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又入狼窝

作者:童园无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决战龙腾 霸体巫师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农家小福女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郑八斤防着这个卫子,当然没有时间去照管林诗娅。

虽然说刘文青表现出是真的要放自己走,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也没有问卫子的过去,知道的越多,反而对自己不利,这是江湖规矩。

选择晚上出发,是不想再呆在那里,万一刘文青的老大知道,不放自己走,那不是相当麻烦。

传说,那位叫阿奇的人,可是杀人不眨眼,而且,手里的人足有两万。

经过几处卡点,看着是自家车子,都没有人拦下,而是顺利通过,士兵们还对着卫子等人敬个军礼。

这时,车子停下,卫子从车上下来,说道:“从这里一直走,很快就是别人的地盘,不方便再送你们。”

郑八斤点点头,说道:“谢谢。”

卫子头也不回,径直往回而去。

郑八斤一愣,看一眼面色苍白的林诗娅,说道:“你没事吧!”

林诗娅像是生他的手,不回答,还把头偏向一边。

郑八斤也不理会,发起车子就走,心说,女人就不能太惯着,不然,太把自己当个人,把别人不当人。

走没多远,郑八斤突然把车灯关掉,速度虽然没有刚才卫子开着快,但是,也是在三十来码。

对于一辆破三轮,在这种坑塘横行的土路上,也算是飚车。

林诗娅终于奇怪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关灯!”

“哼,不关灯等着别人当活靶子。”郑八斤说道,心想,难不成还不相信我的技术,有些事情,闭着眼睛都可以。

林诗娅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不再说话。

不过,比起刚才那个叫卫子的人来说,郑八斤这车,算是开得温柔无比,不然,可惜刚刚吃下的肉。

幸运的是,这一路上,竟然没有再受到阻挡,一直到天亮,车子开进一座小镇。

终于有人查岗,郑八斤掏出证件,两个士兵左看右看,说道:“原来是大国人,来这里做什么?”

“只是路过,没有其他的事情。”郑八斤给他的是王安这个证件,对方一定不会再管。

因为,这里已经不再是面北,而是老挝,不会无端抓一个大国的警督,再度挑起事端。

“需要我们配合吗?”那人见他不说,以为是执行什么重要任务,很是友善地问道。

“不用!”郑八斤说着,“有烟给一只抽抽!”

那人点点头,掏出一支不知名的香烟递来,还帮他点着火。

这烟的味儿很浓,林诗娅都不自觉地轻咳两声。

“你马子不错!”那人笑着,挥手放行。

郑八斤点点头,也不否认,开着车离开。

林诗娅不高兴地看着郑八斤,说道:“我什么时候成你的马子?”

“可能人家说的不是你!”郑八斤没好气地说道。

“哼,这里只有你我二人……”

“你是说,还能发生点什么?”郑八斤淡淡一笑。

“你……”

“我什么?那你回头去向他们解释一下,谁稀罕一样?要不是看着你可怜,怕你一个人落在异国他乡,老子一个人离开,毫无任何负担,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家里,喝着茶,泡着个漂亮而又温柔的小妞呢。”

林诗娅气得说不出话来,从小到大,没有人这样跟她说话,就连长大之后,在大国来读书,参加工作,人们见到她,都是爱慕有加,就没有人不稀罕。

当然,现在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离开郑八斤,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朋友,没有郑八斤相助,她是寸步难行。

郑八斤也不再理会她,而是驱车一直往前,穿过小镇,继续往东而去。

“喂,臭坏蛋,你要带我去哪里?”沉默一会的林诗娅,终于忍不住,沉声问道。

“到时你就知道!”郑八斤说完,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其实,他一直在观察着周围,根本就没有医院之类的,不然,想带她去换一下肩膀上的药,顺便检查一下伤口,万一化浓就不好。

“哼!”林诗娅心里暗骂一句,拽什么?

早在从刘文青的地盘出来,她就有一个疑问,回大国为何往东而行,没有人理会她。

后来,她以为是要采取迂回之法,借道老挝。

但是,这会儿也是越走越远的样子,心里不免疑惑重重。

可恨的是,这个男子,竟然不跟她解释,有种刚出虎口又进狼窝的感觉。

其实,郑八斤也想尽快回国,如果跨越几个国家,迂回到日本,那真是千里走单骑,不知要猴年马月。

但是,既然已经出国,就要有点收获。

他已经看过,刘文青说偏三轮里有子弹,其实,也就两个弹夹,十几颗子弹,合着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深入虎穴,最后的收获就是这辆破三轮和一只手枪。

三轮不值几个钱,手枪带回国内一文不值,还得交公,总得再弄点什么,才对得起自己不是。

两天后,经过一片山林,突然发现,车子走不动。

郑八斤下来,检查一下油还有半厢,发动机出问题,一时半会儿根本就修不好。

而且,还没有工具,简直就是抓瞎。

只能等待。

林诗娅还在生他的气,这会儿也不理他,而是拿出一块干粮慢慢啃着。

不过,她的伤没什么大问题,已经开始长肉,就是很痒。

郑八斤闲着也是无事,帮她把纱布换下,重新弄点狗屎花捶细敷上,再撕一块衣服上的布帮她包扎。

林诗娅的脸色终于好看许多,但是,也不表示感谢。

这时,一辆东方车开过来。

郑八斤站在路中间,挥手叫停。

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络腮胡子,沉声说道:“怎么回事?”

“车子出故障,走不动,帮帮忙!”听到对方会说普通话,感觉上就有几分亲近。

“不会是没油吧?”

“不是,应该是发动机出问题。”郑八斤笑着,摇摇头。

“那你这是要去哪儿?”对方显然也是久跑江湖之人,说话客气许多。

“要去越南,能不能搭一下车。”郑八斤打算把偏一轮丢掉,带回去不值几个钱,关键是很难修好。

“好吧!”那人客气地打开车厢门,说道,“要不,把你的车放后面,前方有个小镇,到那里有修车的,看还能不能修好。”

“好好好。”郑八斤大喜过望,这种好事情,竟然让自己撞上。

这时,车上跳下来一个伙子,不过二十岁的样子,跟着郑八斤,三个人把偏三轮推到货车后面。

小伙子跳上车,说道:“你二人在下面用力,先把车头抬起,我在上面接着。”

郑八斤点点头,还不等络腮胡出手,就一个人把车头抬起,递给小伙子抓着,再抬起后面,一用力,偏三轮竟然整个车子都进入货厢。

“小伙子,你力气挺大的。”络腮胡夸着,还竖起大指。

郑八斤也不客气,接受对方的表扬,说道:“还没请教老兄高姓大名?”

“叫我阿山就行,他叫阿川,是我兄弟。”

郑八斤点点头,叫声阿山哥,看着车厢是空的,不由好奇问道:“阿山哥,你们这是要去运什么材料。”

“前方小镇上,收了一些古树茶,正要运到越南去,换一点腰果回来。”

说着,阿山示意郑八斤和林诗娅上车,坐到后排,还笑着说道:“你这马子很正点,不是老挝人吧?”

“不是,她是大国人。”郑八斤笑着,把一边寒着脸的林诗娅扛上车。

她已经听说要去越南,心里着急,但是,又不敢反对,心里很清楚,自从到这个地方,就是一只小绵羊,只能见机行事,离不开男人的保护。

但是,心里又害怕,这个人模人样的小伙,会不会把她卖掉?

老挝并不富裕,能在这个时候玩得起双排座东风小卡的人,自然是脑壳比较好使,而且有一定经济基础之人。

郑八斤打算结交一下,就拿出刘文青帮他准备的干粮分给二人。

对方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吃。

一路谈着家常,旅途就不寂寞。

郑八斤给他们指明一条路,能不能直接拉到大国,现在对茶叶需求量大。

阿山笑着说:“想是想,但是,无法打通关卡。本来也做过,接触过那边一个商人,但是,这两年那人好像犯点事,被抓,也就断掉财路,只能便宜一点,运往越南。”

“是这样呀。”郑八斤沉吟片刻,说道,“大国我认识一些人,要不,你现在跟我走,我找人来谈,相信可以打通。”

“等打通再说吧!”络腮胡笑笑,没有答应郑八斤。

这也能理解,第一次见面,人家就跟着你拉着货出国,万一被黑,损失钱财是少,老命要紧。

正说着,已经到达小镇,到外是茶叶店。

也不知他们是要卖给谁?根本就看不见买主。

郑八斤突然兴趣上头,笑着说道:“像这种好一点的茶叶,多少钱收购得到?”

“两百多基普一斤!”

两百多?

郑八斤心中大喜,按照汇率,那不就是一角钱左右一斤,也太便宜了吧?

对了,一定是太过于闭塞,有好东西拿不出去,又消耗不掉,只能贱卖。

正说着,车子已经停下。

郑八斤看到一个小得可怜的修车铺,心想,能不能修好?

阿山已经开门下车,打开货厢,对修车的小伙子说了几句,那人摇摇头。

阿山上车,说道:“修不了,人家只会点简单的,比如补胎加气,对发动机一无所知。”

郑八斤已经不关心修车的事情,一心只想把络腮胡忽悠到大国,到时,自己把大量的火腿给他,就让他拉茶叶过去。

对了,还得成立个什么贸易公司。

相邻推荐: 我的夫妻关系竟能数据化桃花扇之临安雨落农业巨头从1983开始我的玩家在末世刷刷刷重生1992:开局被大舅哥暴打神秘复苏之镜仙我在神秘复苏当太阳帝君文娱之顶流艺术家我们的家族没落了大明:家父九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