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作者:叮叮小石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战场合同工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诸天信条 我能升级万物 决战龙腾

翌日。

直到清晨,剑门关的躁动才逐渐平息下来。

但陈渊还是见到,一道道命令从门中发出,一道道消息从关外传来,一股凝重的气势正在逐渐升腾。

大殿之中。

北凉王魏尽锋一身黄金战甲,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首,世子魏无缺站在一旁守候,陈渊则是坐在其左首下方。

按理来说以陈渊的实力是没有资格坐在左首的。

因为自古以来就是左为贵。

而目前的大殿之中,还有足足四位化阳修为的北凉军大将,但他们都坐在陈渊下面。

这是北凉王的命令,自然无人敢违背。

陈渊自己也有些摸不清头脑,只是目光沉静的听着北凉王的军令,但心中却有些警惕,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

大殿之中就坐着他们寥寥几人,略一看还是有些空旷的。

据陈渊所知,整个北凉军一共分为四个大营。

即为,地、水、风、火。

在这四大营中,再往下分配....

如今大殿上做的几个,便是地、水、风...四大营的主将,火字营则不在此列,至于另外一人,则是暗卫营的主将。

可以说,这里坐着的,全部都是北凉军中的首脑人物,他一个巡天司的官员,确实是有些不那么协调。

“情况如何了?”

魏尽锋面色沉静的问道。

自陈渊第一次见到魏尽锋之时,他便是如此的一番作态,不动如山。

“王爷,最新情报,北蛮军已经进入凉州境内,一夜间,扫除了六个关寨,共计万人败退,死伤....”

暗卫大将开口禀报道。

“继续。”

“嗯....蛮子分兵了。”

“分了多少?”

“差不多有近二十万,在接近凉州边境时,调转了方向,卑职猜测应该是去幽州了。”

“嗯。”

“王爷。”山字营大将拱手道:

“火字营镇守沂水关,是不是有些冒险了?”

“此事本王自有定夺,尔等只需知道,火字营不会进入剑门关,能不能守住,全看你们三大营。”

魏尽锋抬起手,制止了他的继续问话。

“是,末将明白了。”

“外面分散的那些关寨挡不住蛮子,传本王最新军令,抵挡一个时辰后,可自行后撤,退入剑门关。”

“可如此的话,那....那放弃的疆域是不是有些太多了。”一旁的魏无缺有些犹豫的开口道。

以往抵挡北蛮叩关,靠的就是遍及边境的一个又一个关寨,人数虽然不多,但依靠着大阵还是能让蛮子吃瘪。

步步抵抗下,至少近几十年来,凉州没有过太大的损伤。

“分的太散了,挡不住北蛮兵锋,这一次可不是几万蛮子,是几十万蛮族,就算是分兵,这数量也太过庞大。只需要守住几个重镇,便足以步步抵抗。”

“父亲的想要在剑门关抵挡?”

“本王自有计较。”

魏尽锋沉声道。

“是。”

魏尽锋的目光环视了下面一圈,继续道:

“风字营分出三支万人铁骑,不守关镇,随机在边境袭扰,若是遇上小部分蛮族先锋,可直接动手,遇上大军则立即退避。”

“是,末将遵命!”

风字营大将连忙道。

北凉军每一座大营都各有习性,像是他们风字营,突出的便是一个疾如风,军中战马,均是速度极快的异种。

曾多次深入草原边缘袭扰。

火字营突出的则是一个烈如火,战力傲视四大营,最为强横之营,也唯有此营方能守住一方重镇。

山字营突出的则是稳如山,,装备四大营之首,战力仅次于火字营,最善于守城。

水字营突出的是柔如水,最为难缠,战力四大营垫底,但最是坚韧。

每营五万铁骑以上,数量不等同。

“王爷,朝廷那边的支援什么时候到?”水字营大将开口问道。

他一开口,大殿内的其余战将均是将目光转向了北凉王。

他们在剑门关的大营可不是全盛状态。

他们三个大营都有分兵在外,如今整个剑门关满打满算也只不过十五万精兵再加上几万普通军队。

可再怎么算,也只有不到二十万。

蛮子呢?

就算是刨除分兵的二十万,还有五十万精锐铁骑,再加上那些武道强者,实力根本不对等。

最重要的是,整个剑门关只有北凉王一个阳神真君。

北蛮那边至少有三个。

所以,必须指望朝廷的援兵。

幽州是不用去指望了,那边不会分兵的,估计王爷也不会严令那边支援,毕竟,他看的是全局。

若是蛮子攻破幽州,那这边的局势基本就无法挽回了。

魏尽锋凝神静气,开口道:

“陛下已经传旨,会从京城和并州调集三十万精兵,由大元帅神武真君率领驰援边境。”

听到这句话,那几位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有援兵就好,他们最怕孤军奋战。

不值!真的不值!

“除了这份旨意外,京城那边连夜还下了新的旨意。”魏尽锋说起此话的时候,将目光缓缓转向陈渊。

那饱含深意的眼神,顿时让陈渊愣了一下。

难道跟他有关?

“什么旨意?”

几人对视一眼,山字营大将问道。

“陛下想要将陈渊调回京城,另有重任。”

听到这句话,几位大将的脸上顿时有些难看,目光扫向陈渊,眼神有些复杂,有不屑,有鄙夷,还有漠然。

北蛮叩关,却连夜下旨将陈渊调走。

随便想想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而且一旦传出去,势必会损伤士气,尤其是巡天司的那些人。

之前陈渊可是说的冠冕堂皇,要共赴国难,共抗北蛮,结果转眼就调走了,谁能心里不多想?

连带着世子魏无缺都皱了皱眉头,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魏尽锋将几人的神情尽收眼底,接着又转向了陈渊,似乎是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但很可惜,陈渊始终保持澹然。

缓缓道:

“陈金使,你是怎么想的,可有意调回京城任职?”

陈渊眯了眯眼睛,心中盘算了许多,尤其是看着魏尽锋的平静眼神,心中顿时有了思量,沉声道:

“北蛮大敌当前,陈某若是回京,影响太大了,还请王爷代为回绝。”

“哦?”

魏尽锋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大殿内的其余目光也汇聚在了他的身上,似乎是再在探寻着什么。

陈渊站起身,义正言辞的朗声道:

“渊虽只有七尺之躯,但也愿以此微不足道之力,共抗北蛮,几百年血仇,深深印在中原人心中,

怎能在此关键时刻退缩?”

“不管别人如何,陈某是绝不会离开凉州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区区蛮夷,有何惧矣?”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陈渊张口即出的两句五言诗,顿时让大殿内的气氛一变,几个北凉军中的大将收回了之前的鄙夷神色。

甚至还有些惭愧。

是他们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

再抬头时,眼中已然有了些认同感。

甚至,陈渊立在那里,都好似身上在发光。

“好,本王知你心意了,不错,中原第一天才的名头没有白来,”魏尽锋赞赏的点了点头,接着面色一凝,吩咐道:

“传本王军令,凉州全境.....”

等到所有人都离去之后,整个大殿便只剩下了魏尽锋和魏无缺父子二人,沉寂了片刻时间,魏无缺打破了这个寂静:

“若是陈渊选择离开,父王会怎么做?”

魏尽锋凝声回道:

“在凉州,本王才是天,景泰的圣旨有用就听,没用那就是一张废纸,陈渊于本王还有用处,自然不可能让他离开。

而且,他自己似乎也不想离开。”

“不错,是个有胆气的。”

魏尽锋还有一句话在心里说。

说的是,陈渊不愧是项家的儿郎!

大楚立国八百年,有昏庸君主,有孱弱君主、还有早逝之君,独独没有投降的君主,即便是皇朝末年,被人称之为昏君的楚灵帝,也从未拱手让江山。

率领皇朝之力,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这一点,魏尽锋还是很佩服的。

魏无缺这才恍然,他就说嘛,以父王的性格今日大殿问出那些话,一定是有深意的,不可能真的想让陈渊离开。

倒是陈渊今日说的那些话,也确实有胆气。

毕竟,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没有退缩,而是选择与蛮子而战。

“今日你将陈渊所说的那些话传遍整个剑门关乃至是凉州全境,再有求情者,立斩不饶,捞军功来了凉州,有危险的就跑,凉州....没有那么廉价。”

“孩儿明白。”

“父王,孩儿还有一个事情。”魏无缺话音一转,继续道。

“说。”

“朝廷那边不一定可信,父王还要谨慎。”魏无缺十分凝重的说道。

“这件事本王自然知道,司马家的性子这么多年也差不多能够摸清了,援兵...呵呵...恐怕等到北凉军覆亡大半时才会出面收拾场面。”

“那您....”

“安定军心,凉州与北蛮实力悬殊太大了,若是军心不稳,很难取胜。”

“孩儿明白了。”

“为父自有计较,不管如何,绝对不会让北蛮攻陷凉州,任何代价都可以付出。”魏尽锋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寒芒。

“孩儿即刻回去入营。”

魏无缺当即表态道。

“去吧,不经磨砺,难堪大用,北凉军终归还是要交到你的手上,但首先要让所有人服你。”

“是。”

“还有,跟陈渊将关系维持好,这小子不简单,日后北凉或许还会借他的力量。”

“孩儿明白。”

等到魏无缺离去,魏尽锋的目光才逐渐转为缓和,接着长出了一口浊气,从衣袖间摸出一枚古朴而神秘的符箓凝视了许久。

《控卫在此》

......

......

离开了剑门关王殿,陈渊受到了魏尽锋的军令,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而准备,心中也不由得为之激动。

纵马疆场,铁血杀伐,这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

陈渊同样也不例外。

他很喜欢振臂一呼,万人皆拜的场景。

并一直在为这个方向而努力。

之后几日,北凉与北蛮的交锋正式开始,并非陈渊最开始所想象的直接两军对垒那么简单,自从那一晚烽烟点起的时候开始。

北蛮便一直在派出小股骑兵攻城拔寨,烧毁农田。

所见生灵全部灭杀。

而北凉军也在竭力进行抵抗,不断的灭杀那些古金王庭派出的小股骑兵,短短数日间,便交锋了百余次。

频率不可谓不高。

不过,这些努力似乎只是徒劳的,北蛮铁骑还是在以一个稳固而坚定的速度朝着剑门关的方向推进着。

每一日都有各种残兵败将退入剑门关。

北凉军败象已显。

而越是如此,剑门关便越是有些人心惶惶,大部分北凉军还算是稳定,可剩下的那些征召而来的士卒和下面府城州城的府军就有些不足了。

除了刚开始的战意昂扬,几乎每一日的士气都在更加的衰落着。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百姓被残杀,更是将这种气氛拔的越来越高。

但魏尽锋却是丝毫不管,仿佛看不到一般,每日还是镇定的下放着各种军令,甚至是陈渊都被撒出去执行了一次任务。

那一次是陈渊率领一千五巡天卫,面对三千蛮族先锋。

当然,陈渊根本就没有动,这些人还不够他自己杀的,直接就让下面的人去面对一下蛮子的手段。

在死一百二,伤三百七的代价之下,一千五精锐巡天卫完全屠杀了三千蛮族先锋,并按照陈渊的指示铸成了一座京观!

这是第一次被记载的军功,而等到他回去之后却发现很多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了。

充斥的是敬佩的目光。

经过了解之后陈渊明白了。

原来是那一日陈渊在大殿中康慨激昂的说的那些话被传了出去,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十个字更是在剑门关开始疯狂流传。

所有人都知道了陈渊本来有机会离开,皇帝亲自下旨相召,令他回京,但他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甚至背了一个抗旨的罪名,就是为了抗击北蛮。

何等气魄?

何等忠义?

谁听了这事迹不佩服?

但陈渊却只是笑笑,他可不傻,之前魏尽锋就说了会有重任交给他,怎么可能会放他离开?

再有,一旦离开,之前积累的名声可就没了。

反正摩罗前辈就在身边,在这么都不会有生命危险,为什么不趁着这次机会捞一下军功,为以后铺垫?

还有,他还在想,这么大的事件,难道不会遇上蛮族的气运之子?

这好事儿,怎么能离开?

所以他当日很明智的选择了直面应对。

而后面出乎他的预料,影响越来越大,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推动,便传遍了凉州全境,并且朝着中原扩散。

陈青使之名望,更上一层楼!

但这里面隐藏着的深层次原因却不得不让他深思。

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传颂吗?

他觉得不尽然。

能在短短几日时间传遍凉州全境,一定是有人推动的。

而这个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北凉王,魏尽锋!

整个北凉除了他之外,也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本事了。

他的目的不得而知,不过陈渊却能猜到一点点,应该有一部分是想拴住他,利用名声拴住他。

但....

在偌大的大战中,拴住他一个丹境宗师又有什么用?

难道他知道修罗魔君这个大号?

这不得不让陈渊有些深思。

但怎么想,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能够看透?

他不知道的是,魏尽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用他当个典型人物去提振军心,毕竟,他年轻,天赋高,未来有无限可能。

同时名气还大。

这样的人都放弃了回到安全的京城而选择跟北蛮一战,那些关系户又凭什么想走?

论天赋、论年纪、论名声,你们那一个比得上威名赫赫的妖刀陈渊,中原第一天才?

至于论背景。

谁的背景有北凉王大?

除了这个方面外,另一个方面就是魏尽锋想用陈渊钓出项千秋,并借助他的一分力量。

毕竟,陈渊是他唯一的儿子,这个儿子还是天赋绝伦的子嗣,换了是谁,都不可能放弃这样的子嗣血脉。

还有,他一直觉得项千秋想做什么大事,陈渊就是那颗最重要的棋子。

抛开血脉不谈,就算是只论棋子,难道项千秋还能轻易放弃这个已经逐渐快要成长好的棋子不成?

这些便是魏尽锋的想法。

至于陈渊所想的‘修罗魔君’这个马甲一事根本不清楚,他可没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能看透一位六境仙人的布置。

纵然这个仙人已经大残,可那也是仙人。

得了道的仙人!

陈渊的名声愈演愈烈,北蛮的进攻也越来越疯狂,魏尽锋留下的几个重镇,每一日都在被勐烈进攻。

若不是依托大阵,若不是北蛮真正的强者还没有出面,这些重镇已经被破了。

而就在北蛮逐步推进的时候,另一则消息传出,更让凉州百姓有些慌乱乃至是绝望。

北蛮分兵的二十万不是普通的仆从军,而是真正的精锐铁骑,在神将完颜术的带领下勐攻幽州边境。

迄今为止,幽州边关已经被破。

近五分之一的疆域被侵占。

凉幽边境,全线告急!

相邻推荐: 我有一个魔神模拟器阴影誓约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一夜深情:禁爱总裁宠上天我在斩魔司铸刀侠不留行快穿直播:偏执大佬被我萌化啦洪荒之万法仙路热血传奇之点石成金热血传奇之开局签到隐身戒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