理,别人也不好说蔡晓丽。所以现在屋内进行着的,是蔡晓丽护夫,韩春明在家中地位抬头。不过等到之后,乱七八糟的事儿也一样都不会少,正经得闹一阵子呢……

也正在这时,程建军从后院的月亮门拐了出来,笑呵呵的跟王言打招呼:“王爷,洗衣服呢。”

王言笑呵呵的点头,没有理会。

每次都是这样,程建军已经习惯了,不过这一次他没走,而是小心凑了过来:“王爷,有个事儿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跟您说一下。”

见王言看着自己,程建军小心的看了看韩春明家,又回头看了看正在外屋给儿子洗澡的苏萌,更近了王言一些,小声的说道:“王爷,我跟您说,您老跟苏萌搞对象之前,韩春明跟苏萌的关系可不一般……”

相邻推荐: 最强boss系统都市最强高手都市最强高手重生之最强高手全球迈入领主时代泰坦无人声林克这个医生很危险最强系统:女神之间的较量我的神奇手机牧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