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心灵煎熬

作者:暗石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信条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霸体巫师 农家小福女 我能升级万物 破灭虚空 决战龙腾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邢立岩平生第一次请四叔在饭店吃饭,特意选了附近的一家高档饭店。

两人点好菜之后,岳文轩问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被四叔的一双眼盯着,邢立岩顿时红了脸,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还扭捏起来了?看你这羞答答的样子,不会是有心上人了吧?”岳文轩故意调侃道。

半天之后,邢立岩也就憋出一句话来:“什么都瞒不过四叔的眼睛。”

“你都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二十三岁的小伙子也到了找对象的时候,这有什么好害臊的。

跟我说说你看中的那个姑娘是个什么情况?

只要这姑娘的家庭*分没问题,其他方面就算差一点啊,也不大要紧。”

岳文轩最担心的就是邢立岩像家民当初那样找一个家庭*分有问题的女孩,如果是这样,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同意。

只要不是他最担心的这一点,哪怕女方的家庭条件差一点,或者是个人条件差一点,他都不介意。

邢立岩还是不敢把实话说出来,只敢避重就轻的回答道:“家庭*分肯定没问题,她的个人条件也挺好,和我是大学同学。”

岳文轩狐疑的问道:“你个臭小子怎么还和我打起哑谜来了,女方这么好的条件,打着灯笼都难找,至于让你这么为难吗?

到底有什么开不了口的,你就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娘们唧唧的,一点爷们的利索劲儿都没有。”

看到四叔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邢立岩给自己鼓了鼓劲儿,壮着胆子说道:

“我和尹兰从大二那会儿就开始谈对象了,就是一直不敢和家里说。”

岳文轩皱起眉头,初听到这个消息,他心里不太舒服。

但这点不舒服也只是持续了片刻时间,他很快就释然了。

之所以初听到这个消息心得有点不舒服,是因为他这些年一直都把邢立岩当成养子对待。

邢立岩实际上只比他小七岁,但因为他的思想太成熟,而且结婚又早,刚刚收养邢立岩那会儿,邢立岩又是一个小孩子,他也就理所当然的把邢立岩当成了自己的养子。

而孟尹兰又是岳文轩的小姨子,他初一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有点无法接受。

也就是他四世为人,又是现代的思想观念,这才能很快接受这件事,

毕竟邢立岩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年龄差距又很小,他在心理上把邢立岩当成了养子,实际上仅仅七岁的年龄差距,养父子的关系并不合适。

收养关系不一定就得是养父子关系,这只是他自己以及全家人的潜意识认知。

这个认知还是他自己造成的。

他的思想太过成熟,再加上他在家里的辈分高,除了小舅子孟旭川之外,差不多算是同龄的这几个小伙子都是他的晚辈,邢立岩把他当成养父一般尊重并不突兀,这才给了自己以及全家人这样的错觉。

但这么多年下来,他自己以及全家人都已经在潜意识里默认了这种关系,想要改变,大家恐怕很难转过这个弯来。

想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邢立岩才迟迟不敢开口,把他和孟尹兰的感情挑明。

一旦他挑明这件事,必然会遭到全家人的激烈反对。

无论是血缘上还是法律上,他和孟尹兰谈对象都没有任何障碍。

但情感上却很难让人认同。

如果岳文轩是这个时代成长起来的人,接受的是这个时代的思想教育,他肯定也无法接受。

看到四叔皱起眉头,邢立岩的一颗心紧紧揪成了一团,心脏勐烈跳动,他在这一刻就仿佛是一个紧张的等待法官宣判的犯人。

等待了片刻,岳文轩终于开口:“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这个消息要是让家里的其他人知道,估计咱们家都得炸了。”

看到四叔竟然没有直接反对,邢立岩喜出望外,他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四叔的意思是……你不反对?”

“一时之间确实接受不了,但想一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你和我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咱俩的年龄差距又不大。

既然你和尹兰两情相悦,我要是因为这种理由拆散你们两个,那就太封建了。”

听了这些话,邢立岩顿时激动的落下泪来,他哽咽地说道:

“我原本也没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但我和尹兰从高二开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学,接触的多了,竟然不受控制的有了感情。

曾经我们两个也都纠结过,也考虑过悬崖勒马,也曾经分开过半年时间,但感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最后我们两个还是决定共同面对。

我让四叔失望了!”

在岳文轩的认知中,邢立岩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现在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好了,不要哭了,四叔能理解你们两个。

既然两情相悦,那就相扶相携的走下去好了。”

邢立岩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

“附近的邻居都知道咱家的关系,我和尹兰走在一起,少不了会被人说三道四,一想到四叔这么体面的人被人指指点点,我的心里就很难受,特别痛恨自己。”

“多大点事,不想让咱家成为邻居们议论的中心,那就想办法解决好了,这又不是多难的事情。”

听到四叔说的这么轻松,邢立岩顿时来了精神,期盼的问道:“四叔有什么好办法?”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喊我四叔了,改成喊我四哥。

回去我就和家里人解释,咱俩年龄差距太小,现在你工作了,喊四叔不合适,别人问起来,总要解释一大堆。

从今天开始,你尽量多回家,一有机会就多喊我几声四哥。

就这么过上半年,不管是家人也好,还是邻居们也好,自然也就习惯了。

等其他人习惯之后,由我来提议,撮合你和尹兰在一起,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这么一套流程走下来,家里的其他人应该都能接受,邻居们也不会说嘴。”

岳文轩很快就有了应对办法。

听了四叔的安排,邢立岩佩服的五体投地。

果然还是四叔的阅历多、能力强,这么快就有了这么好的应对办法。

这样的办法,他就算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

岳文轩继续叮嘱邢立岩:“你回头一定要和尹兰说好,在此期间千万不要暴露了。

只要你俩不暴露,最多让你们两个多等上半年时间,我就能名正言顺的为你们两个安排婚事了。

要是说漏了嘴,你俩应该能想象得到,必然会是一片激烈反对声,平添麻烦和是非。”

“知道了,四叔。你这个办法确实很好,我们两个肯定不会说漏嘴,在此期间,也一定不会让其他人发现我们两个的真实关系,肯定不会给你添麻烦。”邢立岩郑重说道。

如何对家里人挑明这件事,简直就要把邢立岩给愁死了,难得四叔能想出这么好的一个办法,他当然要积极配合,肯定不会出一点纰漏。

“从现在开始就不要喊我四叔了,喊我四哥,你要尽快习惯这个新的称呼。”

“知道了,四叔……不是,换个新称呼,我还真的喊不出来。”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改变称呼,邢立岩却很难过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虽然岳文轩只比他大七岁,但在这些年当中,邢立岩一直都是把岳文轩当成父亲一般尊重。

如果不喊四叔,而要改成喊四哥,邢立岩总觉得这是一种对感情的亵渎。

尽管知道四叔的这个办法很好,但仅仅是称呼改变这一关,他就无法心安理得的喊出来。

看到邢立岩沉默半天,始终都喊不出来,岳文轩语气温和的说道:

“不过就是一个称呼,称呼只是对外的一个符号,咱俩的感情并不会因为称呼的改变就变澹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岳文轩温和的语气,反而加重了邢立岩心里的负疚感,这么一个平常极为勇敢坚强的孩子,再一次泪崩了。

这个时代的人感情都很内敛,邢立岩情绪如此激动,也只是紧紧抱着岳文轩的一条胳膊,把头埋在他的胳膊上,就这么痛哭起来。

“四叔,你永远都是我的四叔,我不想改变这个称呼!

我现在特别痛恨我自己,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畜生!

你是我心中最敬重的四叔,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就是四叔,我怎么可以改变这个称呼?

我不是人!”

岳文轩的心中也很酸涩,他现在说不出安慰的话,也只能轻轻拍打他的后背来安慰他。

他和邢立岩没什么血缘关系,一个称呼的改变很简单,但心中的那道枷锁却很难打破。

看到邢立岩痛哭流涕的样子,岳文轩觉得自己可能高估了大家对这件事的承受能力。

他的这个办法确实可行,但要想让所有人心安理得的接受,也许需要更长的时间。

吃了一顿沉闷的午饭,离开的时候,邢立岩的两只眼睛都是红肿的。

岳文轩和他说好晚上回家,而且不能露出痕迹来,晚上的时候最好能开口喊他四哥,如果实在喊不出来,慢慢来也可以,但不能情绪激动。

原本这件事儿最难接受的人应该是岳文轩,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他的反对力度最大。

现在倒好,他很理智的接受了这件事,邢立岩这个当事人反而还处于纠结当中。

岳文轩无法想象,如果他没有开明的现代思想,这件事最终又会闹到什么地步。

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和理解,就算邢立岩和孟尹兰最终能走到一起,恐怕也要闹得家里鸡飞狗跳,两个当事人必然也要承受很长时间的心灵煎熬。

如果两个当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差,说不定还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晚上回到家,邢立岩一直表现的很沉闷,吃饭期间几乎没怎么说话。

大家还以为他刚刚参加工作,可能工作上不太顺心,都没有太往心里去。

吃过晚饭,大嫂和孟尹宁把碗快收拾利索,一家人坐在屋里说话。

岳文轩说道:“我有两个朋友在立岩的单位当领导,今天中午特意请了他们两个和立岩一起吃饭,也好让他们适当的关照一下立岩和尹兰。

结果就因为立岩喊我四叔,解释了一大堆,差点没有被他们灌醉。

现在立岩也参加工作了,我俩的年龄又仅仅相差七岁,明明就是一辈人,以后还是别喊四叔了,改成喊四哥吧。”

岳文轩随意这么一说,大家都当成乐子来听,谁都没有往心里去,老太太笑着说道:

“你俩仅仅差七岁,从年龄上来看确实就是一辈人,喊你四哥才是应当的。

偏偏你自己愿意往大辈上钻,当叔当惯了,刚认识那年非要让俩孩子喊叔。

现在后悔了吧?

就算后悔恐怕也晚了,立岩喊了这么多年的四书,你再让孩子改喊四哥,哪那么好改。”

岳文轩语气坚决的说道:“不好改也得改,家民他们喊我四叔,那是没办法,我确实是他们亲叔叔,我就算想要冒充年轻人也冒充不了,只能就这么认了。

立岩和我又没什么血缘关系,我俩看着一般大,他喊我四叔不是把我喊老了?

他这么一喊,别人还不得以为我有四十?”

大家都哈哈大笑,这样的岳文轩,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岳文轩看向邢立岩,语气认真的说道:“立岩,以后喊我四哥,再也不要喊我四叔了,必须得改,听到没有?

要不你现在就喊我一声四哥,让我听一听。”

尽管已经做了一下午的心理建设,但一声简简单单的四哥,邢立岩还是喊不出来。

岳文轩看到邢立岩眼圈发红,担心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赶紧说道:

“就是你今天不喊,明天也必须得把这个称呼给改了。

能不能办到?”

“四叔,我尽量。”

听到邢立岩继续喊四叔,大家都跟着大笑起来。

孟尹宁说道:“当初立岩喊我四婶,我特别的不自在,明明差不了几岁,干嘛非得把我喊老一辈,我真的很不习惯。

但我看文轩当四叔当的挺自在,就没好意思让孩子把称呼给改了。

立岩喊四婶喊了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习惯了,他又要让孩子把称呼给改了。

就没他这样的,也太霸道了,想当叔就当叔,想当哥就当哥,要我说立岩就得立场坚定一点,哪能让他这么简单就随了意。”

作者_暗石_其他书: 我薅羊毛能大爆 抢到一个世界 穿越携带乾坤鼎 神通抽奖盘
相邻推荐: 快穿之教你做人奈欧斯的奇幻漂流我的邻居是柯南风起明末我的魔神游戏地上足球:C罗以为我去辅佐他我缔造了国产游戏神话全球神卡时代全民铸兵:开局造出复活甲现代长生:从八段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