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七 机关算尽,终有一漏(二合一求月票)

作者:忽悠啊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信条 农家小福女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夫人还要嘴硬么?”曹城皇道开口:“莫要自误。”

“程奎也逃不掉的,神道监察,统御万灵,他能逃得过有情生灵之耳目,逃不过无情生灵之耳目。”

曹城皇对着金锁玉锁将军道:“将玄晶洞一应门人看押起来,再搜封泥观!”

封泥观其实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或者说是知道一二,但也有自己的图谋。

玄晶洞不善炼丹,封泥观会炼外丹。

这是他二者合宗之时谈判所在。

众所周知,炼丹不可能一炉只出一枚。

封泥观有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就算是玄晶洞被抓了,他们也只需一口咬定我不知道,将自身摘了出来。

不过数方算计,你来我往,都想着“三不”,不担责,不表态,不主动。

然而哪里有事事全面,如意顺心的时候。

一旦事情败露,怎么可能将自己摘了个干净。

没在玄晶洞搜出的五帝金丹法门,在封泥观搜出来了。

甚至还发现了笔记,观中丹士,已经开始模拟添三作五的炼丹过程,只不过用的是五行灵鬼作材料,炼制的也是阴丹,但其实过程差不多。

而且拿鬼炼丹也是禁忌,虽然地府阴司隐隐有这方面的灰色产业,但官家做得,你做不得,三界自有其秩序。

于是封泥观被抄,其观主惊慌之下,直接将金芯夫人之前所言爆了出来,祈求宽大处理。

曹城皇大怒:“本以为招来良善之辈入驻灵境,给出的优惠政策也很多,没想到尽是些狼子野心之辈,倒是显得本县瞎了眼,聋了耳朵一般,将你们两家放了进来,反而闹得鸡飞狗跳!”

当场下令:“封泥观查抄一切,若有反抗,可当场格杀,以藐视天庭罪论处!”

“玄晶洞一门上下,尽数入狱,若不交代,七十二道大刑,尽可交代。”

曹城皇如此一言,金芯夫人当场脸色大变:“你敢!”

原本和和气气的贵妇人形象,竟然出现了裂痕。

大量绿色斑纹出现,隐隐花香,却有着无穷藤蔓触手出现。

曹城皇喝道:“金芯夫人!本县看着刘作苓的面子上,三番五次给你机会,你不要自误!”

金芯夫人终究还是没胆气反抗,如果她已经金液还丹,或者这里不是城皇灵境……

她想不清楚,自己明明没有出手,为何这口黑锅会背到自己身上,出手的程奎反而逍遥法外。

封泥观一观,更是哇哇大哭,痛骂者有,哀嚎叫冤的也有。

只觉得自己特无辜,不知怎么就牵扯进去了。

曹昴看着一切,隐隐觉得这里面还有一点别的味道,于是看了一眼年有余。

见着年有余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透露出清澈的愚蠢,

于是刚刚兴起的念头又熄灭了下去。

“这附近能藏人的地方少,除了三界山附近,也没有别的地方。”判官开口道:“县君要继续搜查,不如往三界山附近?”

“再一个,要不要上报府君?请求其他几县配合?”

“不必了。”曹城皇皱眉:“本来有一些小动作都是默许的,但扯上了帝道之乱,就非同小可,我们不可自乱阵脚,需沉稳应对,什么叶孤辰传人究竟有没有还要另说。”

“玄晶洞一脉,和封泥观,我看都是老实门派,一向平和,不然也不会引进,如今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是被利用的一方,本县没有那么蠢,看不出来,他们顶多算是贪心有余,只作从犯。”

“程奎那支,反而需要好好查一查。”曹城皇道:“他被蒲县城皇厌恶,本该做丧家之犬,可在本县居住这段时间,吃喝住,都在食仙楼甲字房,这根本不是他的消费水平。”

崔主簿也点点头:“刚刚查了两家的账目,确实没有这一项拨款支出。”

“若是牵扯到了蒲县孙城皇……那就是大丑闻了。”曹城皇暗沉面色:“此事尚未盖棺定论,还是不要惊扰府君为好。”

“孙城皇如今在地府荒凉之处建立蕃国,自作鬼王,只怕没必要算计小黄天吧,况且此事是由五帝金丹引发。”

“不一定,小黄天那里有一朵净世白莲,乃是先天灵根,虽然品级不高,但可培育升品,可做鬼国根基,他不图五帝金丹,也有可能图谋净世白莲。”

“那也太没脸没皮吧。”崔主簿道:“而且指使程奎,也很容易引火烧身。”

“神道爱惜名声,爱护羽毛,就算孙城皇算计小黄天,要定罪也定不到他身上来,毕竟小黄天无名无分,而他是一县城皇,现在虽然创业,转战做地府鬼王去了,但名声臭了可就再难补偿回来了。”

曹城皇暗暗道:小小一个黄天,怎么有这种外劫?牵扯数方势力,这可真叫我为难。

虽然说法必公正,可要是涉及到了利益,得罪过多的人,势力,乃至于官场同僚,领导,那可就不好办了。

曹城皇在想要不要查下去的事情,因为确实有些忌惮了。

可如今乱抄家一通,也算雷声大了,若是后续算了,只怕自身能力会受到质疑。

“先找到黄天再说。”曹城皇下了命令:“发赶一切山精野怪,悬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年有余听了这么一句话,眼睛都瞪大了:“死要见尸是什么回事?我那兄弟还活着呢。”

……

另一边,黄天端坐在笼子里,尝试跟着旁边的金丝猴交流:“你会说话么?”

金丝猴:“呼啊!呼啊!”

黄天:……

这金灵出世之后就跟一群猴子生活在一起,自由自在,并不会说话。

黄天试图用神念交流,但是这个笼子能禁识念。

只得作罢,但眼咕噜一转,便开始哀嚎:“有人吗?我肚子疼!我要阿屎!”

黄天干嚎果然引来了看守,却是两头灰朴朴的鬼灵,戴着白色面具。

“伥鬼?”黄天认出来了,于是羊装骂道:“张伏龙!你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怎么出尔反尔啦!那宝物不在我身上,你把我抓来了也没用,你快把我放了,我还给你还不行么?”

伥鬼微微神色一动,显现出张胤真的面容来:“小地灵,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是你,你不是去天庭了么!”黄天一哆嗦。

“呵呵,小家伙,够聪明啊。”

黄天连忙道:“我就说张伏龙十分讲义气,一诺千金,您是张伏龙的祖父,他的一切美好品格,肯定是您的言传身教,不如把我放了吧。”

张胤真似笑非笑,那伥鬼显露出笑面虎纹,十分乖张邪戾:“倒不是为了息壤,小千级数的息壤,是为了你啊。”

黄天一惊:“为了我?您别开玩笑了。”

“我不过一个三无毛神,没背景,没势力,还穷。”

张胤真笑呵呵:“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身世。”

黄天一念:我的身世?这老白虎莫非是知道什么?

张胤真开口道:“大概六年前,本君忽然感到一阵滔天气势,有无穷威压,一闪而逝。”

“当时本神前去寻找,结果只看见了你出世。”

“……”

黄天冷汗一出,终于知道观卦是什么意思了,不是自己在小心观察,而是这位在观察自己啊。

云从龙风从虎,虎又为山君,风地观,这卦象是在告诉自己被人盯上了啊!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而且是一直被盯着……

“本君尚且不知道有没有危险,便观察了你几年……”

“得知你被选入灵境,便叫我那孙儿与你近距离接触一番。”

“可惜我期间另有奇遇,被白虎星宫的星君看上,本来想要晚些再把你收割的,可你成长得太快了,叫人忌惮……”

“那种存在的精血造化出来的生灵,定然是有其传承在身上的……就算没有,把你的神道真种挖出来,看看源自大神的神性,又是承载何种大道,虽然只是一枚大道种子,但也足够了!”

“就算大道与我不合,但只要李代桃僵,成为那位的子嗣,便也能得逆天改命,得一份源源不断的气数!”

平分气运之法,其中有三,一为结为夫妻,夫妻一体,二为结为兄弟姐妹或者认干爹,收义子,三是取而代之。

张胤真从一开始就看见了黄天体内的神性粗壮十分,更胜寻常神祇百倍,别人是牛毛粗细,黄天是如同毛线一般粗。

第二便是黄天生而知之,智慧异常,知道要学习,要进入体制内,而且十分谨慎。

这叫张胤真觉得黄天必然有血脉传承。

第三便是黄天运气好得出奇,分明是要对黄天不利的蛮荒洲修士,结果硬生生飞出一个龙子来帮其挡劫。

不过毛神级数,就能进入秘境探索,获取好几种先天法器,要是实力再次提升,气运再次勃发,那必然会一飞冲天。

这股气运,是隐而不发,但只要时机对应,便会慢慢挖掘出来……

张胤真终究还是忍耐不住自己的贪心,开始设局,无论是程奎,还是玄晶洞刘作苓的死,还是五帝金丹法门,又或者是其他……

甚至张胤真还和天妖洲那边有一定联系。

不过,能去天庭,虽然只是一个座骑,那也是再好不过了。

黄天已经毛骨悚然,好在自己只是捏的一个化身,这个老白虎真真身也不在这里,只隔空控制着本命伥鬼。

外面那些想要炼制五帝金丹的,自认为是叶天帝传人的,都只是这个老白虎设计的背锅的。

等着曹城皇找来,黄天已经被挖走了神道真种,抽干了气运气数,这些东西自有办法送到天庭他手中,一切因果,便都和他无关了。

这些算计,有的布置在五年前,有的不过是最近才布置,但一起发作起来,才有如今的效果。

张胤真将黄天从笼子里抓起。

正要褫夺黄天的神道真种。

突然面色一变:“假的!”

黄天哈哈大笑:“饶你奸滑似鬼,今日也算计不成。”

张胤真面色仍定:“假的又如何,哪怕只拿了你一道神性,老夫也有办法对付你。”

然而黄天面色微微一变,哈哈大笑:“老东西!你的事发了!”

只见着外面轰轰乱响,好似炸雷!

一头都天神魔,和着一个企图修炼五帝金丹的修士斗法。

这斗法声响引来了城皇等一众来寻黄天的神众。

“好胆!”

而另一边,张伏龙面沉如水,也往此处赶来,昨日黄天将小百灵派出,给张伏龙写了一封信,信中写明:出尔反尔,言而无信,既舍不得宝物,当日既说明,何必现在来谋害小弟性命?

张伏龙继承祖父家业,成为福地之主,位合七品神山,实力等同地仙,治下山民数万,如何会舍不得息壤。

见黄天此信,便有些发怒:“小儿嘴臭!欺我太盛!简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亏得他手底下从神提醒:“那黄天乃是向少君求助呢,只怕少君不来,故用此激将法。”

张伏龙生气归生气,但脑子运转不差:“定是他以为我走漏了消息,所以试探于我。”

当下又一念:“我从未与人说过,除了祖父,但祖父对此也是赞同。”

“别人只道舍小取大,却不知道舍大取小的智慧,我得镇山,那处大千世界残破之气运,最后基本落在中央镇山处,我以息壤换之,看似吃亏,其实好处无穷。”

“不过祖父也说,可取三可取四,无需只取其一,息壤和镇山都该与我有缘,但我没有一开始先下手为强,不然直接杀了地灵黄天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情来。”

张伏龙暗暗摇头:祖父理念有失偏颇,隐隐入魔,不够堂皇正道。

随后一念:“我没有算计小黄天,那就是祖父算计的了,糟了,祖父这是要给我上一课啊!”

于是张伏龙急急忙忙出发赶来。

张胤真感应到自家孙儿气息,微微皱眉:“他这臭小子掺和进来干嘛?”

黄天道:“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我当时以为你是要夺我根基,成就你的孙儿,没想到,你连你孙子也算计了!”

黄天倒打一耙,决口不提是自己叫张伏龙来的:“只怕到时候,张伏龙也是一身腥臊。”

“果然是生而知之,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破局法子,还是那位教你的?”

“你猜。”

张胤真将黄天放下:“也罢,命里无时莫强求,我既然已清了因果,入了天庭,前途自然广大,也不好牵扯到我那孙儿,但你这化身知道了太多也不好。”

当下一抓,将黄天这具化身抓碎了,其中藏匿的一道神性显露出来,如同蚯引一般蠕动的金黄色神性似乎就要逃离魔爪。

张胤真根本不给这个机会,一道太白神金罡风便将其碎作星星点点,几乎不见踪迹。

整个人又消散了去。

而黄天真身处,只觉得脑袋一疼,便骂道:“该死的老白虎,谁告诉你把化身消灭了就可以不留痕迹的!”

但又微微一念:“我损失了那道神性不是白损失的,正好落地之处,算我第八处地灵宝穴,隐藏在三界山中,不外显,倒是符合了左辅右弼的格局。”

也算是强行不亏,黄天开始动身,离开老窝,前往三界山,再不出现,只怕就要露馅,这么多人以为自己真身被抓,那就得真身前往,如今那里那么多人,黄天倒是没有后顾之忧。

黄天遁地前往,如今速度非凡,很快就到了分身遭劫之地。

用李代桃僵,瞒天过海之法,总算将此劫度过去了,黄天的cpu都快烧掉了。

老白虎这个算计的仇,黄天已经记下了。

去天庭了当坐骑是吧!等小爷混进了天庭,一定要推广宠物阉割技术。

黄天暗恨恨念道。

而在天庭白虎星宫的张胤真,此时已经显化原型,趴在兽栏之中,周边白虎星辰元气无穷,正在将其肉身慢慢转化。

此时感应到算计失败,微微皱眉:“早知道就提前出手了,叫他得了名势,反而一飞冲天了,”

不过倒也不在意,此时一人在天,一人在地,地神少有入天庭者。

而三界山中,黄天炼制的迷你都天神魔也算厉害,那个被张胤真利用的散修,叫做邱明如,本身也是修行五行之道。也确实是获取了一部分阉割版五帝神通,本身修为处于人仙巅峰,但不知为何,数次突破金液还丹之境都失败了。

不甘于此的邱明如和某个反天组织勾搭上了,期间有没有张胤真暗中穿针引线尚且不清楚,反正邱明如借此获得了一些资源,开始谋划五帝金丹,这也是张胤真套娃之后再套娃之中最后的背锅人。

邱明如甚至不知道张胤真的存在,他只是捡到了一杆神道法器,虎威聚义幡。此幡原是占山为王的匪寇,在招兵买马,立下聚义堂口之时所设,聚集草莽龙气,虎威煞气,曾经是张胤真还是虎妖之时的法器,后来便用来祭炼伥鬼。

伥鬼是老虎食人之所化,是不得轮回之恶鬼,是虎仆是也,邱明如以为是无主神器,其实暗中已经被张胤真操控,成了活伥幡奴。

张胤真刚刚第一时间将虎威聚义幡撤去法力,邱明如就瞬间清醒过来,暗自后悔:“我怎么会做出如此不智之事!”

偏偏这个时候城皇人马,黄天派来的都天神魔,乃至于激将而来的张伏龙,天庭厨神忍三痴都到场了,他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遁!”邱明如运出太白玄金遁光,一头头五行灵鬼道兵飞出,替他断后。

他自己祭炼有一把正逆五行轮,不佛不道,上面有刻有五行地狱,每一地狱有三百灵鬼,其中火鬼有御火之能,水鬼有排潮催浪之功,木鬼善瘟毒,金鬼善争伐,土鬼有搬山撼地之能。

排布大阵,诸多变化功用。

然而千不该,万不该,遇到陆判官,只见陆判持笔一点:“定!”那五行灵鬼便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动弹不得。

张伏龙更是直接拦截太白玄金遁光:“哪里逃!”

年有余和灶三娘冲入内里,只见着笼子里面的金丝猴,和碎裂一地的黄天化身壳子,于是嚎啕大哭:“兄弟!我对不住你是啊!你死得好惨啊!”

“那歹人残忍如此,竟然将你分了尸,拼都拼不起来了!”

黄天这时候刚刚赶到,听着年有余光打雷不下雨,哭音之中隐隐还能听出调子,不知道是在唱歌还是怎么样。

“我没死呢。”黄天遁了出来。

年有余立马配合起来:“还活着!还活着!”

黄天将化身碎片收起,但损失的神性已经消散了,融入了大地之中。

“怎么回事?”年有余好奇道:“怎么我一没看住你,就被人抓走了?叫我张罗东张罗西的,四处搬救兵。”

年有余还没说完,外面陆判他们就进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个五行地狱轮。

张伏龙提着一颗头颅也进来了:“本来先要拘拿魂魄,结果魂魄自己裂开了。”

黄天看向张伏龙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张胤真的事情。

“小黄天,你且将此事细细讲来。”陆判第一时间就要录口供。

黄天只能将自己经历的事情讲了一遍。

“程奎抓到了没?”黄天只问了这么一句话?

陆判点点头:“这个家伙不简单,知道三界山内有一条横穿万神结界到蛮荒洲的甬道,可能跟反天组织有联系。”

“另外他供出了和玄晶洞金芯夫人的合作,其中基本都是算计你,拿你炼丹的。”

黄天沉默良久:“抓到了就好,只是这五行精灵炼丹的法门一日不绝,我便危险一日,只能努力提升我的实力了。”

年有余呼呼道:“对啊,现在我,三娘,曹家哥哥,兰心姐姐,都是九品阴神境界了,就你还是游神......再不努力,等我上天庭了,想要给你开后门都不知道开什么后门。”

黄天:........

张伏龙看了一眼黄天:“以后少拐弯抹角,本君就回去了。”

黄天开口道:“多谢山君解围了,今天山君不来,我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却是隐晦表达:“你家祖宗算计的我,你也扯不开关系。”

张伏龙面不改色:“阴私算计,终究不是正道,还需堂皇正道才可走得长远,没有我,这些人也注定会失败的。”

年有余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只还感谢:“张家哥哥真仗义,还得是灵境里面不打不相识,交情过硬,那么大老远,说一句就赶着过来了!”

黄天又一一道谢那些赶着过来的神灵,精怪:“真是劳烦大家了,此次劫后余生,我亲自做些好吃的招待诸位,到时候山中一聚,还请各位务必光临。”

“这算什么事情!”崔主簿道:“快些回去吧,厨神大赛因为你失踪了都中止了,快些接着回去参加比赛,全场现在就你人气最高!”

相邻推荐: 异化武道随身空间之红楼枭臣仙人只想躺着我的地球OL游戏诸天尽头中的一道光血之圣典三国:朕的底牌是玩家重生捡漏高手夫人让我三更死大枭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