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小皇帝夜宿雲轻闺房

作者:泥白佛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信条 农家小福女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小云,我感觉自己好像也有什么大病。”孙巧儿看着云轻。

“哦。”云轻看看时间,耐心已经所剩不多了,想要直接让孙巧儿晕倒。

“我总觉得自己好像经常稀里湖涂就睡着了,明明并不困啊。”孙巧儿苦恼道。

准备下手的云轻停住了动作,“是吗?”

“对啊,咱们平时住在一起你没注意过吗?我总是说着什么,做着什么就突然睡着了,如果我现在正在跟你聊天然后睡着了我都不意外。”

云轻心虚道,“或许有吧,我以为你只是太累了,有的人就是说睡就能睡着的啊。”

“可能吧,”巧儿叹了声,“你就好了,虽然身患绝症,但有太医和女神仙给你看病,我感觉自己也有病,但根本没资格让太医看上一眼。”

“所以说好事不能让你一个人占了啊。”

“那倒也是,我有灵根,有法器,才不稀罕什么太医呢,我自己也能成为女神仙!”孙巧儿重新斗志昂扬起来,然后转头看向云轻,“就是可惜你了,皇上若是真的有心,就该现在给你一个名分。”

“我要他什么名分?”

“都已经把听雪阁给你了,实际上你已经算是皇上的妃子了吧,就差一道旨意了。”

“什么叫实际上,我和他清清白白,年纪差的太多,我是不会喜欢他的。”

“小云你18了吧,陛下也就大你7岁,男人大七岁也叫个事儿?”孙巧儿摇摇头,“你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看啊,如果这次陛下想办法把你的病治好了,你也就从了吧,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云轻道心坚定,又怎么会被一个孙巧儿几句话影响,“你快睡吧,我也要休息了。”

孙巧儿,“你睡你的,我还要修炼呢,一直到天亮!”

云轻:“……”

巧儿已经有所察觉了,自己不好在她清醒的时候下手,只好等一等,等她自然入眠后再施法。

~

滑山。

子时已过,清心烦躁地站起来,“她竟然爽约,是不敢来,还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可爱的小圆脸涨得通红,跺着脚,“气死人了!”

她本想现在就杀回皇宫,找小皇帝要人,可又想这件事也不是小皇帝能做主的。

而且想赵仙子堂堂金丹高手,应该不至于失信于人,难道她认为的今晚是天亮之前?

好,那自己就等到她天亮之前,若是天亮之前都不来,那就别怪自己不给皇帝面子了。

和清心一样在等待的还有另一座山头上道观里的完颜鸿基,不是说好今晚开打的吗,怎么一点动静没有啊?

他身边的三萧都已经睡下了,只有他眼巴巴隔着窗户看星空。

~

皇宫里,因为万玲珑、苗红袖的打断,胡禄和樱子没能继续做那些苟且之事。

而且就算胡禄有心,樱子也没情绪了,干脆回了天通苑修炼。

胡禄则选择了储秀宫,陪着大肚子的虞之鱼过夜。

现在小姑娘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但只是肚子大了,其他地方几乎没有变化,不知是体质如此,还是跟她修真者的身份有关。

东宫这几位也都知道了云轻的事,知道病人需要静养,小鱼只好从胡禄这里了解情况。

听完之后,虞之鱼一声哀叹,“陛下该留在那里陪云轻的,若她真的没有几天可活了,难道不该珍惜这剩余的时光吗。”

“可我们的关系毕竟不是夫妻啊,”这是胡禄顾忌的,“她那人一向古板守旧,恐怕也不会同意的。”

“不是夫妻又如何,陛下和玲珑姐初次行房的时候难道是夫妻。”虞之鱼一句话让胡禄无话可说,他和玲珑属于先上车后补票。

虞之鱼又道,“而且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夫君就该霸道些,这样就算云轻真的没了,起码她不会带着遗憾。”

“小鱼,你不纯洁了啊。”胡禄从这话里听出了让他霸王硬上弓的意思。

虞之鱼红着脸,“陛下对臣妾一向霸道,总不能在云轻面前就雄风不再了吧。”

说着她还积极地拿起胡禄的衣服让他穿上快去。

这一刻胡禄终于明白这丫头是怎么想的了,她心疼云轻不假,同时她也不想让自己睡她宫里,不就是上次夜宿储秀宫的时候违反规定,擅自动粗了吗。

可是这都五个多月了,而且她还是修真者,况且自己非常小心。

“丫头说的有道理,不过云轻重要,我的鱼儿更重要,今晚朕先好好陪你,再去陪她。”

不得不说,大肚子是有buff加成的,这一轮,樱子的长腿输的不冤。

~

已经到了下半夜,云轻终于看着孙巧儿闭了眼,还说炼通宵呢,这丫头果然吃不了那份苦。

给孙巧儿施法让她彻底沉睡后,云轻终于可以赴约了,但愿清心还没走。

然而刚刚起身的云轻就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然后就是咯吱一声,黑暗中一个男人的身影闪了进来。

云轻立即重新躺下,假装熟睡,但她知道来者何人。

胡禄没想到孙巧儿也在这里,叫醒不太合适,怕吵到云轻,所以直接连人带被子送了出去,用地气托运,不声不响送到了隔壁房间,这个胖宫女睡得很死,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指望她照顾云轻果然是想多了,还是自己来吧。

胡禄见云轻身上的被子都掀开了,露着下半身,他小心翼翼帮忙盖好,又把被角掖好,重病之人可不敢受寒感冒。

云轻就这么闭着眼看他做这一切,感动吗?不敢动,一动就露馅了,她只希望这人弄完这些能快点离……

啊!

让云轻措手不及的是,完成这一系列关心爱人的动作后,胡禄最后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防不胜防啊!

云轻可以控制自己的脸不红,可以控制自己的心不要狂跳,但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人的想法。

他怎敢如此亵渎本座!他,他,他若是敢亲嘴,我定要当场格杀了他!

然后假寐的云轻轻轻抿了抿嘴,口腔中还动了动舌头,只等他真的下嘴自己就用舌头捅死他。

不过胡禄没那么做,虽然他很想,但还是忍住了。

他对其他女人都能霸道起来,唯独对这个小女孩,却不忍把之前那些雷霆手段用在她身上,她已经够可怜了。

云轻没有等到胡禄更进一步的亵渎行为,却感觉耳朵里好像塞了一团棉花,但应该不是。

这是胡禄给她的耳朵塞上了地气,目的是隔绝她的听力,他曾试过,现在的云轻与聋子无异。

胡禄难眠,就直勾勾看着云轻觉得太无聊,还不如跟她说说话,但又不想吵着她睡觉,所以把耳朵堵上,他自说自话即可。

然后云轻就听到,“知道你听不到,我是说给自己的听的。”

云轻:那你最好长话短说。

说着胡禄也躺在了云轻旁边,不过没躺在云轻的床上,他是用地气托着自己,与云轻齐平。

云轻:这是帝王之气?

胡禄,“知道朕为什么着这么喜欢你吗?”

云轻:见色起意。

胡禄,“因为你长得漂亮啊!”

云轻:我说什么来着!

胡禄,“但又不只是漂亮,你的气质非常出尘,所以朕真的很好奇你的家世到底是怎样的。”

云轻:祖上阔过。

胡禄,“朕上次见到你这种气质的女孩还是在泰山之巅的泰山仙子,而你比之泰山仙子犹有过之。”

云轻:所以我是替代品?!

胡禄,“但你不是泰山仙子的替代品,朕对她的感情更多是感激,是她让朕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但对你,朕只是单纯的喜欢。”

云轻:呸,你就是馋我身子!

胡禄,“不止馋你的身子,朕还馋你的思想和灵魂。”

云轻:贪婪!

胡禄,“没办法,谁让你总喜欢跟朕对着干呢。”

云轻:我哪有?

胡禄,“皇宫里从来没人敢违拗我的话,但你却屡屡如此,而且理直气壮,不仅对朕,上到太后,下到公主,你从没把自己放到一个宫女的位置。”

云轻:我本也不是。

胡禄,“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套用一句有些油腻的话,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云轻:这话,好让人生理不适啊!

胡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只是你的本能反应,所以我猜测,你的身世应该不一般,可是枭组织查了近半年,一无所获。”

云轻:啊,竟然调查我?

胡禄,“当初可是连慕容蓉的身份都能查出来的,可是你却完全无迹可寻,通常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你进宫是别有目的的,而且筹划了许久!”

云轻:原来你早就知道啊!

胡禄,“让我猜猜,是某位被处死的贪官之后?还是被灭的西南部落的后裔?还是跟我那位二皇兄有关?”

云轻:你再猜。

胡禄,“总不会是牵扯到乾朝了吧?”

云轻:哎呀,蒙对了。

胡禄,“别管你是什么人,你这次进宫肯定是别有目的。”

云轻:那还留我在你身边?

胡禄,“可朕还是决定留下你,还亲自带在身边,知道为什么吗。”

云轻:色胆包天呗。

胡禄,“朕是皇帝,我最为珍视的就是朕这条命,因为朕的命关系到天下苍生,朕不能死,任何对朕的生命构成威胁的东西都会被朕彻底粉碎,而你,对朕毫无威胁。”

云轻:信不信我一舌头戳死你!

胡禄,“朕是真命天子,是有一些超乎常人的能力的,朕能感受到杀气,若是有人对朕动了杀心,朕是可以提前预判的。”

云轻:胡说,刚刚我就动了,你的预判不灵。

“正是靠着这项能力,朕从前太子手上逃过一劫,还让他意外身亡。”胡禄得意道。

云轻:难道真的能感知杀气?

这一刻云轻忍不住自我怀疑,莫非刚刚自己并没有真的想杀死他?

不可能,绝不可能!

从他亲我额头开始我就想杀人了,若不是看在他是乖徒儿生父的份上,我肯定动手!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若是他敢碰我的嘴,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他死定了!

说了这么多,胡禄有些口干舌燥,他取水喝了两口,歪头看了一眼云轻,“你的唇好润啊。”

云轻:有胆量你就亲啊,看我杀不杀你!

胡禄手上沾了水,轻轻抹在云轻的唇上,让她的唇更加水润。

云轻积攒着怒气值:摸不算,敢亲的话必定让你死亡葬身之地!

这时她已经能听到胡禄明显的吞咽口水的声音了,还有他的心跳也在加速加重。

胡禄的手仍放在云轻唇上没挪开,“你真美,反正闲来无事,不如给你画个像吧。”

云轻:啊?不亲了吗?

胡禄把素描技术带到了这个世界,其实他还会油画。

当年他身患绝症,常年躺在病床上,给自己培养了很多不需要动腿的兴趣爱好,不说成为领域内的大师,起码摆摊赚钱的水平是有的。

随后胡禄飘到空中,身边出现了画板画笔和各种颜料,他开始以俯瞰视角绘制这副《睡梦中的云轻》。

云轻知道自己这一晚上都甭想出门了,失约不是她的性格,所以呼唤楚憷。

“我暂时无法脱身,你去一趟滑山吧,告知清心,我会去的,请她再耐心等等。”

楚憷领命,很好奇谁能困得住主人?

解决了此事,云轻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松弛下来,画就画吧,能闭嘴就更好了。

胡禄的嘴依然不闲着,说什么自己从未画过人体,“知道什么是画人体吗。”

云轻:我怎会知道。

胡禄,“就是被画的人身上不着寸缕,在画者面前摆好姿势,由画者绘画。”

云轻:伤风败俗,混账无耻!

胡禄,“这其实是一种训练,训练对人的骨骼、肌理的掌握,这样就算画穿着衣服的人,也能有血有肉有骨架。”

云轻:无稽之谈,闻所未闻!

胡禄,“我没有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用了个本办法,先画你没穿衣服的样子,然后再来一层,画上衣服,最后画上被子,画分三层,这样也能做到有血有肉有骨架,只是第一次要靠想象。”

听到小皇帝竟然画自己的裸身像,云轻在心中呐喊:你难道还没感觉到杀气吗!

作者_泥白佛_其他书: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我想单身太难了 被宗门退货后,我自立仙门! 我对钱真没兴趣 文骚 大腕崛起
相邻推荐: 我的喵是大侦探[民国穿书]名侦探之我要超越侦探文娱大侦探东汉好姐夫四合院:芯生年代娇妻养成守则唐朝地主爷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我的天空与舰队贵族舰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