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大企业又如何?也得按照我们的规矩来

作者:葫芦村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霸体巫师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破灭虚空 决战龙腾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农家小福女

对于谢旸没有陪着晚上一起吃饭,不管是贺丘北还是任狼王,都没有什么意见。

贺丘北是了解谢旸。

任狼王本身同样也不太喜欢应酬。

如果不是有很多合作细节需要谈,他们已经返回去了。

几百万的订单,对旸宏科技来说很小,可对目前的华威来说,也算是一个大业务了。

龙湖大酒店。

王云川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时间有些失神。

谢旸太年轻了。

年轻得超出他的想象。

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抢走了他们十拿九稳的数亿业务。

“谢总,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实在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年轻。”

王云川看着谢旸,很快恢复了神态。

他琢磨着,是不是要改变之前的策略。

换成以前,他可能会小看年轻的谢旸,可这次丢了几亿的订单,加上通过第一机械集团的陈俊明知道谢旸只提供系统,把安装调试工作交给了滇南一机,相当于白送几百万给滇南一机。

哪里还敢小看?

“王经理过奖了。我只是给大家搭建了一个平台,一切都是我们旸宏科技广大干部职工跟科研人员的努力。”

谢旸毫不客气。

王云川给徐乐说的是为了业务而来,却没有直接到旸宏科技了解产品的情况,转而请谢旸吃饭。

这中间,就能说明不少的问题了。

试探?

或许也仅仅只是做出一个姿态给跟他们谈判的本子供应商看?

“数控系统,我们数年前就立项了,投入了不少,搞出来的,不管是控制精度还是性能,都太差了,根本就没有市场,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拿出来了……”

156n.net

王云川夸奖着谢旸。

谢旸却并没有给面子。

“王经理,你们搞的时间确实不短,投入怕是不大吧?再说了,要是我们能进口,肯定也不会想着自己开发不是?开发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不说研发经费投入,仅仅是研发人员的工资,就不是小数目。尤其是我们从东普鲁士请来的专家,一个月工资超过八万,我正为这个头痛呢!”

谢旸笑着说道。

不是他嘲讽对方,而是那些在有机会买到相关产品跟技术的企业,投入真的不足。

东北一机是国营工厂,工资什么的自然不会有多高。

但是这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研发经费的不足,领导们根本舍不得投入到这上面。

有这钱,用来修福利房不好么?

“呃……”

王云川被谢旸这话给噎着了,他没想到,谢旸说话如此不留情面。

可又没法发火。

人家年轻啊。

自己好几十的人了,总不能跟年轻人一般见识不是?

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板,王经理过来,是希望能跟我们合作,用我们的数控系统生产数控机床……”

徐乐也没想到谢旸会这样的态度,怕事情闹得太僵不好收场,急忙开口。

“合作?听说东北一机跟三菱一直在合作啊。”

谢旸一脸迷茫地看着王云川。

王云川嘴角接连抽搐了好几下,脸上尴尬更甚。

可又没法发作。

这是事实。

之前跟第一机械集团的业务谈判,东北一机的产品就是使用三菱的控制系统跟核心零部件。

“谢总,我们确实一直在跟三菱合作。不过嘛,进口的数控系统价格高,咱们国内很多有需求的用户经济实力又不是很强……另外呢,谁都不希望把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闹心归闹心。

该谈的还得谈。

要不然,王云川这位置,也就坐不稳了。

“哦?不是因为三菱不愿意降低价格,提供更先进的系统而找我们?”

谢旸眉头一挑。

那神态,让人看着恨不得一巴掌给他呼上去。

徐乐大急。

后悔得要命,早知道就不应该今天去找谢旸了。

谢旸心情正不爽,恰好王云川送上门来请吃饭。

当初自己主动跟东北一机联系,被对方无视了,现在他们后悔了,主动上门,谢旸年轻,创下了如此大的一份家业,不顾合作什么的来吐槽自己的不满,找回场子,也是必然。

可怎么插话?

着急的他只能歉意地看着王云川,希望他不要见怪自己老板的年轻。

却没想到,王云川不仅没有发火,反而脸上浮现出了严肃的神情:“谢总,三菱确实是如此。不过,这建立在他们没有重视贵方的这个对手的情况下。到现在位置,三菱负责人鹿边?苟都认为,你们没有签订合同,只是第一机械集团为了让他们着急而放出来的烟雾弹。”

啥?

对方有这么傻?

谢旸以为自己听错了。

钱都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到了旸宏科技的账上,对方居然不相信这是真的?

鹿边?苟是太过傲慢,还是真的智商有问题?

“其实这也也正常。就像之前你们联系我公司,我们没有重视一样……咱们国内搞数控系统的公司以及科研团队不少,可到现在,都没有成功的……而旸宏科技,从成立到拿出数控系统,也只有短短两三个月时间……还有,三齐南一机用你们的数控系统生产的数控机床,三菱的技术人员跟我们都看过……”

对于谢旸的疑问,王云川苦笑着解释。

事情其实并不意外。

还真不是鹿边?苟太不把大夏市场当回事。

东北一机等公司,属于老牌的机床制造厂,无论是资金还是技术基础,都是非常强的,搞了多年都没有一套堪用的数控系统。

甚至还有一些自动化的科研院所、学校团队在研究。

同样没有!

要不然,进口的不会有这么高。

结果,名不见经传的旸宏科技,一个建立在靠着机械代加工工厂,所有技术研发人员还是新招聘的企业,突然就说搞出来了数控系统,技术性能不比国外的差,精度也不比同类型低。

谁会相信?

加上前期市场上也没有多少。

最早的都是旸宏科技进口的核心零部件组装的。

“其实,真正让我们产生误判的,就是三齐南一机生产出来的数控机床,精度太差了……”

王云川一脸苦涩地叹了口气。

当初看三齐南一机的数控机床的时候,他也在场。

“那是他们机械部分太辣鸡以及装配的问题,跟我们系统没关系!”

徐乐咬牙说道。

对于三齐南一机,他也是满肚子怨言。

还好,三齐南一机的产品因为质量太辣鸡没有什么市场,不然顺带着旸宏科技也会挨骂的。

招牌都会被他们给砸了。

“……”

谢旸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回事。

“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他们应该会放开限制,我们能生产的,价格也会降低吧?”

听了这些,谢旸虽然依然不爽王云川看不起国产,态度倒是好了很多。

“目前他们还没有完全确定消息,第一机械集团首先开始改装的工厂,并不对外开放。不过,第一机械集团没有了动静,确实也让鹿边?苟有些慌……何况,第一机械集团已经跟东芝、法拉克、西门子等公司进行接触……”

王云川并没有隐瞒什么。

几乎是谢旸问什么,就详细地给谢旸介绍。

这对谢旸来说,是意外的惊喜。

仅仅靠着自己掌握的先机还不够,得了解竞争对手。

“他们没有打算在国内建厂?”

谢旸问道。

“目前连价格都不愿意大幅度降低呢。主要你们的产品具体性能如何,他们还不确定……”王云川苦笑着摇头,随后很认真地看着谢旸:“谢总,虽然我来找贵公司,有以跟你们的合作为筹码来跟国际上的供应商谈判,获得更先进技术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为了给国内市场提供更多选择。”

王云川的态度很诚恳。

跟谢旸打交道这么短暂的时间,他就发现,谢旸远比他想的更加难缠。

哪怕他已经给了足够的重视。

不知不觉,就让谢旸掌握了主动权,自己的思路,几乎都是被谢旸给带着走的。

现在回过神来,要想再掌握主动权,就难了。

索性,也就不再去讲什么策略。

多一分真诚,或许眼前的年轻人也会改变态度。

果然,谢旸的神态再一次有了变化。

“王经理,你们打算怎么合作?”

谢旸的直接,让王云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思维太跳脱,跟不上啊。

“谢总,我们是这样想的,先从贵公司小批量采购,我们生产数控机床后,推向市场。当然,如果贵方这边也有客户需求,我们也可以提供……不过呢,贵公司要求先支付70%预付款,对我们这种资金需求比较大的公司来说,难度也就比较大了……”

王云川想了想,才开口说道。

他没有按照来之前厂里讨论的,先大规模采购,但是不给钱。

等到卖出去后再跟旸宏科技结算。

哪怕只是经过了如此短暂的接触,他也知道谢旸不会给丝毫面子。

人家既然有这样的规矩,在没有主动找东北一机就能看出来,根本没有把东北一机当回事,虽然不知道谢旸的底气何在,可目前看来,对合作需求更迫切的是东北一机。

“不支付预付款?这不行。王经理,之前我就向您介绍过,旸宏科技的生产,都是订单式,先有了订单后,才会安排生产……”

徐乐急忙摇头。

谢旸本来就不太愿意跟东北一机合作呢。

在他看来,就像在通讯行业,谢旸不选择实力更强的中兴公司合作,而是选择没有什么实力的华威,原因就是跟比较强的公司合作,虽然更利于发展,可在旸宏科技还不够强势的时候,跟这些强力公司合作,就是弱势一方,会失去很多的利益。

规矩,定下来了就不能去破坏。

即使对方是东北一机也不行。

不能因为他们实力强,就破坏旸宏科技的规矩。

以后谁都先不给钱,他这业务部长,怕是只能整天到处要债了。

“我们公司经费比较紧张,普通机床的生产规模又大,回款周期很长,加上研发等投入……”

王云川一脸苦涩。

没钱,说话都不硬气。

何况,要是大规模采购,一次哪怕只要几百套,这也是好几千万。

东北一机能拿出来这么大笔钱,也就不用跟三菱扯皮那么长时间。

国际供应商是为了利润。

他们为了技术。

只要对方愿意卖,用钱砸也能把对方砸得心甘情愿把技术卖出来。

不是没钱么?

“这样啊?那就有些困难了……虽然数控系统的生产在我们公司占据很大的比重,不过目前旸宏科技的主要投入在通讯产业上……”

徐乐一脸惋惜地摇头。

啥?

王云川再一次愣了。

旸宏科技的数控系统只是一部分,投入更大的产业是通讯技术?

这……

一时间,心情复杂的王云川不知道说什么。

数控技术,貌似旸宏科技不太重视?

他们想尽办法都搞不到的东西,旸宏科技能研发,能生产,却在还没有获得多少的市场份额的时候,把精力投入到其他领域?

那心情,别提了。

“徐乐!”

谢旸瞪了徐乐一眼。

心中却对徐乐的阴险更多了一层认识。

不错。

就应该这样,告诉对方,咱们根本就不在意这东西。

“谢总,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么?咱们数控技术的投入,本来就不如通讯产业……”

徐乐对于谢旸瞪自己,表达了不满。

然而,现场难受的却是王云川。

“谢总,徐经理,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我们要是没有诚意,也就不用坐在一起浪费时间了。都很忙,尤其是谢总!”

徐乐不爽地说道。

不给钱,说个球啊。

“王经理,你们的情况,我们了解,可我们之所以制定先支付70%预付款的规矩,不只是为了生产,更因为我们需要不停地投入研发经费……当然,咱们可以有另外一种合作……”

谢旸不想浪费时间。

对方不是不愿意支付70%的预付款么?

王云川听到谢旸这样说,意识到事情有了转机,或许真能在不先给钱的情况下拿到旸宏科技的数控系统。

一副认真倾听谢旸建议的样子。

“你们可以先小批量采购,然后,按照订单跟向我们下单,如此一来,就解决了这问题。同时也能避免库存带来的成本压力……”

订单式生产,目前在国际上都还不是非常流行。

国内企业真正开始大规模向订单式生产转变,是在彩电价格大战后,长虹等彩电厂积压的产品差点让这些原本日子红火的工厂破产。

零库存等先进理念,目前才刚开始。

除了之前的电子表,就连现在的BP机等,谢旸也都要求全面转换成订单生产。

没有订单,厂里宁愿停工,也不会大规模地生产。

即使生产一些备用的产品,也只是很少的时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订单?可在没有订单的时候,我们岂不是需要投入经费跟人员,先行熟悉你们的系统跟技术?”

王云川瞬间意识到了谢旸这提议中的优缺点。

优点确实是绕开了大规模采购造成的库存积压,不会对东北一机的资金形成更大的压力。

可同样,也需要投入经费,研发跟旸宏科技提供的数控技术、控制系统配套的一些机械零部件。

不然就是普通机床进行数控化改造,很多功能都无法实现,控制精度也差了不少。

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没有任何订单,东北一机也必须保持对技术研发的投入。

“王经理可以考虑一下。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

谢旸直接告辞了。

这会儿,菜都没上桌子。

“谢总,您看时间也不早了,菜马上就上来……”

王云川急了。

谈不妥,多喝喝酒,说不定就搞定了。

谢旸连酒都不喝,还怎么搞定?

“徐乐陪你吧,我还有事情。在来之前,我是在跟香江的客户谈合作,因为重视跟你们的合作,所以也没有请他们吃饭……”

谢旸的话,再一次让王云川嘴角抽搐了好几下。

说是重视!

对方一点都不在意跟东北一机的合作。

旋即一想,王云川倒也没有什么意见:滇南一机跟旸宏科技的合作,每年上万套数控车床系统,上千套数控铣床的系统。

东北一机能给什么?

即使跟杨宏科技合作,东北一机也不会保证只向市场推广旸宏数控,而是会以外国的系统为主。

没办法,外国的数控系统,花大价钱才能买回来。

谢旸没有给丝毫面子,直接在上菜之前就离开了包间。

徐乐本来要跟着离开,谢旸让他留在这里陪对方。

“侯平这狗曰的也是,这么长时间,建设到啥样了,也不找我汇报……干脆去看看那边的房子修建得如何了。”

谢旸也没打算去跟贺丘北以及任狼王一起吃饭。

他讨厌应酬。

原来不应酬不行,没法拒绝。

现在不一样了。

占据着先机,也就不用再去看人脸色,要是只为了赚点钱,给自己更好的生活,随便搞点什么都能满足了。

想要改变一些东西,也不需要那么憋屈。

开着车,到了自己选定的第一家麦当劳店的位置。

路灯下,很多下班的人逛着。

三岔路口原本的供销社老房子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被围起来的工地。

地基已经打好,建筑工人正在绑钢筋。

“你咋来了?”

见到虎头奔出现在建筑工地的入口,一身灰尘,头上顶着个竹编安全帽、跟同样打扮的付思泉两人勾肩搭背从里面走出来的侯平一脸意外。

“老板……”

付思泉看着谢旸,神色尴尬不已。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他姐付思源被谢旸看重,谢旸根本就不会给他机会。

“你们这是准备干啥?”

谢旸看着里面建筑工地依然在忙碌,谢旸问道。

他来就是想要了解一下进度。

“在工地上盯了一天,准备去吃晚饭呢!你来得正好,有人给钱了……”

侯平笑着说道。

他跟谢旸倒是不见外。

平时谢旸安排的工作,他都会很好地完成,甚至超越谢旸的预期,但是也不会仗着跟谢旸的关系,没事就去找谢旸,更不会胡乱惹事。

“行,上车吧……”

跟侯平喝酒,可比跟那些有业务往来的人喝酒有意思多了。

谢旸来这边,也是抱着这个目的。

“你等一下,我们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侯平说道。

根本就没有觉得让谢旸等自己有什么不对的。

谢旸是他认定的妹夫嘛!

“我只给你十分钟,超过时间,就自己买单……”

谢旸咧嘴笑着。

侯平没有反驳,拉着还有些发愣的付思泉就跑向不远处的租的房子。

为了督促建设进度,侯平一直都住在工地附近。

付思泉就是山鸡,上次被派出所放出来后,谢旸也没有位置安排他,可又需要付思源给自己好好地打工,索性就把他丢给了侯平。

现在看来,付思源已经没有当初双花红棍的架势,整个人也低调了。

给人感觉舒服多了。

对此,谢旸倒也没说什么。

“你今天怎么有空了?”

十分钟不到,已经完成洗澡换衣服的侯平,就拉着依然一脸尴尬的付思泉出来,径直上了车。

“出来走走,透透气。”

谢旸说道,随后问,“有没有啥地方推荐?”

对于周围环境,谢旸还没有侯平熟悉。

以前没钱,连工厂外面的大排档的假酒都得喝几杯,何况现在也不差那点钱了。

“还真有一个好去处,走吧,我给你指路……”

侯平笑着说道,随后就开始指挥着谢旸往前走。

越开谢旸越觉得周围的环境熟悉。

这是往管委会去的路?

刚才才从这边离开呢。

“管委会旁边的商业街,新开了一家大排档,味道不错,价格实惠。生意可好了。”

侯平得意地说道。

对于周围环境谢旸不了解,他很清楚。

“我说你这个老板当的也太没意思了,天天忙得门都没时间出,连周围环境都不熟悉,就是前面,到了……”

车子刚到街口拐角处。

一座破旧的民房外,用竹竿支撑着几盏电灯,上百平方米的露天场地摆放了不少的桌椅,几乎没有空位。

外面的路边停着几辆面包车、桑塔纳之类的车子。

作者_葫芦村人_其他书: 我真的只是村长 军工主宰 重生军工子弟 强国快递 超级制造帝国 超级军工帝国
相邻推荐: 最强全才快穿:偏执反派在我怀里奶唧唧塔防之全民公敌最大权限大限将至从军火商开始崛起我女朋友不可能这么可爱我的网红养成游戏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身为吸血贵族的我竟成了勇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