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舆论战(十六)

作者:Rongke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我能升级万物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被发现了?”维拉克心中一紧,加快步伐来到了亨利的面前。

对方的话没说得很清楚,但他仅凭这几个字想到了很多。

能让亨利背后的霍尔公爵用‘被发现’这样的字眼,那么说明是政府察觉到了异常。

而政府察觉到异常的后果有两个,第一个是借着相机的交易地址揪出其他联络处的同志,第二个是围绕霍尔公爵进行调查,最后把他们所在的总联络处暴露出来。

一言概之,相机一事的暴露,将让行动队陷入极大的危险中。

如今记者卡帕那边的事还没有头绪,就碰上这么大的新麻烦,别说其他人了,维拉克作为行动队的队长都头大,但他还是维持明面上的镇定追问:“究竟怎么回事?慢慢说,仔仔细细地说。”

原本分散开的同志们重新汇聚在桌前,听亨利讲述情况。

“霍尔公爵是很小心的,他伪造了个身份,用这个身份找了个中间人,让中间人去帮忙筹集相机,但是可能因为您要的相机太多,筹集相机的人和中间人一个小时前都被抓了,政府正根据他们的口供调查霍尔公爵的假身份,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霍尔公爵身上,致使霍尔公爵和您这么一大帮人都……”亨利没把话说全,可在座的人对他想表达的内容都再清楚不过。

“霍尔那边是怎么想的?”维拉克想先听听霍尔公爵自己有什么应对。

“霍尔公爵深知政府一定会近乎疯狂地紧攥着线索进行调查,所以假身份被识破只是时间问题,他想尽快找一个替罪羊,把没办法消除干净的与假身份的关联都扔给对方。”亨利道。

这倒是霍尔公爵,或者说一般贵族们惯用的办法。

对他们来说,最熟悉,最有把握做成的就是让别人顶替罪名。亨利本身也是这么一个牺牲品,只是维拉克他们还没暴露,他也就还没到最后的关头。

“那需要我们做什么?”

“霍尔公爵说他不确定这样能万无一失,希望您能再想出一个更稳妥的备用办法,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不然霍尔公爵出了事,您待在这里也会有危险……”亨利有些心虚的样子,不敢在本就昏暗的环境里直视维拉克。

维拉克已经预见了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霍尔公爵的这个法子又没行得通会发生什么。

不出意外,霍尔公爵会立即主动向临时政府透露他们的位置以求自保。

其实这么做无可厚非,换谁站在这个位置,都有可能这样做,更不用说与国际平等联盟之间只是利益关系的霍尔公爵了。

可惜维拉克他们是被动的那一方,被出卖的结局他绝不允许发生。

“他那边预估临时政府还需要多久才能调查到他的身上?”维拉克沉思过后问道。

“可能……一个星期。”亨利回道。

霍尔公爵肯定会考虑自己找替罪羊的法子行不通时,先一步倒向临时政府的可能。因此他向维拉克说明的时间,基本上是坚持的时间加上出卖国际平等联盟所需的时间。

简单点说,留给行动队的时间,只短不多,很可能连五天都不到。

“他找到合适的替罪羊了吗?”雪莉尔问道。

“事发突然,还没有,不过应该用不了多久。”亨利道。

雪莉尔看向维拉克:“霍尔先生能找到替罪羊最好,大不了我们派人假装和这个替罪羊保持一段时间的联系,把临时政府的目光从霍尔先生的身上移开。”

“对对对,霍尔公爵有让我和您提这个办法。”雪莉尔的法子恰巧是亨利奉霍尔公爵的命令,正准备说的。

“可以先试着做,让霍尔那边找到合适人选后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敲定这方面的细节。”维拉克同意了。

“好的好的。”

“另外我们会试着想其他的办法,最大限度上保证霍尔的安全,有必要的话,我们会向总站请求支援。”维拉克最后半句话其实是在暗暗警告霍尔。

他们背后可是国际平等联盟,霍尔这个时候意志不坚定背叛了行动队,后果不用多说。

当然,在实在无路可走时,哪怕明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国际平等联盟报复,霍尔也只能选择背叛。

毕竟晚死总好过立马被临时政府抓起来严刑拷打公开处刑以儆效尤。

维拉克这么说,是确保最糟糕的局面出现后,霍尔能慎重再慎重地做出决定,把无法逃避的背叛拖到拖无可拖的地步。

“好,那、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亨利看出了维拉克等人不是被他吵醒的,而是本身就没有睡觉,不过他也不敢多问维拉克他们这么晚是在做什么,得到了需要的答复便快步离开了客房,前去向霍尔公爵汇报。

“我现在越来越后悔跟霍尔公爵打交道了。”斯宾塞不掩饰自己的懊悔,“一开始是临时政府搜查队过来,他们一点信号都没传过来,现在又是这样……”

“最起码他们帮我们搞到了相机,不是吗?能发挥出这样的价值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划算了,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依仗别人。”在墨菲看来,这场合作虽然中规中矩,却也远远算不上是亏大了。

雪莉尔没有参与到讨论中,直接询问维拉克的意思:“我们要抓紧转移了,对吗?”

“最起码要把退路布置出来。”维拉克叹了口气,雪上加霜的境遇令他心力交瘁,“我们能想出稳妥的办法度过危机最好,但必须为最坏的可能做打算,提防霍尔为了自保把我们卖给临时政府。”

“他怎么敢?!”康妮瞪着眼睛。

“没什么不敢的,临时政府近在迟尺,国际平等联盟远在天边,生死关头先投靠临时政府对霍尔这种人来说是必然。哪怕最后依然会被我们报复,可眼下能多活一段时间,无疑还是值得的。”维拉克喝了口水,耐心地向康妮理清逻辑。

“本就不是一路人,因为利益才产生了合作,最好不要期望这样的关系能禁得住生死考验。”西里尔跟着说了句,接着冲卫生间撇了下头,“退路应该不难布置,别忘了除了我们几个,谁都不知道这间客房和正下方的客房是连通着的,有下面客房里同志的接应,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地做到‘人间蒸发’。”

墨菲摇了摇头:“真到了那个地步,整栋大楼都会被里三层外三层搜个遍的。你觉得我们的这点伎俩,在那种程度的搜查下能瞒多久?想真正安全,得做到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酒店。”

尼赞看着不太紧张,反倒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比起想办法秘密从酒店消失,我想还是帮霍尔化解危机更简单点。”

“主要是我们忙不过来了吧?”西里尔一语道破行动队目前的处境。

行动队已有超过十五名同志牺牲。

其余情报组、作战组的同志,负责着拍摄证据、刺探报社、调查记者卡帕、对临时政府进行渗透、策划骚扰行动以吸引临时政府的注意,保证烈士陵园安全等任务。

现在相机的事情上,有两种走向。

第一种,他们派遣人手和霍尔公爵的替罪羊假装合作,成功把临时政府的注意拉过来,让霍尔公爵始终处在安全之中。

第二种,计划失败,临时政府查出了走私相机的事情和霍尔公爵有关,霍尔公爵不得不出卖行动队,换取苟活的机会。

不论是哪种,都会分去行动队的大量精力应对。前者需要额外安排一队人手配合演戏,后者则需要行动队全体人员更换藏匿位置,更换活动身份。

这些事情一堆起来,行动队就彻底乱套了。

“确实事情太多了,现在人手捉襟见肘,我担心再这样下去反而会出现疏漏。”墨菲附和道。

“我们现在需要重新梳理一下工作安排,划分任务的优先级,去除不必要的工作减轻负重,将行动队的效率最大化。”维拉克又点亮了支蜡烛,翻看起来他们这段时间的会议记录。

其他人默默等待着。

十几分钟后,维拉克合上了记录本道:“相机拍摄有一段时间了,该拍的,能拍的都拍得差不多了,从今天起,暂停这方面的工作安排,同时要提醒所有持有相机的同志,如果最坏的可能发生,他们作为和霍尔公爵手下接触过的人,将是首先被临时政府搜查的对象,务必做好准备,在住址、身份,相机等方面上不留下破绽。”

众人记起笔记。

“除却两批持有相机的同志接下来一段时间内需要做的仅有排除隐患外,作战组其他人保持原计划不变,继续稳定实施骚扰、破坏计划,不止要越做越大,频率也要快起来。我们要有力地回击临时政府,让来泽因里的革命声势旺盛起来。”维拉克看向一侧的作战组三人。

“作战组往后只需要做这一件事吗?”作战组组长西里尔确认。

“是的。”维拉克答复完,接着看向了另一侧的情报组三人,“情报组取消对报社的一切试探,对临时政府的一切渗透,所有力量全部集中于核实记者卡帕的身份上。只要记者卡帕一家是真心在自发调查证据,那后续的安排直接围绕他展开即可。”

“也是只做这一件事就行吗?”雪莉尔记完抬头道。

“是的。”

墨菲没写任何东西,听完维拉克的话,他眉头皱得更紧了:“维拉克同志,我有问题。工作分配完了,但霍尔即将暴露一事谁来解决?”

维拉克道:“还记得我刚刚提到了‘减轻负重’吗?放弃帮助霍尔,就是在减轻负重。正是基于这点,我干脆以最坏的后果来进行了处理。霍尔暴露后,行动队里会受到冲击的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我们,一部分是接收了相机的同志。我们住在霍尔的地方,接收相机的同志们则是在接收相机的过程中或多或少暴露了自己的一些信息。那么直接让这部分同志提前转移,就能解决掉霍尔暴露带来的一半麻烦。”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那我们呢?”康妮问。

“我们则由霍尔帮忙撤离。”维拉克说出了句近乎匪夷所思的话。

“我们放弃帮助霍尔,还反过来让他帮我们撤离?这说不通啊,他帮我们撤离,不就还是知道我们的位置吗,那他依然能向政府揭发我们啊。”斯宾塞没明白维拉克的用意。

“我先问各位一个问题。既然在没得选的情况下,霍尔会出卖我们,那么我们制造出一个哪边都不得罪的方案,霍尔是会采纳,还是会继续出卖呢?”维拉克借助问题来帮助大家理解他的想法。

雪莉尔第一个看穿了维拉克的心思:“您是想让霍尔假装出卖,把这个地点告知给政府,然后再让他把我们安排到另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样霍尔既给了临时政府一个交待,也没有和我们结仇。”

维拉克露出了少许的笑容:“没错,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我们摒弃了大量繁杂的工作,可以更加心无旁骛地集中处理一到两件事情。”

“您不是说过,我们不能把希望都放在别人的身上吗?我们这么做,万一霍尔没按照我们预计的那样去做,我们不就都完了吗?”康妮提出质疑。

“这个问题不错。”维拉克看到了康妮的进步,先肯定了她的想法,“第一,霍尔是很不愿意得罪国际平等联盟的,有两头都不得罪的办法,他没有理由不采纳。第二,被安排到了新的地方,我们仍然会像这里连通正下方客房一样,暗中准备好逃生路线,占据主动权。”

“那我没问题了。”康妮没了顾虑。

“我记得相机的事情也是霍尔托亨利出面去做的吧?这样一旦被发现,相机、酒店的责任都可以推给亨利。”斯宾塞回忆着道。

维拉克“嗯”了声:“是的,亨利是霍尔最后的底牌,这次被迫转移地点故意暴露,这张底牌就不得不用了。”

相邻推荐: 诸天万界谅解备忘录诸天万界直播间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投影升级之旅六零国营小饭馆儿大秦:我的辉煌从商鞅变法开始大秦:扶苏之师,儒家第一莽夫全世界都是演员我一个人砍翻末世我有一个诸天模拟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