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邪神收徒

作者:纯洁滴小龙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霸体巫师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破灭虚空 决战龙腾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农家小福女

“卡伦少爷,这是夜宵的菜单。”

詹妮夫人将菜单递到卡伦面前,卡伦接过来扫了一眼,摇摇头,道:

“太多了,我们就五个人,一只猫和一条狗,吃不了这么多,也太浪费了。

这样吧,就前五道留下,一人一份就好,酒水剔除,全部上冰水,就这样吧。”

“好的,卡伦少爷。”詹妮夫人收回菜单,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问道,“需不需要让尤妮丝进来布置?”

“明天正餐由尤妮丝布置可以么,夫人?今晚的情况有一点特殊,我不希望我的未婚妻过早接触到这些事,请夫人您谅解。”

“不不不,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就是问问,就是问问,卡伦少爷您说了算。”

詹妮夫人马上笑着摇头,然后抱着菜单走出餐厅吩咐仆人准备去了。

卡伦当然知道詹妮夫人的意思,作为一个母亲,为自己的女儿着想那是她应有的权力。

只不过这一场简单的晚宴有些特殊,凡是被阿尔弗雷德领着进过演艺厅的,这个秘密连他们自己的家人都需要保密。

至于说现在把这个秘密告诉尤妮丝,然后让阿尔弗雷德去把尤妮丝发展成自己的信徒?

有病吧!

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的文图拉头发湿漉漉的走进餐厅,看见坐在轮椅上的卡伦,脸上当即露出了笑容。

“看来今天和小伙伴们玩得很开心。”

“嗯呢。”

“他们俩呢?”

“被抬去治疗了。”

卡伦点了点头,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他亲眼目睹了文图拉揍了他们一个下午。

这时,穆里走了进来,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文图拉对卡伦道:“穆里哥哥说明天开始要对我进行指导。”

卡伦说道:“珍惜这个机会。”

“我会的,队长。”

“少爷。”

“队长。”

阿尔弗雷德和菲洛米娜走了进来。

菲洛米娜站在桌边,看着卡伦,问道:“我应不应该向您行礼?”

“我记得我对你说过,以前怎么样,现在依旧怎么样,不用刻意地去改变,不管是在你奶奶的事上还是在我的事上。”

“好的,我知道了。”

菲洛米娜坐了下来,可以看得出,她在一次次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和心率。

作为一名习惯将刺杀当作自己战斗方式的她来说,这本该是最简单容易的一件事,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本能,但现在,却有些艰难。

文图拉和穆里对视一眼,两个人嘴角都露出了微笑,他们两个当初从演艺厅出来时,也是一样,不,是眼前的菲洛米娜要比他们俩当初要镇定多了。

普洱跑了进来,跳到了餐桌上,对文图拉命令道:

“小石头,帮我系一下。”

“好的。”

文图拉站起身,帮普洱系上了进餐时的小围脖。

“凯文呢?”卡伦问道。

普洱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菲洛米娜,说道:“蠢狗去屋顶找它女神聊天去了。”

还有一件事普洱没说,那就是蠢狗应该被这个费尔舍家的自闭女孩给“伤”到了。

夜宵开始端上来,等都布置完毕后,仆人们全部退出,将这里留给了卡伦等人。

正当卡伦准备举起冰水杯时,餐厅门被轻轻撞开,凯文颠啊颠地走了进来。

文图拉从自己盘子里夹出一份牛排又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凯文面前。

“蠢狗,你的缅怀伤感之旅这么快就结束了?”

“汪。”

凯文回应了一声,然后目光着重盯着菲洛米娜。

“这是什么,有什么特殊的寓意么?”穆里从餐盘下面抽出一张黑桃A的扑克牌。

其他人的餐盘下面,都有这一张牌,包括餐桌中央的花瓶下面,也放着这一张。

“唔,没有什么特殊的寓意,为了纪念这次聚会。”普洱马上解释道,显然,这是它让人安排的。

“纪念品么?”穆里将这张牌收入口袋,文图拉和菲洛米娜也做起了一样的动作。

普洱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它一直是一只喜欢追求仪式感的猫咪。

卡伦举起水杯,开口道:“我很荣幸,在通往未来和通往信仰的道路上,能有你们的陪伴。”

众人纷纷举起水杯,阿尔弗雷德率先回应道:“能追随您,是我们的荣耀。”

其他人纷纷跟进:“是我们的荣耀。”

普洱也将肉爪放在了自己胸口:“荣耀喵!”

“阿尔弗雷德?”

听到少爷在喊自己,阿尔弗雷德站起身,说道:

“诸位;

我们现在不应该只看到我们的团体规模还很小,我们应该看到的是我们这个团体的纯粹。

我们不应该只觉得我们现在的音量还不够大,其实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能听清楚彼此心里的声音。

我们已经拥有了现在,我们同样能掌握住未来。

秩序,

新的秩序,

将在我们手里诞生!

干杯!”

“干杯!”

过场仪式走完,大家开始用餐。

等进餐快结束时,阿尔弗雷德一边用餐巾擦嘴一边说道:“用餐结束后请诸位留一下,我来组织一场少爷笔记的学习小会。”

众人纷纷点头。

阿尔弗雷德对大家的配合感到很满意,等到仆人撤去餐盘摆上小黑板准备开学习小会时,他发现自家少爷居然也留在原地拿出了本子和钢笔。

“少爷,您可以先去休息了,学习报告进度我会向您做总结汇报的。”

卡伦摇了摇头,道:“一起学习。”

“好的,少爷。”

阿尔弗雷德站起身,一边走向小黑板一边说道:“菲洛米娜,你之前落下的内容我会对你进行单独辅导,今晚我们的学习课题是:

《认识过程的反复性和无限性原理》:认识具有反复性,由于受主客观条件的限制,人类追求真理的过程不是一帆风顺的……”

……

学习小会结束,阿尔弗雷德亲自推着卡伦的轮椅送卡伦回卧室,等进入卧室时,阿尔弗雷德忍不住了,弯下腰小声问道:

“少爷,您觉得我今天的学习小会还有哪里需要改进的么?”

“你讲得很好,非常好。”

“谢谢少爷。”阿尔弗雷德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你早点休息。”

“少爷,您早点休息。”

阿尔弗雷德退出了卧室,关上了门。

卡伦则继续坐在轮椅上,脑子里回想着阿尔弗雷德讲课内容,自己会在笔记本上写下一些东西,但很少会进行系统性的论述和整理,在这方面,阿尔弗雷德帮自己弥补了,而且,他的原创性内容很多,但都在框架内。

“怪不得很多著作都是学生和后人整理完成的,说不定那些先贤自己当时都没想那么多。”

……

翌日上午,天气晴朗。

如果身下的轮椅换成一匹骏马,卡伦会觉得更舒适。

今天是自己开始休养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准备活络一下身体。

“来个人吧,当个目标。”卡伦说道。

穆里看向文图拉,道:“你去吧。”

“好的。”

文图拉走到了卡伦对面,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下距离,问道:

“队长,我还需要再往后一些么?”

“不用了,足够了。”卡伦对文图拉招了招手,“你可以过来了。”

文图拉不明所以,以为真的是卡伦喊他过去,就赶忙跑来。

卡伦的左手向下方一探,随即向上一抓,沉声道:

“秩序——绝望藤蔓。”

“嗡!嗡!嗡!”

一株株黑色的藤蔓从文图拉脚下冲出,藤蔓上带着尖刺,文图拉身形马上后撤,同时瞬间巨人化,双臂撑开,抓住了两根藤蔓。

“嘿嘿,队长,这个术法对我……”

“秩序火焰。”

藤蔓瞬间燃烧,黑色的火焰席卷而下,直接冲击在了文图拉的巨人化身体上。

“吼!”

文图拉发出了一声咆哮,周身浮现出了白色的光泽,将这些火焰进行隔离。

“他的天赋很强。”卡伦对站在自己身边的穆里说道,“原本身上的污染,现在不仅被他逐渐驾驭,而且开始了主动地开发。”

“是的。”穆里点了点头,“他是天生的战士。”

卡伦指尖向前一指,画出了一道符文,符文随即旋转放大,在卡伦灵性力量的灌输下升腾到了空中。

《轮回乐园》

“秩序——面壁者列阵。”

一座座巨大的壁面出现,地面随之传来一阵阵颤音。

文图拉开始挥舞起自己的拳头,一座壁面一座壁面地强行破除,向卡伦这边拉近距离。

卡伦左手指尖再度划动,又一个符文被凝聚出,放大后,直接四散:

“秩序——龙卷绞杀。”

狂暴的黑风以文图拉为圆心出现,强劲的力道和锋锐的切割力不停地向文图拉砸去。

文图拉的脚步因此陷入了停滞,他没办法继续向卡伦挺进,只能强行石化了脚下的地面用来抵御这可怕的龙卷吸扯。

卡伦说道:“只知道用自己的身体和蛮力强行对抗已成型的术法,在身后没有队友需要他来保护时,就显得有些愚蠢了。”

穆里附和道:“是的,相较于身体上的优势和天赋,他思维感悟性方面还差一些。”

“还有一个原因,他巨人化后,思维会容易陷入暴躁,自然而然地喜欢采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来应付眼前的情况,你接下来着重训练他这一点,让他即使巨人化后,也能玩起来拼图游戏。”

“是,我会为他制定训练计划的。”

“嗯,教人方面,你比我擅长。”

穆里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他知道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是,因为队长本人学什么都快,所以不知道怎么教别人;

毕竟,他是见过队长一边吃饭一边翻术法册子学习的画面。

卡伦双手摊开,对着被龙卷风困住的文图拉施加了新的一道术法。

一时间,上方出现了一根根粗壮的惩戒之枪,它们先是环绕,随后凝聚,最后化作一把极大的惩戒之枪对着文图拉所在位置就直接砸了下去。

“轰!”

已经作为固定靶的文图拉生吃了这一记术法威力,等到烟尘散去时,文图拉仰面倒在地上,巨人化的身躯上处处升腾着黑烟。

随即,他的巨人化消失,慢慢坐起身,一边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对着卡伦这边傻笑着喊道:

“队长,你真厉害。”

“是你有点笨了。”

文图拉闻言,继续傻笑。

卡伦也被他这副样子给弄乐了,忍不住笑着摇头道:“穆里,你来吧。”

“是,队长。”

穆里和卡伦拉开了距离,拉得比先前文图拉要长许多,然后默默地举起了圆盾和短刀。

接下来,卡伦开始不停地对穆里施展术法,穆里则一个个沉着应对,然后伺机寻找拉近距离的机会。

整场交锋十分精彩,文图拉在旁边看得眼花缭乱,更远处身上打着绷带的博格和朱迪雅则直接看呆了。

朱迪雅直接道:“我能确认,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是害怕我会杀了他的。”

博格摇了摇头,道:“你现在说这个话,你自己能信么?”

朱迪雅咽了口唾沫:“信不了了。”

“但是我知道一件事,少爷是在这座庄园里,完成净化成为神仆的。”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因为我忽然觉得人生一下子失去了意义。”

“我原本以为我能跟在少爷身边做事的,结果我发现我们两个昨天联手连少爷身边的那个同龄人都打不过。看来,我以后只能负责庄园里的工作了。”

朱迪雅闭上了眼,又缓缓睁开:“我忽然觉得安心守墓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这边,卡伦和穆里的切磋进入到了尾声,穆里成功来到了卡伦面前,标志着穆里赢得了这场切磋的胜利。

不过,穆里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因为他已经气喘吁吁,而卡伦则神情自若,显然先前一系列的术法释出并未对队长本人造成太大的压力。

最重要的是,队长的伤还没好,且自始至终他都没离开过轮椅。

“晋升裁决官后,对力量的掌握提升了一个大层次,术法施展的效率更高了,也更从容了,我觉得我可以学习一些更高级别的术法了,另外还需要解决的是身体彻底复原后二者匹配融合的问题。”

穆里苦笑道:“先前面对您时,我有种面对述法官的感觉,您的术法施展效率和层次,真的不逊述法官了。”

“呵呵,你的问题有点和我一样,穆里。”

“请您赐教。”

“就是你太注重稳妥的防御了,我也喜欢这样,但防御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创造更好的反击局面,制造自己的胜势,可能也是因为你是在和我切磋的原因,所以反击方面没有体现得很凌厉。”

“队长,是您的术法压迫下,我很难找寻到足够好的反击机会。”

“等回去后,你去找主任请教吧,他在这方面结合得很好。”

“是,我明白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晚餐我就不下来吃了,答应了家里的狗帮它解开一层封印很久了,得去兑现了,再拖下去,我怕它脑袋上的毛都要长出来了。”

……

“阿尔弗雷德先生,我们现在是要补课么?”

菲洛米娜坐在沙发上问道。

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叫你来的,而是……”

“汪!”

菲洛米娜看见那条大金毛,从阿尔弗雷德先生沙发后面走了出来。

凯文走到菲洛米娜面前,坐了下来,狗眼开始继续规划出扇形,倨傲、淡漠等情绪开始按比例分配。

菲洛米娜见状,开始和昨晚一样,继续和这条狗对视。

“咳咳……”阿尔弗雷德咳嗽了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凯文的后背,提醒道,“你忘记了正事了。”

“汪!”

凯文很是“威严”的叫了一声,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目光里的扇形图。

“唉。”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对菲洛米娜道,“你也成熟一点,不要和一条狗计较。”

凯文:“???”

菲洛米娜闻言,收回了目光,站起身,对凯文道:“我为我昨晚的举动对你道歉。”

说着,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凯文的脑袋。

凯文眼睛当即瞪住了,在这个家里,只有卡伦和普洱能拍自己的脑袋,其他人,就连阿尔弗雷德,都只能拍自己的后背!

菲洛米娜说道:“主要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后,再看见你时,我就有一种看见我爸爸的感觉。”

听到这句话,凯文的目光马上变得柔和了。

阿尔弗雷德开口道:“人家都把你形容成父亲了,你是不是应该有点什么表示?”

凯文点了点头,然后抬起自己的狗爪,对着菲洛米娜,示意自己准备接受菲洛米娜对自己的行礼。

菲洛米娜则抬起手,和凯文来了一次击掌。

凯文:“……”

“不对么?”菲洛米娜问道,“我的父亲经常和我做这样的互动。”

阿尔弗雷德忍着笑意,解释道:“凯文的意思是,他可以当你的老师。”

“老师?”

“汪汪汪!”

“历史上,海神教之所以分崩,是因为他成功刺杀掉了三分之一的海神教高层。”

菲洛米娜站起身,对凯文行礼道:

“老师。”

凯文皱了皱眉:“汪。”

阿尔弗雷德对凯文道:“你是认真的?”

“汪。”

阿尔弗雷德弯下腰,凑到凯文耳边小声提醒道:

“我对你说,这位姑娘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如果你要求她那样称呼你,那么她肯定会当着少爷的面直接那样把你喊出来,你想想看让少爷听到的后果。”

凯文狗脸一惊,狗嘴微微张开。

它已经可以想象出当这个画面发生时,卡伦的目光变化。

然后,它马上甩了甩狗头,将恶趣味甩净,重新举起狗爪。

阿尔弗雷德看向菲洛米娜:“再喊一声。”

“老师,您好。”

“汪!”

“好了,菲洛米娜,你现在去找少爷汇报这件事吧,这件事还是需要少爷批准的。”

“好的。”菲洛米娜走出了房间。

阿尔弗雷德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笑着问道: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忽然想要收她做学生?我的意思是,你仅仅是因为看中了她的性格和天赋么?”

阿尔弗雷德抿了一口咖啡,继续道:

“还是因为,你觉得她和茵默莱斯有仇?”

作者_纯洁滴小龙_其他书: 魔临 深夜书屋 恐怖网文 恐怖广播 杀戮沸腾
相邻推荐: 全民游戏:我绑架了所有玩家女神姐姐科技之巅峰大佬首席人生体验官九龙抬棺娱乐圈头条,boss入我怀娱乐圈头条人在复苏:开局单杀驭诡者惊悚影院重生之我是一个渣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