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蕾冠王感觉你们大有问题(求订阅!求月票!)

作者:什么的秋观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战场合同工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我能升级万物 农家小福女

冠之雪原的深夜,除了风雪呼啸而过声便再无杂音,显得极为寂静凄凉。

许浅素搬着椅子,坐在窗旁,侧眼望着外面千篇一律的雪景。

夜空下一片白茫茫,月光洒在漫山遍野的雪原上,反射出宛若水波的莹莹光光,但在远处的白雪却被黑暗吞噬,隐约难见。

偶有寒风拍打在窗户上,这间老旧的房子便发出疲惫不堪的吱吱声。

壁炉内燃着赤红的火焰,不是发出几声木柴燃过的‘嗤嗤’声。

彩豆倚在桌前,沙沙地提笔写字,少许之后,又从背包里取出一踏联盟币将信纸压住……倒也没写什么东西,只是一封普普通通的感谢信。

村民们热情地收留他们,他们可不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写罢,彩豆才伸了个懒腰,偏头看向许浅素。

许浅素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彩豆可从透明的玻璃上依稀瞧见他脸庞的映像。

窗外的暮景隐约朦胧,看不太清,却与玻璃中的他的脸庞交织在一起,这反而让彩豆微微出神。

壁炉内摇曳晃动的火光闪在玻璃上,便如夜间忽然亮起的灯塔,许浅素偶尔调整下姿势,那火光与他的眼睛稍微重合,只让彩豆感到一种扑朔迷离之感,宛若窗外的雪景,摇曳的火光均从他的脸前流过,让彩豆难以看清他的神情。

彩豆的眉头微微蹙起,将视线从窗户上收回。

她对于许浅素的感官,更多还处于师父面对弟子天然的亲近,但彩豆也常常察觉出……自己并不了解这位乖徒儿。

便如此刻,彩豆只能从许浅素的身上感到一股与以往印象截然不同的陌生感……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印象中的许浅素,理应是高风亮节,虚怀若谷,言而有信,敏而好学,惊才风逸,意气风发,敬爱师长的少年……嗯?

彩豆忽然回过神来,自己对许浅素的期望是不是太高,太过于追求完美了?

自顾自地把自己的期待强加到弟子身上……这可不是一位称职的师父。

明明以前都没有发觉的……怎么今晚忽然就开始想这些了?

彩豆眉梢紧蹙,琢磨少许,又打量了一眼四周。

这件屋子,倒也不大,客厅,卧室,厨房聚在一处……连三十平也不到,床也只有一张。

她盯着那张床看了几眼,随后了然想到……是因为昨晚的许浅素实在有违她心中对他原本的印象吧。

比起心中乖徒儿的完美形象,昨晚上他的窘态,倒是让彩豆觉得他更加像‘人’,所以此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才让她胡思乱想了几分。

但身为师父,怎么能怀疑徒弟呢?

彩豆摇摇头,欠身而起,来至盘腿坐在地上的超梦身前,面无表情地道:“你不是想随着我学习……今晚无事,直接开始吧。”

超梦眼前一亮,连忙站起身,捏了捏拳头……沙奈朵那身格斗技术,它可是眼馋的很,早就想学了。

许浅素侧眼打量了他们一眼,也没说话,任由他们去了。

“首先第一课,就是需控制好自己的力道,武艺讲究收发于心。”彩豆双腿微弯,继而勐地旋身,对着身后的壁炉出了一拳,拳风震荡间,摇曳的火光直接熄灭。

许浅素眼角微微一抽,觉得彩豆小师父的画风怎么与这个世界不太一样。

正在壁炉前趴着取暖的索罗亚动了动耳朵,迷茫地抬起脸四处打量着。

超梦眉梢蹙起,又歪了下头……它听不懂。

“以你的身体强度,一拳挥出,不仅会熄灭火光,还会伤到索罗亚,乃至将这堵墙都击碎。”彩豆打量了超梦几眼,随后道:“这是最下乘……你的拳头,打出去,必须要能收回来。”

超梦还是听不懂。

“等你什么时候能学会,全力一拳挥去,只伤到索罗亚,而不熄灭火焰,就算小成了。”彩豆于是又微微颔首,简单说道。

索罗亚一头黑线,为什么一定要伤我?

她踏着步子,小跑着跳上许浅素的大腿,用屁股对着彩豆。

超梦还是不明白,这对于它的实力有什么帮助吗?

“不明白也没什么,我会制定训练计划,你只需要照我说的做。”

超梦心底有些怀疑彩豆是不是在骗她,但它心想练一练也没什么损失,也便点头同意。

许浅素觉得有趣,也没有睡觉,就这样静静看着彩豆教导超梦。

如此过去了三个小时,接近零点,彩豆才停下来,转身对许浅素道:“休息吧,明早还要赶路。”

许浅素微微点头,指了指唯一的一张床……这显然是村民们把许浅素与彩豆当成一对儿了,他道:“我打地铺吧。”

“睡不好,怎么恢复体力?”彩豆微微摇头,又侧眼打量了许浅素下,心想许浅素这么抵触……是真的对她有想法?

超梦眼前一亮,轻轻抬起手,表示我能用催眠术帮你们进入深度睡眠……之后许浅素就为它准备美味的食物了。

许浅素摇头拒绝,身处野外,可不能一睡不醒。

不过彩豆小师父都那么说了,许浅素也不会矫情,用九尾的火焰烧了两盆热水。

彩豆脱下鞋子,退去白色棉袜,露出小巧光洁的脚丫,与许浅素一起洗了脚,才一起上榻休息。

彩豆背对着许浅素,装作熟睡,心里却是有点纠结。

一方面,她心底还是希望自己的乖徒儿能如她心中所想,是个完美无缺的人。

一方面,她又鄙视自己这种想法,希望许浅素能露出些缺点,更像一个人,如此让她更了解自己这位有些神秘的乖徒弟。

这想法可真是莫名其妙,由此可见彩豆活的这些年一定没接触过男人,否则不可能因为被许浅素看了身子就心思复杂,胡思乱想到这种地步。

后来彩豆想到,要不试探一下许浅素?倘若他对自己有想法儿,那……那自己口头教训他一通,日后与他相处则时常防备,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

但该怎么试探呢?彩豆一门心思都在格斗,宝可梦与经营朔传镇上,哪里知道勾搭男人的法子,段位别说嘉德丽雅与黛尔,就连莉莉艾都比不上。

因此她琢磨半天儿,才扭过身,问:“小许,睡了没?”

“还没有……怎么了?”

彩豆往许浅素的身边挪了挪,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厘米,她低声道:“这栋房子年头不小,有点漏风……所以有些冷……”

“这样……”许浅素坐起身,将正趴在壁炉前的九尾抱起来。

九尾微微一惊,迷迷湖湖地醒了过来,其余宝可梦们也纷纷睁开眼睛……主要是九尾是火系,浑身又毛绒绒的,十分暖和,所以宝可梦们大都倚着她睡。

许浅素将九尾抱至床上放下,笑道:“那师父抱着九尾睡吧,她暖和。”

彩豆微微一怔,床榻拢共就这么大,九尾一来,可就一点位置都没有了,便问:“你睡哪里?”

许浅素抽出枕头,竖放在床边,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毯子铺在地板上,继而靠坐在枕头上,轻轻招手,将索罗亚抱在怀里,“和宝可梦们睡在这里就好。”

索罗亚仰首看着许浅素,许浅素便俯身亲了她一下。

沙奈朵,小袋兽,藤藤蛇也连忙跑过来,倚着许浅素。

超梦朝这里侧眼打量几眼,才不屑地哼了一声。

九尾也想和许浅素一起睡,所以她琢磨了下,那九条毛绒绒的大尾巴便宛若毛毯般拂在许浅素的身上。

她想到,自己进化后,体型变大,倒也不全是坏事嘛~

彩豆眨了眨眼睛,许浅素背对着他,以她的角度,只能看到许浅素的侧脸,壁炉内的火光映衬着他的面庞,让彩豆忽然想到:

希望自己的徒儿完美无缺有什么错?这属于把自己的期望强加到许浅素的身上也好,这是事实也罢……她觉得自己委实是有些矫情了。

翌日清晨,在屋内留下了钱后,两人再次朝着目的地赶去。

许浅素沿路用着波导之力,虽然没能感知到葱游兵,倒是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像是山谷下方,已经结了冰的河面上,冰砌鹅在上面敲了个洞,继而直接倒立其上,用脑袋上一根长长的绒毛钓鱼。

还有……沙奈朵。

不是许浅素的沙奈朵,而是生活在野外的沙奈朵。

许浅素遇见她时,她正抱着一只拉鲁拉丝,仰首望着树……应当是准备采集树果。

在她的裙边,还跟着五六只大小不一的拉鲁拉丝。

这倒不是她的孩子……她原本也是其中的一员,只不过她进化了而已,也就开始负责起其余小伙伴们的安全。

许浅素一接近她,她连忙放下拉鲁拉丝,随后张开双手,护住躲在她脚下的拉鲁拉丝们,继而戒备地望着许浅素。

等看到许浅素身边的沙奈朵,她才稍微愣了下,神情缓和了几分。

沙奈朵不希望许浅素认识这只沙奈朵,于是她走上前,与这只沙奈朵对视了一阵儿,继而张开双手,抱了下,彼此胸口前用以感知情绪的角质轻轻碰了下……这就是沙奈朵族群内用以打招呼的方式。

可以由此感知到对方近些日子的情绪。

那只沙奈朵轻轻掩住嘴巴,笑着看了眼沙奈朵,又看了眼许浅素。

沙奈朵连忙挡住许浅素,不让这只沙奈朵看他。

那只沙奈朵也不气,而是伸手示意许浅素等人跟上去。

随着这只沙奈朵去了一处小山洞,她在里面翻了翻,取出一些冻得硬邦邦的树果递给许浅素。

许浅素也从背包里取出几罐精灵食物与她交换。

这只沙奈朵眨了眨眼睛……她也没想从许浅素身上拿什么东西的……

因此她琢磨了片刻,便凑上前,在许浅素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不是沙奈朵族群内打招呼的方式,而是这只沙奈朵曾经见过人类之中有人这样做,心想这应当是用以表达善意与感谢的动作。

沙奈朵瞬间就怒了,心想本姑娘好心好意和你和平相处,你怎么就开始勾搭上我的素素了!

野外的沙奈朵,真是没一只好东西!

那只沙奈朵有些不理解的看了沙奈朵一眼,不明所以。

继而他们才挥手告别。

超能力系的宝可梦,放在野外算得上相当无赖强大……因此这只沙奈朵也能带领她的小伙伴们在冠之雪原生活得不错,倒也不用许浅素多插手。

当然,有沙奈朵这种对许浅素抱以善意的宝可梦,自然也有抱以敌意的宝可梦。

短短一天,许浅素与彩豆至少遭遇了十三次野生宝可梦的攻击,其中也不乏实力强大的准神,但在许浅素面前,实力也就那样,都不需要彩豆出手。

如此有惊无险,便在午后抵达了第二处村落。

接下来,许浅素与彩豆便要以此为据点,向外勘探。

村民们依旧很热情地空出一栋屋子给两人居住,在彩豆整理房间的时候,许浅素则找上这里的村长,询问他蕾冠王的事情。

“蕾冠王?”村长是一位发须皆白的小老头,身边跟着一只毛绒绒的小山猪,他闻听此言,眯着的小眼睛睁大了几分,意外地打量着许浅素,“你怎么知道?”

“我是钟爱历史的探险家,曾经也去过遗迹勘探过。”许浅素随口敷衍了句,随后才道:“您知道她的存在?”

“蕾冠王是我儿时听爷爷谈起过的传说……我是当故事听的……”村长顿了顿,回忆了片刻,才说道:

“她是曾经在远古时代统治着加勒尔的传说之王。虽然有着娇小而纤细的外表,但它的举止总是优雅且充满威严。拥有高度智慧,据说她能看通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一切事物。

她又被称为丰饶之王,拥有治愈心灵和让草木发芽的能力,据说当它挥起右手,即可使百花绽放,绿草如茵。当它挥起左手,即可使田地肥沃,作物丰收。”

村长又想了下,才缓缓摇头,感叹道:“倘若真有这种神明就好喽。”

“这里有没有供奉她的凋像?”许浅素问道。

村长又蹙眉想了一阵儿,这次他想的时间格外长,他脚边的小山猪都开始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许浅素也不打扰,就这样等在旁边。

不知过了多久,那村长才锤了锤脑壳,“记不清了。”

许浅素轻叹一口气,心想这倒也正常,要想找到了解蕾冠王的人,恐怕要去冠之雪原深处,也就是原作中提到的那处村落才行。

但村长转而道:“不过爷爷留下了许多东西,都堆积在杂物间……你倘若不嫌麻烦,我可以带你去找找。”

许浅素微微点头,“有劳了。”

彩豆收拾完屋子,透过窗户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许浅素的身影,便推门走至屋外找他,在不大的村子走了半圈,在雪中留下一长串脚印,才瞧见许浅素正跟着一位发须皆白的老头走进一件偏房。

她柳眉微蹙,小跑着追上去,却看那老头又一个人走出来,瞧见彩豆,慈祥地笑了下,“那小伙子在里面找东西……”

说罢,他又自顾自地越过彩豆离开。

彩豆打量了村长几眼,才摇摇头,推门而入。

但她才刚刚踏入房门,童孔便忽的扩散,没了神采。

许浅素正蹲在一堆脏兮兮的杂物中翻找着,听到开门声,眉梢轻蹙,回首望去,便与彩豆对上了视线。

但不对劲儿……彩豆小师父的童色原本是灰色的,如今却是墨绿色,但双目无神,宛若失了心智……

许浅素勐地站起身,“蕾冠王!?”

他没有料到蕾冠王这么简单便被他找到……又或者说,没料到蕾冠王会这么简单出现在他的眼前。

【彩豆】用着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眸望着许浅素,微微颔首,轻启双唇,“是吾。”

许浅素眉梢紧紧蹙着,却是没搭理她,而是冷冷道:“出来。”

“吾的身体此刻正在沉眠,只能凭依在他人身体……”

“我是让你从她的身体里出来。”许浅素的声音已经冷到让空气都沉寂了几分。

【彩豆】沉默片刻,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感知到了许浅素正在打听她的下落,心想说不得许浅素会帮她复苏,才咬牙用着所剩不多的力量凭依现身……但看情况,这人类非但对她没有丝毫敬意,还把这名人类女子看得比她重要许多……连凭依一下都不愿意。

既然压根不在乎我,压根不尊重我,那还找我做什么?

蕾冠王心底感到深深的失望,心想难不成这次实属是她多想了……能让她复苏的人,并不是眼前的人类。

这个人类,或许只是听闻过我的传说,对我的实力起了贪念,想要收服我,为己所用,满足自己的私欲罢了。

就在蕾冠王如此想着时,却看许浅素轻轻抬手,继而向后方勐地一挥而过,波导之力宛若冲击波,将那一堆垃圾砸得七零八落,露出藏在最深处的,一座娇小宛若人偶般的石像。

双腿细长,五官似鹿,脖颈点缀着珍珠,最引人注目的还属它的头顶上有着形似王冠的巨大墨绿色蓓蕾,几只银灰色触角则宛若四散而开的鹿角,托着蓓蕾。

这就是蕾冠王的真实面目。

蕾冠王现身后,许浅素从这石像上感知到了些许异常的波导,这才从这堆垃圾里发现它。

【彩豆】微微一愣,侧眼望着许浅素。

许浅素拿起灰扑扑的石像,蹙眉道:“凭依到这里,不行?亦或者去凭依其他人,总之不能是她。”

【彩豆】又沉默了片刻,心想这是难得的机会,还是先不要就此离去,暂且先观望观望吧。

念及此处,她才伸出手掌,摸上石像,少许之后,彩豆忽的双腿一软,瘫倒下去。

许浅素顺势搂住她,探出波导之力感知片刻,才松了一口气……只是睡着了。

“人类……”石像忽然发出声音。

“回去再说……我能让你复苏。”许浅素将彩豆横腰抱起,离开这堆放着垃圾的杂物间。

蕾冠王第二次被打断,饶是她脾气好,此刻也不禁有些恼火,对这名人类感到浓郁的不满……若不是因为她沉睡了几万年,迫切地想要复苏,早就拂袖离去了。

等许浅素回到房间,将彩豆放在榻上,合上被子,又往壁炉里加了些柴火,才在宝可梦们好奇的目光下,将石像放在桌上,搬过椅子坐下。

石像没有任何异动,只是脏兮兮的,还有被浸泡早垃圾堆多年的尘土味道。

“人类……”

许浅素眉梢微蹙,又用毛巾沾了沾水,开始清洁石像。

蕾冠王又被打断话,倘若她有实体,早便胸膛不住起伏,怒目圆睁了。

她即便沉睡了万年,那也是曾经统治加勒尔地区的王者,被每一只宝可梦礼遇尊重,被人类编成诗歌颂扬……哪里受过这等委屈。

但她总归器量不凡,没有必要与这名弱小的人类置气……而且作为暂时的身体,被清洁清洁也无妨,倒不如说,许浅素就该这样做才能体现出他对王的尊重……只不过不应该打断我说话。

才蕾冠王思虑万千之际,许浅素已经用了两盆水,才将这石像清理干净。

许浅素打量着干干净净的石像几眼,才缓缓点头,“蕾冠王?”

“是吾……”蕾冠王等了几秒,眼看这一次许浅素没有再度打断她说话,才轻舒一口气,用着平澹的口吻缓缓道:“吾能感知到,汝在寻觅吾的踪迹……”

小袋兽一脸惊奇,这石像明明不动嘴巴,却还能从里面发出声音,太神奇了!

她好奇地用爪子想要戳戳石像。

沙奈朵连忙握住她的小爪子,“不要碰,这来历不明的东西,万一被诅咒了怎么办?”

诅咒……蕾冠王心里愕然,她堂堂王者,怎么可能用诅咒那种下三滥的东西作祟!?

侮辱,这是对她的侮辱!

她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意,对许浅素狠声道:“人类!管好你的宝可梦!”

把蕾冠王那个气得连‘汝’都不说了。

如此看来,蕾冠王虽说身体沉眠,但意识却很清醒……还能了解现代社会的说话用语。

沙奈朵柳眉一竖,拳头当即带上火焰,心想你这厮连身体都没有,还敢用这种语气和素素说话,看我不把你给拆了!

蕾冠王完全不怕,她自有一股身为王者的气度,三番两次被大不敬对待,早便让她恼火至极……倘若沙奈朵当真敢下手,那她立刻收回神念,就算这人类能帮她恢复,她也绝不会寻求他的帮助。

超梦缩了缩脖子,想起了当初自己也是想对许浅素出手,结果直接被沙奈朵用西尔佛大楼当头砸下的惨痛经历。

许浅素按住沙奈朵的小手,沙奈朵便顺势收起火焰,继而反手握住许浅素的手,拉过椅子坐在他旁边,乖巧靠在他的肩膀上。

九尾鄙夷地看了沙奈朵一眼,她怀疑沙奈朵就连发怒都是装的。

蕾冠王在心底冷哼一声,也便放下此事。

她琢磨少许,打算先解释一下自己的存在状况,再请求许浅素的帮助,告诉他能让自己复苏的方法,继而许诺给他什么好处……

就在蕾冠王那个琢磨着该怎么开口时,许浅素看向石像,言简意赅道:“我知道你因为信仰不足而沉眠,至今也有数万年……而我有办法让你以最快的速度复苏。”

此话一出,蕾冠王感到几分错愕,一股所有的事情都被眼前人类看透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她确实是想取得许浅素的帮助……但她都没完整说过几句话,许浅素就把重点给指了出来。

这不对啊?

什么时候那个还需要我来保护的弱小人类,都能牵着我的鼻子走了?

这人类是不是有问题啊?

相邻推荐: 大罗天帝诸神世界:我成了一条河这明末强的离谱御兽之王柯南之另一个我从游戏制作开始成为首富狩猎仙魔变成了御兽怎么办升龙入道我堂堂仙域天才,竟叫我肾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