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海上魔窟

作者:落陨星河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农家小福女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我能升级万物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塞班岛西北50海里处,“玛丽安号”正快速行驶着,驾驶舱里气氛有些沉闷,所有人都沉默地做着手头的工作,只有老皮特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眉顺眼地坐在角落里不敢吱声。

雪婷用胳膊肘碰了碰竹昕,小声耳语道:“这回怕是真生气了,这都把自己锁进房间两个多小时了,还不出来,要不你去看看吧。”

竹昕尴尬地笑笑道:“不至于吧,多大点儿事,还能想不开不成?”

坐在驾驶台前抱着舵轮子的史思把含在左腮帮的棒棒糖移到右边,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道:“不至于?我哥平常啥人设啊?不说是霸道总裁和小鲜肉组合吧,也算是威严与智慧兼有,颜值和武力的担当了吧,这回算是丢人他妈给丢人开门,丢人到家了。他脸皮薄,哪还再有脸见人啊。”

“你还说!还不是怪你啊,说什么提肛运动?你个小丫头片子在哪里学的啊?那是产妇做产后恢复做的,啥都不懂就胡说八道!”雪婷看着这死丫头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才搞事情就有她的份。

史思也不干了:“就好像你懂似的,你生过孩子?再说我说的也没错么,括约肌又不分男女,我哪知道我哥受不了这个啊。还有,你咋光说我啊,主要是皮特那个老变态,说什么拿打火机一点就出大气层了,拿我哥当火箭吗?分明是影射他靠‘喷气动力’上浮。你们说他损不损啊,其言可诛!其心可诛!”

皮特一脸谄媚的笑容道:“小姑奶奶,你别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好不好,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嘛,就算偶尔过分了一丢丢,也罪不当死啊。”

雪婷白了二人一眼,继续对竹昕道:“我觉得你还是去看看吧,你毕竟是自己人里的自己人,现在和他说话也不至于让他太尴尬。”

竹昕则是轻哼了一声:“你放心,他哪有你们想得那么玻璃心啊,再说了,他现在好得很,一条美艳的人鱼正陪着他呢,还缺人安慰吗?”

那没正行的一老一少二人组好了伤疤忘了疼,立马又跟满血复活了似的开始一惊一乍:“不是吧竹昕嫂子,这你也能忍?本来每天藏在我哥身体里就让我这有洁癖的有些受不了了,现在竟然还敢关门上锁的,这是打算小三儿强势上位怎么的?真当我们人类女人还活在‘三从四德’那会子吗?”

“就是就是,我这小兄弟哪儿都好,就是太不懂得控制自己了,华夏姑娘多好啊,偏偏不懂得珍惜,傍个英国富豪千金也就罢了,毕竟人家有钱,我可以理解,可现在连其他物种的都不放过,这也太不挑剔了。我早就语重心长地跟他讲过,作为一个有身份的男士,应该培养提高自己的品味,常言道,宁咬仙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可显然他还是没记住,回头我再教育教育他,保证让他迷途知返。”

雪婷已经气得是七窍生烟了,怒吼道:“你俩再胡说八道,我可是要撕你们的嘴了啊!怎么什么话到了你们嘴里就那么难听呢?我要是竹昕非捶你们不可!”

竹昕则是“咯咯”笑道:“你们别闹了,他俩是在船舱里研究那个什么‘土之源’呢,看被你们编排的,一会儿他找你们算账我可不管。”

就在这时,凌浩铁青着脸出现在了驾驶舱门口,吓得史思和皮特立马缩回座位上动都不敢动了。

“我在外面就听见你俩编排我了,还没完了是吧?本打算原谅你们来着,这回看来不处罚一下,以后你们有事没事都得拿我取乐儿了。”说着,一股神秘的气势自凌浩体内弥漫而出,瞬间笼罩了这一老一小,二人仿佛一下子背上了大几十斤的负重一般,直接一个屁墩儿坐到了地上,一个个龇牙咧嘴的求饶不迭。凌浩这才撤去了那股气势,二人瘫坐在那里呼哧带喘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刚才咋回事啊,感觉就像一下子潜到几十米深的水下似的,压力足有好几个大气压了,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耳朵都嗡嗡的。”皮特拍着耳朵,就跟脑袋进水了似的。

不过论智商,皮特跟史思相比就算是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小丫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凌浩道:“哥,这就是水灵星说的重力领域?你吸收‘土之源’后这么快就掌握了?快说说,威力有多强?范围有多大?”

凌浩的脸色现在才好了些,略有得色地道:“现在还不是很熟练,最多相当于水下一百多米的样子吧,影响的范围也最多半径七八米,相对我们的工作潜水深度来说,要想达到能有所帮助还早得很呢。”

“那也很酷了,绝对是超能力!”史思乐得直跳,就好像是她得了超能力似的。

凌浩白了她一眼:“别傻乐了,你可是在开船呢,怎么样?离塞班岛还有多远?”

“四十多海里。”

“水灵星,离那艘船还有多远?”凌浩叫出了水灵星,他可没有忘记,这里还有一艘属于八爪鱼组织“鲸鲨”的大型赌船。

“方向没错,如果它还没有离开的话,再过一会儿就能在雷达上看到了。”

“现在已经快天黑了,如果它真的还在这里的话,我们正好趁着夜色靠过去,探一探这石川彰宏到底是个赌棍还是个罪犯!”虽然父亲的身体日渐好转,但依旧没能解掉身上的巫毒,现在还是一副痴傻的样子,这个仇凌浩又怎么会忘?虽然八爪鱼的成员一个个被他和竹昕或毁灭或绳之以法,但究竟害父亲的凶手是谁至今还是一个谜,这次或许就是一个得知真相的好机会。

是夜,天上数片残云遮住了月亮,海面风浪不大。一艘两百多米长,排水量数万吨的巨型游轮停在海面之上,整艘船上灯火通明,甲板上的建筑就有5层。这里是公海,又并非是繁忙的航道,四周目之所及之处全然是一片漆黑,只能听到哗啦啦的海涌撞击船身发出的声音。这正是“鲸鲨”石川彰宏的“龙星丸号”,虽然起了个小日子味儿十足的名字,但其的注册地却是“巴拿马”。它在这里就像是一座荒漠中的不夜城一般,音乐声、叫喊声、狂笑声,混合着酒精与荷尔蒙的味道,随着炙烤般的灯光挥发而出,给人的感觉既像是在狂欢,又像是在屠城。

此刻,一个个身穿黑色潜水服,头戴护目镜的蛙人从“龙星丸号”船舷边的海水中探出了头,正是凌浩和他的队员们。

为了不被发现,“玛丽安号”停在了几海里之外,并且熄灭了全船的灯光,凌浩点齐田勇、雪婷、皮特、竹昕、白梅、铁丝、火石、扳手和泰山,虽然夹杂了竹昕这个刑警和皮特这个超龄老兵,但仍够得上是一个标准的特种兵作战小队,而且还是顶级水平的那种。别看他们没有带热武器,但是手中的家伙从近战威力上讲比起特种兵手里拿的也是不遑多让。铁丝手里是一把配备了6倍瞄准镜的军用十字弓,射程达到了丧心病狂的200米,比冲锋*枪还远,威力更是一箭能射碎水牛的头骨,他就担任“狙击手”的角色了。泰山身高马大,体壮如牛,端着一把长得像“加特林”一般的六管连发鱼箭,负责终极“火力压制”。扳手和皮特则是端着之前皮特曾经用过的那种“通用机*枪”型鱼枪,负责行进中的火力支援和压制。其余人则是每人一把“冲锋鱼枪”,使用巴掌长的小鱼箭,一个弹夹装25支,有效射程70-100米,虽然比不上冲锋*枪的射程,但优点是气动发射声音很小,鱼箭对敌方的制动效果比子弹还要强,但致命性却不高,对于凌浩他们这种不以杀人为目的的行动是再合适不过了。此外,一些烟雾*弹、闪光*弹、破片杀伤手*雷、用于破拆的自制爆*破装置也是装备了不少。至于夜视仪、通讯器、防毒面具、急救包……反正是特种兵该装备的,一样都不少,可谓是装备精良,武装到了牙齿。

十人利用便携式攀登吸盘悄悄沿着船壳爬上了下层甲板,分成3个小组,逐层开始搜索“鲸鲨”的所在。凌浩带着竹昕、皮特和铁丝负责第一、二层,白梅带领扳手和火石负责三到五层,而雪婷则是和田勇、泰山一起到甲板下的底舱搜查。

凌浩四人小心翼翼地沿着灯光照不到的过道角落向前行进,这个时间大多数客人都聚集在游船前部带泳池的甲板广场开狂欢派对,客舱这边并没有什么人,凌浩他们检查了不少房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很快,一、二层几乎被凌浩四人翻遍了,除了措手不及地被几个服务员碰上,只好将他们打晕,捆成粽子丢进工具舱换上他们的衣服外,算是一无所获。

白梅这边就不一样了,三到四层的船舱全是赌厅,三楼1号大厅内数百台“老虎机”“捕鱼机”“柏青哥弹子机”发出杂乱的电子音乐声,里面赌徒人满为患。

白梅三人只好躲进卫生间,将潜水服脱下,与武器装备等一起藏进通风管道,然后打晕几个客人,换上他们的衣服,才能继续搜索工作。

“龙星丸”不愧是“鲸鲨”最大的一条赌船,2号厅里全都是各种赌桌,“21点”“德州扑克”“俄罗斯轮盘”“骰子”“牌九”“百家乐”……只要是白梅他们听说过的玩法,这里都有,甚至“跑得快”和“掼蛋”他们都看到了。这里的赌客更多,人声鼎沸,烟味、酒味、香水味和汗味混合在一起,伴随着嘈杂的声音,让白梅的脑袋都有些疼了。3号厅则全是麻将桌,这里虽然人也很多,但却是相对安静了不少,没有什么人讲话,只听到噼里啪啦麻将牌撞击的脆响和哗啦啦的洗牌声。三楼没有什么特别发现,白梅等人将装备放进一个送餐车里乘电梯上了四楼。四楼全是一个个的包厢,里面是单独的赌桌,这里玩得比较大,能看到不少衣着考究的人在这里对赌,桌上的大额筹码堆得如同小山一样。到目前为止,凌浩和白梅的小组见到的场面都还正常,双方用无线电小声交换情报,不过雪婷他们一组则是到现在都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凌浩怕雪婷他们现在不方便说话,于是打开了通讯器,在麦克风上轻敲了一串“摩斯密码”询问情况。很快回信来了,用的同样也是“摩斯密码”。凌浩仔细听着,渐渐眉头皱了起来。通讯结束后他随即又联系了白梅,还没等凌浩说话,白梅倒是先开口小声说道:“队长,我们现在已经上了五楼,这一层都是KTV包厢,和那些大型会所形制上基本一样,不过消费的东西就有些犯禁了,我们瞥见有包厢的桌子上放着小袋的晶状物体,还有的茶几上放着铁盘,盘子里有白色粉末、勺子、玻璃烟壶,甚至还有针管。这不是个别现象,几乎所有包厢都是如此。还有,我们发现这里的女郎似乎也不是自愿的样子,有不少身上都有淤伤,我还看见有管事模样的人在走廊里恐吓甚至是殴打这些女郎。女孩子们进了包厢后也不止陪客人喝酒这么简单,包厢有套间,有的女孩会被客人直接推进里面的房间去,还有更混乱的,几个男子就在沙发上将几个女孩推到用强,而且根本就没有人管。”

凌浩沉吟了一下道:“你们得在5楼多待一会儿了,刚才雪婷发来消息,她们已经基本摸清了底舱的情况,甲板下面一共有4层,最底层是隔水舱,B3层是轮机舱,B2层是货舱,B1层是员工宿舍。在员工宿舍的区域,他们发现了只有训练有素的士兵才能叠出的床铺,看数量,足有一个排,而且他们也偷看到那些人了,全都是武器装备精良的雇佣兵,水平应该相当于二流国家的精锐部队。这些还不算什么,雪婷他们还发现了在这些雇佣兵严密看守下的东西,那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们说太多,雪婷他们被堵在一个冷库里出不来了。我得带着我的小组下去接应他们,你们完成自己的任务后就到下层甲板待命,如果底舱大打起来了,随时准备支援!”

凌浩等人都是海军出身,对船只的了解堪比对自己身体的了解,很快便在一层甲板上找到了一个检修口,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下了底舱。B1是员工宿舍,不过此刻这里冷冷清清的,听不到多少人声。不过也对,现在外面的客人们玩儿得正嗨,服务员们此刻肯定是最忙的。

凌浩他们没有过多停留,随便找了个通往B2的检修口便钻到了下一层的货舱,这艘船的货舱和凌浩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抬眼看去不是那种堆满大件货物的宽大空间,至少在凌浩他们所在的位置,几乎和楼上的宿舍区没有什么区别,一条走廊,两边全是铁门紧闭的舱室。灯光有些昏暗,老旧的防爆灯有的已经用到了寿命,忽明忽灭的,潮湿咸腥的闷热空气里有着一股排泄物夹杂着血肉腐臭的味道,给人感觉就像是一座“死牢”。

从舱门上看,这里也的确像是牢房,厚重的铁门紧闭,门上只有一个盘子大的移门小窗,估计也只有3岁大的孩子才能将脑袋伸出来的样子。

皮特好奇心重,轻轻拉开一扇铁门上的小窗,斜着眼朝里面瞄去,仅仅刹那间,他那张一向玩世不恭的面孔竟然凝固了,鬓角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就连端着鱼枪的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皮特的异状让凌浩眉头为之一皱,他轻步上前,将前者拉到一旁,也朝小窗内望去,只一眼,凌浩的眼睛便圆瞪了起来,甚至眼白上都暴出了血丝,一口钢牙咬得“咯吱吱”直响,下意识地便想抬脚踹开门冲进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硬是强忍了下来。

相邻推荐: 宠妃的演技大赏东厂观察笔记重生之西部狂想末世:深渊降临我自深渊来哥布林之神哥布林王座我是一只哥布林末世之寄生狂潮我从洪荒苟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