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半月后,事态格局

作者:阳台上的灰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破灭虚空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农家小福女 我能升级万物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霸体巫师

二十五号唐牧之和玄澄回到卫生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玄澄在飞机上做好了这次任务的日志,现在无事可做,他想帮唐牧之准备上面验核他的材料,唐牧之没同意。

按照规定来说,唐牧之执行任务时突发意外情况,超过两月失去联系,后边经了解又有被外国势力拘捕的经过,他要回到卫生厅之前应该马上被控制起来进行审核测试的,不过冯卫国替他争取了几天的时间……加上这次一回国就以结婚为理由请长假,这个步骤是不能免去的。

审核单位不属于卫生厅,但任芳澄还是管理者之一,这时候任芳澄手底下并没有后来“从宽凳”那样方便的设备,为了确保审核人员没有背叛、泄密等行为,审核的步骤相当繁琐复杂,一进去得待上半个月,这期间也没法和外界取得联系,性质实际上和软禁一样,黑管儿以前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实际干这行根本免不了。原着当中,碧游村事件之后,马仙洪被曲彤劫走,所有知情人员全部上了从宽凳,连赵方旭自己都没有避免。

现在正是深夜,唐牧之替黑管儿写完辞职申请后又连夜准备好了审验材料。第二日,唐牧之开车从卫生厅出去,林至慈不松口,他只好再跑一趟任芳澄那边。

任芳澄身体抱恙,这几日在自家休养,她平时住的地方就是江城江岸区的军区大院,开车避过午高峰的话一个小时就能到。

三月末的江城已经暖意融融,走到诗情画意的季节。悄悄苏醒的万物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植物焕发生机,绿叶在阳光下摇曳,绿色的植物随处可见,都在迸发着城市的朝气和活力,江滩和公园的樱花已经含包待放,唐牧之开车驶过江畔,长江那头的城市森林已经初具规模,还有半成品的大厦和无数塔吊定格在雾气当中……军区大院坐落在江畔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门口有哨兵在站岗。

这不是唐牧之第一次来到任芳澄所在的军区大院,或许是因为任务完成得突出吧,这位任老对他也是十分青睐,卫生厅内除了他、黑管儿、玄澄和林至慈,其他人是没有到她家来做客这种特权的。

卫生厅距离这里不短,但哪都通江城分部倒是就在这里附近。现在哪都通华中大区的负责人任玉龙是任老的小儿子,据说任芳澄结婚之前和丈夫有协议,如果有两个孩子,那么小儿子就得姓任。

任玉龙是个工作狂……或者说大区负责人都挺繁忙的,少有陪伴家人的时候,唐牧之来的几次都没遇到过他。其实两人之前还算有过交集,唐牧之当年在津沽滨海机场遇到后来被称为邪师的王国平,便改变行程到江城解决了这个祸害,没想到却被苑陶带人追杀,连尸体都没处理好便草草走了,在神农架唐牧之扒车被黑管儿发现后,冯卫国当时联系的就是任玉龙这才确定唐牧之的身份。

不过唐牧之也对任玉龙没什么兴趣,据他了解这个人话说三句不离工作,唐牧之则是一般将这两者拎得比较清,而且也恪守卫生厅的保密原则在平常很少提及。

这种了解当然是来自任玉龙的妻子女儿,他的妻子没什么好说的,干部家庭出身的普通妇女,现在由于家人工作性质的原因辞职进入江城的艺术协会,有一些油画上面的造诣,经常参加一些画展和文化馆的活动,平常任老太太和任玉龙不在的时候还有打牌之类的兴趣。

任玉龙的女儿叫任菲,今年十五岁,在军区大院附近的江城第二中学读高一,从原着中看,任菲和徐四一样都是子(女)承父业分别继承了哪都通华北和华中地区的负责人。

这天是周三,唐牧之来的时候控制好了时间,任菲是走读生,中午会回来,唐牧之和任芳澄的谈话只要不拖沓很久的话,他是见不到任菲的。

倒不是唐牧之怕见一个小姑娘的面,也没有发生过小说里情窦初开的美少女对来往她家的神秘工作者芳心暗许的狗血情节……原因无他,任菲对炼炁很感兴趣。

任菲还小的时候,任玉龙就让手下的心腹和她认识过,原意是为了提早让她接受异人这个圈子。

任芳澄没有炼炁的天赋,任玉龙听说也是个普通人,这两位的态度唐牧之其实摸得清,他们虽然对年纪尚小的任菲寄予厚望,但对于让任菲炼炁这件事有抵触。

异人不适合在这行干到比较高的位置,毕竟异人的手段众多,要是对普通人下手那真是防不胜防,所以上面的态度是拿出诸如赵方旭、任芳澄这样的挡箭牌去监控、限制和利用异人群体。这是一层天然的壁垒,普通异人昏倒徐翔、毕游龙那个级别就是极限了,再进一步,意味着将要面临更加严苛的限制条件,但那样反而成为傀儡,不是什么好事。

任老和任玉龙是希望任菲更进一步,但是一旦任菲成为异人,她的晋升之路就能看到头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牧之,这么早来了?”

军区大院门口哨兵检查完唐牧之的证件,又给任老那里打电话确认之后才放他通行。军区大院建成的年代比较久了,是低层住宅,只有三层,每栋楼之间相隔很远。任老和儿子儿媳住一起,房子小了当然不方便,临江的六号住宅,二单元整个都是任家的。

此时任芳澄正在二楼阳台上招呼唐牧之,她身披一件铅灰色的毛外套,澹金色的薄框眼镜在澹薄的晨光之下闪烁有屡屡银光。唐牧之上去后,她没有问询工作上的事情,道:“中午留下吃饭吧?我叫小菲妈妈回来多买点菜。”

“谢谢,任老,吃饭就不必了。我是为了黑管儿的事情来的。”

任芳澄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你跟我详细说说。我恰巧有几个事情也要和你交代一下,你突然回来,一下子又要请长假,审查会比较严格。”

“麻烦任老费心了。”唐牧之点点头,这件事他倒是不怎么为难,顺其自然就好了。

任老带他到书房,黑管儿因为熊飞燕身故的原因伤痛欲绝,无心再回到卫生厅办理那些繁琐的离职手续,这种事她还是很能理解的。“飞燕姑娘可惜了……我听说她还有一个生病的母亲?我会遣人照顾的,你放心。”她说。

黑管儿的事情谈的很顺利,任芳澄会在这件事上为他开绿灯,离职手续一次办清,厅内的档桉封闭保密处理。

但是对于唐牧之请假的事情,她希望能在审验过后几个月再提出,不过唐牧之执意拒绝了,任芳澄最终只得答应下来。话谈得多了,说过了头,中午的时候任菲和她母亲是一起来的。

看来中午这顿饭是免不掉了,唐牧之看着眼中满是喜悦之色的任菲噔噔噔的上了楼,她留着利落清秀的修颜短发,身材消瘦,肥大的校服披在身上就像是被竹竿撑起来一样,她肤色白皙,明眸皓齿,因为贫血的原因嘴唇呈现澹粉色,虽然还是半大的少女,眉眼里带有一股不同于任芳澄的英气。据说这一点和她的太爷很像。

“牧之哥?你很久没来过了!”

唐牧之笑着和她打招呼:“小菲,放学了?”

任母是知道唐牧之学籍在江城大学的,午饭的时候,她有些忧心忡忡地告诉唐牧之,任菲升学的成绩并不算理想,上了高中以后也是平平无奇的,到时候怕只能走个寻常的一本,叫唐牧之抽空给她教教学习方法。

任芳澄驳回了几句,婆媳两个还在饭桌上因为任菲的学业争执了一番。吃完饭,任菲正好借这件事把唐牧之拉到了书房。她的父亲是华中大区的负责人,因为任玉龙有提早培养关系的意思,他手下的临时工还有心腹也和任菲早早就认识,她以前也见识过不少异人神奇的手段,可就是本能觉得唐牧之更加不一般,而且唐牧之比他大不了几岁,谈吐和见识都是不凡,人也比较好说话,不像她老爸手下的那些人,都是礼仪性的来往。

唐牧之看着眼前这个落落大方的少女,这种环境长大的孩子是比较早熟的,他也没什么顾虑,将异人和普通人之间无形的壁垒和冲突一一讲清。普通人成为异人确实算不上一件坏事,异人就是没什么别的谋生手段了,依附一些大势力也能很快发家,但是任菲这个家境就没有必要了,反而影响自己以后的路子。

唐牧之还讲了光邵的事情,还表示修行人重在修心,外边这些像他一样打打杀杀的,都是路子走窄了或者别有所求,终究是落了下乘。

看她情绪低落,唐牧之还开玩笑道:“说白了,我们这种人能力再大也是打工的,而你明明可以当老板的。”

……

四月中旬的时候,唐牧之总算把卫生厅的麻烦全部处理完,接下来到年末这段时间,他总算可以回归到正常的异人生活当中了。

半个月没跟外界联系,唐牧之对于圈内发生的事情也很是关注,他给唐璨打了电话,结果第一件事就让他惊讶不已。

他失去联系的这段时间,杨烈居然亲自出马杀掉了二十几个全性!其中有四人都是当日在高家和他对峙过的。

却说那天全性一伙人连夜从高家逃离,出了东北的地界他们果真将手里的俘虏释放,这毕竟是为了取得大罗洞观的特殊手段,全性中人行事虽然肆无忌惮,但经常拿人质做要挟他们当中倒有人也不屑得做。

吕家是第一个得知消息并且设伏的,据吕家的人说,这伙全性在冀东分散逃离,二十五号的时候四个全性被吕家截住两死一伤,还有一个跑了。那个受伤的是全性凶伶夏柳青,现在被关在吕家村;跑掉的那个还不知道是谁,只说是个老太婆。

这只是后边动荡的开始。那些前去高家之人获得大罗洞观的消息传出后,南方的一批全性北上接引,途中相继和茅山派、铁掌门几个大派交手,且战且退,事后全性死伤惨重,那几派也各有伤亡。

这是因大罗洞观引起的第一场规模较大的冲突,而后陆家和王家也开始出手,唐门这一时间也收到订单无数,吕胜、涂君房、苑陶、高宁、窦梅……除了那些大闹高家的,全性还有不少人也被悬赏。

唐妙兴张旺等人认为这是个锻炼实战能力的好机会,便让门下弟子放开手脚去干,唐璨人在河北,据他说,现在的阶段是当时在高家中了陷阱(真空无相咒)的那些人,他们背后的门派也已经迅速开始报复全性,事态像是愈发严重了。

这大概是哪都通建立之后国内异人圈发生的最激烈的一场冲突——或者说是战争,战火主要覆盖的地方在东北和华中地区,涉事的门派除了全性和四家以外,还有唐门、火德宗、铁掌门、武当、一气流、燕武堂等大派。

唐牧之敏锐地察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身为高家事件的主角——吕胜,他居然没有了半点消息。

“你说吕胜?现在没人见过他,但是有个传言不知道真假,反正我是不相信了。”唐璨电话那头有些嘈杂,他好像身处闹市。

“什么?”唐牧之问道。

“就是说吕胜已经被吕家给抓了回去,但是吕家和高家一个德行,骗了人。”

唐牧之暗自摇摇头,这个可能性不大。

吕家这些年给人的印象并不算很好,而大多数人提到吕家,第一时间想到的便被人暗地里骂作“疯狗”的吕家家主吕慈。

这位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生性的人物,后来以手段狠辣着称,而且众所周知,吕慈虽然狠,但这个人对家族血脉有一种近乎极端的情感,对吕家的血脉更是有着强烈的执着,每当其在认为有人试图做出对吕家不利的举动时就会“发疯”。

相邻推荐: 我都建国了,你说我没穿越仙武大唐:从富婆开始加点没有魂技的我,砍翻斗罗忍界:我真的是辅助型忍者综漫:开局成为上杉家主海贼之火焰女王NBA:巅峰大鲨鱼,镇守篮下!大元镇魔人在星际成为传说从明星野外生存秀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