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结尾的故事

作者:凉风袅袅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战场合同工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攻约梁山 我能升级万物 霸体巫师 破灭虚空

萧长风出战的第一年,苏念云和傅铭把药材生意完全覆盖到了漠北各地,并且还向朝廷捐赠了六十万两银钱当军费。

相比于之前在漠北时,她出的钱翻了一番。

朝中上下这才知道,原来皇上背后不仅有天下第一富商傅家作为支撑,这位太皇太后义女念云公主也出力不少。

此时,大家再想当初,六皇子利用太子和小萧侯因念云公主而起争执,企图篡位,就明白的确是六皇子太贪功冒进了。

这是新帝下的一盘大棋而已。

什么觊觎臣子未婚妻、和小萧侯因为念云公主而反目之类的,根本就是诱敌深入的一个计策。

念云公主背后是太皇太后,念云公主扶持十八皇子,太皇太后出面肃正视听,这前后因果就更加清楚明了了。

一时间,苏念云虽然不在朝中任职,但是却没有哪位大臣敢瞧轻她,甚至再没有说她是非。

这个女人终究是在太皇太后身边长大的,她的处事手段肖似太皇太后,没有任何毛病。

当苏念云向朝廷捐完钱财后,又把苏家村和京中生意都安置妥当,她就立即带上早就收拾好的行囊,带着景儿出发往漠北。

刚刚新婚的苏命,带着商队一路护送着他们母子。

年关将至,当苏念云带着孩子出现在漠北时,萧长风大吃一惊。

“你,怎么来了?”他眼中,是连番征战的疲惫,更多的却是惊喜。

苏念云莞尔一笑,“抱歉了,我可等不了三年那么久……”

历经那么多的坎坷,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她怎么可以忍受和爱人分开那么长时间。

“可是漠北这里……”萧长风想说战争会有所波及,万一番邦拼死反击……

尽管这些事在梦中经历过,而且最后他都完美解决,但是他始终不希望苏念云在这里犯险。

苏念云摇摇头,“漠北是我的家,你忘了吗?”

她定居在这里,有什么不习惯的,她爱的人在这里,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这样来,太皇太后那里……”

“你放心吧,就是太皇太后同意我来的。”

她之前想的是一直守在太皇太后身边,可是太皇太后自先帝下葬之后,就越来越少见人。

其他人,太皇太后能不见就不见了,而苏念云去三次,也只能得见太皇太后一面。

孙嬷嬷向苏念云保证,太后身体很好,只是真的想静下心来修佛,为先皇和太上皇祈福。

苏念云这才放下心来。

离开京城前,她把刘嬷嬷送回宫中,继续和孙嬷嬷照顾太皇太后。

有刘嬷嬷在太皇太后身边,苏念云也更安心些。

当新帝得知苏念云再度带着人去了漠北时,他脸上也不知是什么神色,只愣愣的执笔,任由朱红的墨汁滴落眼前的奏折上。

忽然,一双柔夷从身后环住他,“皇上,可是有什么难事,让你如此为难?”

赵承霁不回头,也知道是南宫玥。

他拍拍她的手,“倒是不为难,只是难办而已,略微走了些神。”

南宫玥帮他把笔收走,然后把一碗参汤放到他手里,“这是我特意为皇上熬制补身的,之前在别院的时候,皇上最喜欢喝我煮的汤了。”

赵承霁顺势喝了一口,然后深情的看着她,“不仅之前,朕现在也很爱喝。”

南宫玥被他的深情眼神看到脸色发红,她羞赧的道,“那……皇上,您今晚去我那里么?”

赵承霁指指面前的一堆折子,“倘若这些事处理完,朕就去找你,如何?”

南宫玥点点头,“好,那我等着皇上。”

南宫玥走了没多久,御书房外的小太监又来报,“皇上,如妃求见……”

赵承霁一概不拒绝,喝了一口如妃的参茶,也如应付南宫玥那般应付她,如妃也是开心的离开了御书房。

“真心?”看着接踵离开的两个妃子,赵承霁讽刺一笑,“还是留给宫外的那些人吧!”

皇宫之中,向来不要真心!

有真心的人,都死的很惨的。

……

三年之后,萧长风不负新帝期望,终于收服了番邦。

而一直在漠北南边的漠南小部,眼见番邦被收服,也惴惴不安的跟着一起向赵承霁臣服。

至此,赵承霁不顾朝中人反对,坚持登基之后就肃清周边小国的政策,初见成效。

那些过去扶持六皇子也好,扶持九皇子也好的臣子们,终于彻底对新帝心悦诚服。

先帝做不到的事,他们的新帝做到了。

萧长风班师回朝之后,除了帝王盛大的封赏之外,还重新为他和苏念云赐了婚。

朝中人对于新帝和萧长风还有念云公主之间的关系,再无多嘴。

谁都看的出来,新帝这是在通过赐婚而笼络这夫妻俩。

萧长风和苏念云许诺的三年之期,在新婚夜彻底实现。

红衾帐暖,苏念云伏在萧长风怀中问。

“你当初说是让我等你三年,就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你是如何算的这么精准的?”

她知道番邦臣服的时间,可是萧长风不知道啊,他是通过什么来判断出时间的呢?

毕竟战争不是旁的事,有很多可以受影响的因素。

“如果我说……”

至此,萧长风终于决定说出心中的秘密。

“如果我说,我曾经做过一个关于前世的梦,现实中经历的,梦中几乎都经历过,你信吗?”

“什么?”苏念云愕然,“这……都是真的么?”

萧长风搂紧她的肩膀,“我就是怕你有这种反应,所以一直不敢告诉你。”

这件事,他压在心中三年了。

除了他和念云相逢这件事,其他的事都一一对应,否则他是万万不相信那个囊括了他一生的长梦。

“那……你能跟我说说,在你没有我的梦里,都在做什么吗?”苏念云问。

回忆前世故梦,萧长风苦涩一笑,“说起来……倒是真没什么可说的……”

“凌云山那一夜之后,一直找你无果,后来我就一直在战场上,留在京城的时间很短……”

再听萧长风说起凌云山,苏念云已经没什么感觉。

萧长风母亲的牌位,就在凌云山的寺庙中供奉,萧长风不在的时候,她在萧雷陪同下,去祭拜过几次。

这次成婚前,她也和萧长风一同正式祭拜了一次,凌云山,早已经不是她心中不可触碰的存在。

相反,她如今很感谢那里,不管他们两人经历的那个前世,是一场真实还是一场幻梦都好,他们两个都会加倍珍惜这一世的生活。

至于要不要告诉萧长风她的那场梦,苏念云觉得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说好了。

今夜是他们大婚第一夜,当然不是聊别的事情的时候……

……

三十年后,当年的小萧侯已经成了老萧国公,苏念云再一次走到她在陈府自焚的那个年纪。

只是这一生,她有了真正心爱的人在身边,过的格外幸福。

自萧长风渐渐从朝政中抽身之后,他们夫妻就一直住在苏家村。

如今的苏家村,已经不是昔日可比。

随着苏氏一族的人在此成婚、生子,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现在的苏家村繁荣、昌盛、人口众多。

过去的人连一个小小村落都组不起来,如今已经有了十个村子的规模。

萧国公府的世子萧景,骑着骏马而来。

在他身后,是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中载着的是帝王最疼爱的公主,也是萧景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

妻子身旁坐着十多岁的大儿子,两个奶娘怀中,还各抱着两个五六岁的奶团子。

苏家村的人见了世子,不喊他世子,而纷纷喊他小主子。

京城的人传言,萧国公其实是个傻的。

明明念云公主陆续给他生了一儿萧游、一女萧锦,可他偏偏就是要把公主给陈家生的,那个叫苏景的孩子给上到了萧氏族谱。

把苏景排家中长子位置就算了,甚至还把世子之位给了他。

有时候,萧景也听了那些流言蜚语,但是他心中一点也没有不痛快。

外人不知,可是他的父母、弟妹还有母亲的族人,都是知道他真正身份的。

镜中和父亲越来越肖似的相貌,也一直在告诉他,他是谁的儿子。

这次母亲生辰,他本想把父母亲接进京城去大肆操办,可是母亲只喜欢族人置办的篝火晚宴。

不得已,他就带着厨子、帮佣等一众来了苏家村。

已经嫁给初雪长子的萧锦,带着刚刚进了大理寺子承父业的杨同尘,已经早大哥、二哥一步来贺喜。

两人的孩子早绕在萧长风和苏念云膝边玩的不亦乐乎。

看到萧景家的孩子到来,几个孩子顿时更加热闹起来。

苏念云笑着看孙子女和外孙子女,眼中笑着笑着就有了泪。

她已经很久不想起前世了。

但是触景生情,眼前的画面还是不由让她想起,当初听到陈绍安活着回来,她从门缝中看到的陈老夫人和周瑶儿子、子女相处的画面。

如今的陈家的大宅都坍塌了,陈家的主子们四分五裂。

陈家三子陈绍康,远遁他乡做了籍籍无名的教书先生。

陈家儿子陈绍庭,最后走投无路,最后还是和那开酒馆的丑寡妇在一起。

曾经,他在青楼一掷千金,那些青楼女子对他俯首帖耳。

如今为了生活,他也要像当初那些女人对他一样,去对待那丑妇……

而陈绍安和周瑶,他们当初还想和顺阳公主再合作一次,再抹黑苏念云一次,然后好拿着银子离开。

不想,朝中巨变,顺阳刚刚投靠六皇子就受六皇子牵连,顺阳倒下,自然无人再接济陈绍安和周瑶。

不得已,周瑶重新回了青楼做她仍旧熟悉的营生,只可惜一代新人换旧人,她经历时间风雨早已没了过去头牌的风光。

所幸周瑶懂得及时止损,在客人中又找了一个年龄大看着老实好骗的,跟着那人回了乡下老家生活。

后面没几年,苏念云又听说那人因为周瑶朝三暮四的不检点,某日还撞见她和别人偷qing,就联合村人把她和那男人一起沉了塘。

至于陈绍安……

苏念云现在还能见到他,因为他蓬头垢面的在京城的街道上讨饭。

刚开始要饭的时候,他还试图拦截苏念云的马车,想和她讨点旧日的情分。

但是奈何萧长风派在苏念云身边的暗卫,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后来他被打怕了,远远见了苏念云的马车就躲开。

苏念云也没有让他饿死。

她安排了人盯着他,每当他三天要不到饭的时候,她的人就会去略微施舍他一点,让他既吃不饱也饿不死,一直持续这个状态几十年。

苏念云始终认为,死是一种解脱,只有半死不活的痛苦一生,才是真正的复仇。

她和萧长风坐在村子中央巨大的篝火广场,一直等到夜晚降临,二儿子萧游才骑着骏马姗姗来迟。

苏念云拍拍萧长风的胳膊,“你看你给游儿取的好名字,自十八岁起,当真就过起天高任鸟飞的游子生活,到现在还不成亲,这是要急死谁?”

萧长风看着那个肖似自己的身影下了马,俊秀的五官和他母亲有些像。

他牵着苏念云的手,“这只能说,游儿是我亲生的儿子无疑,当初我找不到你的时候,不也一直未曾成亲……”

论起痴情,二儿子和他不相伯仲。

“你是说,游儿有心仪的女子,这些年一直在苦苦寻找?”苏念云疑惑的看着萧长风。

萧长风把美味的糕点喂到她口中,“人说,儿孙自有儿孙福,那都是另外的故事了!”

(全书完)

相邻推荐: 穿越为御兽,我被女神契约了我契约妖灵啦我真是大奸臣奸臣世家靠着游戏里的npc我野炸了超级NPC无限升级系统虚空猎杀者我真的不想当奸臣啊北宋第一奸臣重生后我每天都跟偏执大佬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