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7 李知白的错误(二合一)

作者:云笈七箓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决战龙腾 战场合同工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诸天信条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霸体巫师 破灭虚空

逐渐冷静下来的祝平娘开始思考李知白忽然换了装束的原因。

会是因为想要来见自己,所以特意换了一身好看的衣裳吗?

“啧。”

祝平娘一口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虽然她很想这样欺骗自己说是李知白故意打扮的艳丽才见她,可事实上……她很清楚她不值得李知白这样改变。

简单来说,她在李知白身边陪伴何止百年?

若是阿白会为了她而改变,早就改了……又怎么会直到云浅出现,李知白才穿上那条由她赠送的白裙。

嗯……

因为李知白是穿她买的裙子和云浅开的茶会,那么四舍五入,就算自己也参与了。

祝平娘心里满是不甘,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她又不傻,这花月楼的款式明显是李知白到了北桑城才换上,又怎么可能是特意为见她而穿。

看了一眼窗外的雨水,祝平娘多少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漫天遮挡不住的灵雨。

阿白……定是没有带伞吧。

想来她来到北桑城之后,已经被淋的通透。

然后顺势就被花月楼的妮子们带去换了一身衣裳。

对于李知白会答应去换衣裳这件事祝平娘觉得理所当然。她的阿白是天底下最温柔的人,见到那些身上带着她气息的丫头,又怎么会舍得拒绝来自于晚辈的好意。

但是祝平娘还是吃醋了——吃了云浅的醋。

因为即便李知白并非是特意换衣裳下来的,可……李知白既然不抗拒穿这样好看的衣裳,祝平娘认为这是云浅的功劳。

因为和云浅的茶会上,李知白就表现出了不再抗拒裙子的态度。

‘改变阿白的人不是我,不是温梨的师父,甚至不是长安……’

祝平娘捂着脸,从牙缝中露出几个字。

“反而……是云妹妹。”

酸。

极致的酸,甚至有些苦涩。

理智告诉祝平娘,云浅那样的女子是不应该受到嫉妒的,她也完全没有必要嫉妒一个眼里除了丈夫什么人都没有的女人。

可祝平娘就是忍不住。

怎么一个酸字了得。

云浅和李知白才认知多久?

凭什么李知白就愿意因为云浅而穿上居家的睡衣,甚至都不再抗拒穿这样充满女人味的衣裳?

祝平娘现在就是很嫉妒。

也许是因为她本身是个女子,她做不到的事儿云浅却能做到,这让她心里充满了浓郁的挫败与危机感。

哪怕……

哪怕让阿白改变的是长安呢。

祝平娘认为即便是徐长安让李知白变得更似女人了,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酸气上涌。

深吸一口气。

祝平娘脑海中闪过云浅温和的眼神,便觉得自己真是极为差劲的女人。

她方才在某个瞬间,居然真的想要“报复”云浅。

这儿说的报复,当然是女子间独有的。

比如主动与云浅聊起徐长安的事情,然后在云浅兴致正好的时候忽然转移话题,让她吃个哑巴亏。

再比如她向长安要多一些蜜饯,让云浅想吃的时候……却吃不到。

太坏了,这么残忍,简直不是人。

自己真是个天生坏种。

云浅那样好的妹妹,她连眼神都是那么温柔……自己却想这样过分的欺负她。

祝平娘掩面,感觉自己已经被女子的丑陋淤泥给彻底吞没,足以被钉在耻辱柱上,受万人唾弃。

‘会嫉妒云妹妹的我,一定是天底下最坏的女人吧。’

祝平娘呼出一口浊气,将这份嫉妒驱散。

罢了。

祝平娘自认为想清楚了。李知白之所以会打扮的这么好看,纯粹是因为巧合。

是因为她恰好脏了衣裳然后被花月楼的妮子拽去,温柔的她不忍心拒绝,才难得妆点自己一次。

巧合也没关系。

自己要珍惜这次机会,毕竟下次再看到她脱下那一身难看的道袍,天知道是什么时候。

她走到妆镜前坐下,打开胭脂盒子,准备给自己点一个清纯的妆容。

曾经清冷孤傲的梅花是回不去了,如今留下的只有艳丽如血的红玫瑰。

而她要做的,就是让这朵艳丽的玫瑰变成清晨沾染了露珠的红月季,虽然依旧鲜艳……可至少不会让李知白认为她是坏女人。

清纯。

“要清纯一些,虽然阿白如今这么好看,我也不能……不能老想着拽她上榻。”

祝平娘自言自语,语气中似是在压抑什么:

“不然,我和秦岭有什么分别。”

该说,秦岭作为祝平娘的大女儿,的确……是受到她影响最深的那个。

但是祝平娘不会承认这一点。

因为秦岭已经用亲身经历告诉祝平娘,如果她敢对李知白下姣药,那么……得到的会是什么下场。

就如同她避着秦岭一般。

不想被阿白躲着,就要压住心里对她的欲念。

“这就是媚功需要的炼心啊。”祝平娘摇摇头,心道修炼媚功的她,之前冷清的模样才是错误的。

不面对内心的欲念,又何来的突破?

算了,先认真化妆。

只要自己变得好看一些,说不得许久不见,阿白会主动邀请自己一起睡呢。

到时候她睡着了,自己可以……啧。

祝平娘做起了白日梦。

——

与祝平娘满脑子都是李知白不同,李知白明明听到了祝平娘那不知廉耻的话,可如今并未放在心上,反而更在意面前的温梨。

温梨将要给师妹们寻出一条出路的理由和李知白说了。

说完后,温梨看着李知白陷入沉默,一颗心缓缓提了起来。

对于李师,她始终抱有最初的、学徒般憧憬的心。

那是一段对于温梨而言极为美好的、哪怕是如今想起都会无比安心的岁月。

如果……

如果连李师也认为她的做的不对……

她也不会放弃。

可应当会很伤心吧。

被憧憬之人所不理解,即使是温梨也会心情暗然。

李知白:“……”

她能感觉到温梨那僵硬的神情。

李知白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疑惑、无奈、好奇、怀念……还有就是欣慰。

阿梨这个妮子,真的变了许多。

温梨此时就端坐在她的对面,俏丽的面容安静的对着她。那是一种来自于女儿家的、清纯、天然的美丽,不施粉黛,却犹如在娟丽的面容上涂抹了鬼斧神工的瑰丽。

她不再是个假小子了啊。

也不复徐长安院门前见到的青涩。

如今的温梨,李知白已经可以由心的夸赞一句——她是个美人儿了。

李知白还记得她最初见到温梨时的样子。

那个瘦小的半妖。

可怜的少女曾经是那样的让人心疼,将伤痛与苦难都书写在了肌肤表面。

所以即使温梨在修行初期偶尔会困的俯在桌面上熟睡,严厉肃穆如李知白,也会难得的给她让出休息的时间。

教导一个除了杀人什么都不懂,甚至连说话都不会的半妖是什么样的感受?

李知白是从头到尾体验过的。

那段岁月于她而言极为特殊。

再之后,当温梨从她的学堂中毕业,映入暮雨峰众人眼帘的,是彻底蜕变成了一柄剑的温梨。

在她的眼中再也见不到曾经一丝一毫的悲伤与戚戚,有的只有对于未来的坚定信念。

斩钉截铁。

不可动摇。

李知白曾经……不,她至今都以能成为温梨的引路人而自豪。

——

可如今这个让她自豪的少女,却说要放弃剑道?

放弃这个令弱小的她走出迷茫的契机。

“原因,只是为了你的那些师妹?”李知白看着她。

“只是……?”温梨像是不能理解李知白的话,她抬起头,认真的说道:“师妹,很重要。”

师妹的事情,于她是极为重要的。

“你可有想过,去取一些现成的剑经给那些丫头用。”

李知白平静的看着温梨:“给她们寻功法,不一定是要你亲手所创,我该是教过你要适当的依赖他人……据我所知,玄剑司会有你想要的功法,给那些丫头修炼,正为合适。”

“没这么简单。”

温梨摇摇头:“师妹们是学的我的剑,我的剑……与任何已知的剑经都不相容。”

“是了,我都忘了……你已经成长到如今的地步了。”

李知白漆黑眸子里映着温梨山岳一般的通天剑意,点点头:

“的确,玄剑司的剑经剑典……配不上你的剑意,哪怕只是皮毛。”

语气顿了一下,李知白有些好奇的看着温梨。

“你如今对灵气的亲和有大幅度增加?”

“嗯。”

“很不错。”

李知白没有试探她灵气的想法,只是敲了敲桌子:“暂停以后,不会后悔?”

“不会。”

“好,我知道了。”

李知白换了一个坐姿,红裙的金绣泛着流光,她温柔的看着温梨:“阿梨,去做你想要做的、你认为对的事情吧。”

“……嗯。”温梨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她低着头,语气中带着几分愧疚。

“我知晓,我是任性的。”

“知道就行。”

李知白撩起耳侧的青丝,面容在进门后第一次出现笑意,虽然只有一丝,可仍让温梨手指攥在了一起。

“既然知晓自己是在任性,那就将想要做的事情做到最好。”

李知白严肃的看着她:“若是荒废了时间,且没有做好事情……后果,也只能由你自己去承受。”

“我知晓。”温梨稍稍松了一口气。

“对了。”

李知白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师父不同意你暂时放弃剑道,你也不要怨她,她就是这个性子。”

“我知道的。”温梨眉眼柔和了许多。

果然,李师还是那个李师……什么样的小事儿她都会去在意。

很温暖,一如当年。

“阿梨。”李知白身子稍稍后仰,借着灯火看着面前的姑娘,眼神极为欣慰。

“嗯?”

“你变得好看了。”李知白感慨道。

温梨:“……”

与此同时,温梨看着面前这个一袭红裳,身材比她要好上许多的先生,很想回一句“您也是”。

cxzww.com

但是作为晚辈,她无论如何说不出这种无礼的话,便只能点点头,简单解释。

“最近有学着在点妆。”

“学点妆……学点妆好啊。”李知白想起了云浅,她就答应云浅要教她化妆。

想到这里,李知白视线在温梨身上掠过,心里一个结悄然消散。

变得好看,会打扮了就好。

“……”

温梨不甚明白,先生为何要用这样如释重负的眼神看着自己。

难道……

自己变得更像是一个女人这件事,很值得高兴吗?

——

李知白是有她的理由的。

其实,李知白一直觉得温梨作为底子极好的姑娘,却装扮的和一个假小子一样……很可惜。

关键是,李知白认为温梨没有女人味,都是她的错。

想当初温梨初登暮雨峰什么都不懂,如同一张白纸。是李知白教她这个世界的知识,在这张白纸上留下第一个印记。

可以说温梨从战争兵器这条路中走出来之后,第一个接触的人就是她,而这个极为重要的时期一直持续到温梨练气结束,迈入开源境。

于是剑道也好、性格也好……母容置疑,温梨受到她的影响都要大于后来开源境之后的师父。

李知白平日里是很自豪的,因为温梨做事认真的性格随她,她很满意。

可是……

她也心有愧疚。

毫无疑问,温梨曾经没有女人味,总是像个假小子是她的错。

自己总是一袭道袍,从不打扮,所以当初教温梨的时候,自然不会教她什么穿衣打扮,加上温梨受到她的影响,一开始完全不在意什么装束。

温梨的头发,也因为初步学剑,为了方便给削去了。

以至于温梨离开剑堂,仍然保留了短发的习惯。

再后来,一个不像是女人,不会化妆的温梨就出现了。

罪大恶极啊自己。

在暮雨峰这个女子力等于一切的地方,李知白看到被她这样没有魅力的女人给耽误的温梨,一直以来都是有些愧疚的。

而如今,她发现温梨改变后……感慨万千。

“阿梨,你真好看。”

李知白难得填补了心上的遗憾,忍不住再次夸赞道。

温梨没想到李知白一而再再而三的夸赞她。

即使是她,面上也起了些许红韵。

怎么总是这样说。

难道……

在先生眼里,自己就这么好看吗。

相邻推荐: 侠之大者[综武侠]从提取万物开始黑科技我能看书提取技能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抗日之铁血战将比邻直播鉴宝,宝友,这可不兴盘啊!直播鉴宝,人在豪宅,手持加特林直播鉴宝:宝友,这块玉可不兴戴诸天替身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