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脱缰的火车

作者:阡之陌一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决战龙腾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我能升级万物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南非,曾经的黄金之国,矿产之国,而现在,这里变得支离破碎,连名义上存在的政府都不复存在。

在第二次企业战争期间,为了争夺这里的矿物资源,石化联盟和企业联合发生了烈度极高的冲突。

从地震弹到核武器,凡是能阻碍对方获取资源的手段,双方都用了,最终石化联盟凭借更强大的地面装甲力量,在这里维持了优势地位。

但很快,随着化石能源在全球范围内被新能源所取代,石化联盟对南非的统治就迅速瓦解了,当时驻扎在这里的武装力量要么撤回了波斯大区,要么就地退守成了本地军阀。

开拓者们口中的盟友,就是一支由易卜拉欣家族暗中支持的军阀武装-德班之矛,就驻扎在南非夸祖鲁-纳达尔行省,他们差不多控制了整个行省百分之七十的区域。

因为战争对自然环境的伤害,这里的气候环境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一直持续恶化,年降雨量增长了五点五倍,洪水成了这个区域最常见的气候灾难。

曾经整个行省最繁华的城市德班市熬过了连年的战乱和轰炸,却最终被洪水所淹没,德班之矛也成了无根之水。

如果不是这里有着撒哈拉以南非洲规模最大的干冷发电厂,每年都能创造足够的利润,德班之矛早就想放弃这片区域了。

背后有易卜拉欣家族支持的德班之矛,在军事力量上远比这片区域其他武装力量强大的多,如果他们愿意,完全可以一路向北,打到比利陀利亚去,豪登行省那边还有几处没挖干净的金矿,那才是真正赚钱的买卖。

但显然,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沙特阿美集团的易卜拉欣家族需要他们牢牢控制着夸祖鲁-纳达尔省这个出海口,确保未来有朝一日沙特阿美集团浴火重生时,有个远离石化联盟的安全大后方。

这些年来,德班之矛一直在秘密接收在波斯大区被石化联盟当做负资产的原住民,这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整个夸祖鲁-纳达尔省的人口结构。

目前,夸祖鲁-纳达尔省数量最多的依然是祖鲁人,其次是布尔人,再然后就是波斯大区来的新移民了。

萨利姆.艾哈迈德,就是这么被人运到南非的,幸运的是萨利姆因为父亲的原因,受过一些军事训练,他会开枪,而且还识字,没过多久就加入了德班之矛。

在德班之矛服役了七年,萨利姆现在已经是个步兵班的班长了,他手下有一半都是波斯大区的移民,这让他对班组的控制非同寻常。

在萨利姆看来,被卖到阿非利加无疑是他人生中最幸运的事,这里没有什么运输线,没有石化联盟的火车,没有电网,没有该死的无人机。

除了没完没了的下雨,泥泞不堪的道路让他有些适应不了,其他的一切都很完美。

萨利姆的班组驻扎在彼得马里茨堡城外,负责看守一个不起眼的货源站,平日里这个货运站每隔三天才会有一列火车往返,运载着一些基建材料和食物进去,三天后再装满一大堆金属,橡胶制品消失在地平线。

火车会在这里停留四个小时,卸下足够多的煤,又附近发电厂的货车来这里把煤运走。

如果足够幸运,火车上有时候会挂上一列客运车节,运载着一车皮形形色色的人,让萨利姆去畅想这些人的目的地,他们的生活又有怎样的色彩。

他对常年驻扎在这里毫无怨言,那些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士兵也大多耐得住寂寞,毕竟在他们看来,没有肉眼看得见的封锁线把他们圈里面,理论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生活,就已经是经书里所描述的天堂了。

倒是那些本地士兵经常耐不住寂寞,他们会偷偷搭乘火车,熘进彼得马里茨堡,把薪水花的一干二净再回来。

萨利姆是个仁慈的军官,他对这种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懂人对自由的向往。

但今天,事情有了一些变化。

三天前开进城里的火车没有如期返回,萨利姆和上级上报了这里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再等三天,如果那列该死的火车还没出现再给他打电话。

然而从小生长在封锁线内的萨利姆知道,这些有轨的交通工具很少会迟到,它们都有自己的时刻表,如果发生了延误,就代表着有人要倒大霉了。

萨利姆让自己的手下全副武装进入警戒状态,那些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士兵,默默的服从了命令,火车晚点的情况同样让他们感到忧心忡忡。

而那些本地士兵也因为萨利姆的威望,不情不愿的拿起了枪,开着四处漏风的巡逻车沿着铁路在周边巡逻。

德班之矛在这片土地上不是没有敌人,这里真正的原住民-祖鲁人已经反抗了殖民者的血腥统治好几百年,在他们看来,布尔人,英国人,南非白人,乃至后来的公司,以及现在的德班之矛没什么不同...

他们都是拿枪的外来者,带着死亡和痛苦,来这里散播仇恨。

火车晚点的第十二个小时,午夜,萨利姆看见彼得马里茨堡方向传来了火光,这火光一直持续到黎明到来前,依然看得很清楚。

更让萨利姆不安的是,他们和上级的通话线路也被切断了,频道里满是杂音。

火车晚点第二十二个小时,发电站方向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巨大的蘑孤云肉眼可见,即使最懒散的士兵,现在也开始紧张了。

他们把全部防护装备都套在身上,反复检查枪械情况,而萨利姆则选择了两个最勇敢的士兵,驱车前往发电站方向查看情况。

货源站配属的巡逻车,是电力驱动的,最远往返距离也只能开到发电站附近,如果刚下过雨,路况湿滑,可能最后的一段路还得靠人推行。

火车晚点第三十一个小时,一个之前偷跑去彼得马里茨堡的士兵,失魂落魄的沿着铁路走回了货运站。

他身上沾满了已经干涸的血迹,眼睛暗澹无光,好像刚刚经历了世界末日一样。

萨利姆让其他手下保持警惕,一个人把这个士兵带进了办公室,给对方到了一杯烈酒,看着对方喝下,脸色重新红润起来,才问道:“城里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长官...我不明白,突然就乱了起来,尹普利斯从天而降,占据了人身,屠杀开始了!”士兵情绪激动的诉说着:“到处都在杀人!我跟着人群走,前面的人突然就死了,我换个方向走,那里有人把道路变成了陷阱,房子长了牙齿,把里面的人嚼碎!”

萨利姆的眉头紧皱,在他的家乡,超人类只是传说中的存在,倒是来了这里之后,他在德班之矛里见过几个超人类,所以他第一时间怀疑彼得马里茨堡发生了超人类叛乱。

但士兵显然被吓坏了,他对萨利姆说道:“我离开前,看见十几个漂浮在天空中的身影,联手点燃了彼得马里茨堡,他们是尹普利斯!一定是!”

“士兵,冷静下来!他们只是超人类,你和我一样,都见过他们!”萨利姆呵斥了对方:“给你五个小时时间好好休息,睡一觉,洗个热水澡,然后像个男人一样拿起枪,如果有超人类敢来这里,我们杳然对方知道,这里是德班之矛的领地!”

他不知道自己的话能起多少作用,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最少他现在知道,那列火车不会再出现了...

然而事与愿违,就在萨利姆准备固守货运站时,那列原本被他认为不可能再出现的火车,在轨道尽头出现了。

而且还燃烧着火光,一个同样浑身上下燃烧着火光的身影,好像驾驶马车一样,坐在火车头上,双手手臂缠绕着被烧成赤红色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从车头前段穿过,看起来就好像他在驾驭这列火车一样。

萨利姆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东西,刚才那个士兵口中呼喊的尹普利斯这个词情不自禁出现在脑海中,在经文这种,这个词代表着邪恶的恶魔。

但身为这里军衔最高的军官,萨利姆还是做出了反应,他掏出手枪朝天不断鸣枪示警,同时奔跑着朝货运站里唯一的哨戒塔跑去,那里有一挺12.7MM口径的双联重机枪,是整个货运站最强的火力。

萨利姆相信,即使是尹普利斯,在那种口径面前也得转身逃回地狱。

然而,在萨利姆冲进哨戒塔之前,轨道上邪恶而猖狂的笑声已经传了过来,赤红色的铁水沿着铁轨两侧溅射,士兵们星星点点的反击,打在火车上连火花都没溅起来。

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萨利姆的脚步,他匆忙的爬上了八米高的金属哨塔,调整双联重机枪的指向。

而此时,匆匆停下的火车在恶魔车夫的兴奋的吆喝下,后面的货运车节突然打开,成百上千具燃烧着火焰的尸体就这么被倾泻在货运站里。

伴随着一阵节奏诡异的鼓点声,那些尸体一具接一具的站了爬了起来,开始寻找附近的活人。

萨利姆亲眼看到两个尽忠职守的士兵在打光自己弹夹里的子弹后,绝望的被尸群包围,其中一个士兵在最后时刻引爆了自己身上的手雷。

可惜的是没有造成任何杀伤,尸群被清空了一片,但很快又爬了起来,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他手下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死去,萨利姆终于将枪口朝向调整完成,他的目标始终都只有一个——那个驾驭火车的尹普利斯。

对于生长在封锁线内的萨罗姆而言,火车这种东西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在萨利姆的记忆中,那些曾经试图穿越封锁线的勇敢者,火车既是危险,也是机遇。

村里的老人说,那些飞驰的钢铁机械,能带着你穿越封锁线,前往大地的边缘,在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大海,还有自由...

而如果你不够虔诚,不够勇敢,就会被火车无情的碾压,它既神圣,又邪恶。

所以,当那个驾驭火车的火焰恶魔一出现,萨利姆就知道,直面命运的时刻到了。

如果他足够虔诚,足够勇敢,他就会活下来,反之,他就会被火车无情的碾压...

萨利姆将双联重机枪的瞄具对准了火焰恶魔,对方骄傲的站在火车头上,好像在享受周围的死亡,有些东西,你不需要了解,只是看上一眼就知道,它是邪恶的。

萨利姆.艾哈迈德们心自问,自己够虔诚么?

他在封锁线里蜗居了二十二年,那个小方格子里每一块石头,他都认识,每一粒沙砾他都数过...

是的,他足够虔诚了,他从没放弃过追逐自由的脚步,他最终翻越了带电的铁网,直面那列火车,并在被碾压之前,成功跳上了通往自由的道路,虽然最终他获取自由的方式和传说里的不一样,但萨利姆相信,他依然是那个追逐自由的风之子。

余下的,只是勇敢与否,萨利姆扣动扳机,12.7MM口径的子弹喷射而出,手柄巨大的后坐力即使透过制退器也狂野的想从他手中跳走。

但萨利姆用肌肉控制了手中枪支的狂野,让子弹分部在一个极小的散布面上,瞄准镜中火焰恶魔的身体就像纸一样,被大口径子弹贯穿,撕碎,眨眼间就以溅射的方式,沾满了方圆二十平方米范围内每一寸土地。

就像他想的那样,即使是恶魔,在这种火力下,也得逃回地狱。

那些行走的尸体,就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一样,成片的倒在地上,安静的燃烧。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一个陷入绝境的士兵,原本都已抓起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打算让自己走得痛快点,看见眼前发生的奇迹,顿时跪在地上,虔诚的朝北方跪拜。

而那个方向,正好也是哨戒塔所在的方向,萨利姆看着远方火光冲天的方向,眼神逐渐变得坚韧。

他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相邻推荐: 科技之神从技校校长开始综合影视从小欢喜开始攻略武松要救潘金莲我在亮剑搞援助亮剑特种兵:谁说我是兵王无限恐怖之道法自然无限恐怖之英雄联盟洪荒长青路超级位面大亨守序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