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出击甘鱼口·!

作者:衣见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农家小福女 破灭虚空 诸天信条

驻扎在甘鱼口的两万秦军,此刻正沉浸在美好的睡梦之中。

梦中,他们将一路掳掠来的楚国财货带回了家中,将这些蘸满楚人平民鲜血的罪恶战利品换成了酒肉,幸福地对着婆娘大呼小叫……

前面的内方山烽火台,给了甘鱼口驻军十足的安全感。

再加上熊午良‘败局已定’,这里的士卒更是懈怠……虽然外围也有岗哨,却都睡眼惺忪,一个个打不起精神来。

就在黎明之前,夜色最黑暗的时候——骁骑军,来了!

格速宜遥遥望着一片安详宁静的秦军营地,脸上露出了饱含杀意的笑:“举火!”

“打旗!”

“骁骑军,随我杀!”

一万骁骑军齐刷刷点起了火折子,眼前的一切瞬间亮堂了起来。

战马蹄下是平整松软的河道浅滩,正适合骑兵全速冲击!

“杀!”

“杀!”一万骁骑军骑兵毫无保留,倾力冲杀出去!

一路赶来,亲眼看见敌军在楚国的疆土上做的无数血债,早已让骁骑军上下狂怒不已。

今日,是复仇的时候了!

先讨一笔小债回来!

喊杀声凝聚成狂风巨浪,一万精锐骑兵策马加速,长槊逐渐放平……

马蹄踏在地面上的隆隆轰鸣,在黑夜中如同炸雷一般响亮!

甘鱼口秦军从睡梦中惊醒,揉一揉眼睛,便震怖地发现楚人的骑兵已经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自家的营地之中。

一时间,竟分辨不出这是睡梦还是现实!

不对劲!

楚人哪来的骑兵?

前面的内方山烽火台,为何没有提前预警?

已经无暇多想了……

连绵的火把汇成长龙,面目狰狞的楚国骑士坐在高头大马上,猛冲进来……手中那不可名状的长条形武器,与他们腰间的短剑一同闪烁着金属的亮光。

营帐被掀翻,来不及跑出来的秦兵被踏成肉泥。

一座座营火被撞翻在地。

冲起来的胸甲骑兵,根本挡不住!

尤其这两万秦军,甚至连起码的阵型都没有……很多秦军士卒竟然手无寸铁,只知道在营盘里乱窜。

杀!

复仇!

长槊显示出了十足的威力——骁骑军士卒们只要双足用力,便能稳稳地待在有鞍鞯的马背之上,他们手中的长槊,发挥出了难以想象的杀伤性。

一杆长槊上串着数个秦兵的例子,比比皆是。

太轻松了!简直是一边倒的杀戮!

骁骑军如同在训练场上扎木桩子一般,飞驰猛冲……若是长槊用力不当,不小心折断了,便弃置于地上,拔出腰间亮闪闪的精铁短剑砍杀。

格速宜冲在最前面,右手长槊,左手短剑,左劈右刺、连消带打,如入无人之境——若是长得能再帅一点,活脱脱一个赵子龙。

在他身后,几个骁骑军骑士紧紧跟随,其中一人的手中擎着‘骁骑军’的旌旗。

那旗帜猎猎飘舞,即便在火光忽明忽暗的黑夜中,也十分醒目。

格速宜一剑劈翻了一个秦军千夫长模样的带甲壮汉,右手的长槊灵活一甩,荡开了两个扑上来的秦兵。

数米长的骑兵长槊,在格速宜手里仿佛是短矛一般利落。

哪里人多便往哪里冲……真是杀得性起!

一个骁骑军千夫长冲过来,大声嘶吼:“将军!莫要恋战!”

“烧粮仓是关键!”

格速宜猛然醒悟,立刻拨转马头,径直扑向那一排排粮屯。

在骁骑军旌旗的指引下,楚军骑兵紧随其后……冲到粮屯前面,一根根火把无情地扔了上去。

这些火把,都蘸着火油。

挨上了金灿灿的粮食……火光迅速蔓延,最后冲天而起!

堆积如山的宝贵粮食焚烧起来,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眼看‘焚烧粮食’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格速宜放声大笑……似乎可以功成身退了,但看着那些乱成一团、至今不知发生什么事的秦兵,格速宜又将马头拨转回去:“杀!”

一万骁骑军,在两万秦军的营盘里横冲直撞、疯狂屠杀。

“复仇!”

“复仇!”

粮屯在燃烧、营帐在燃烧、军鼓在燃烧……成片的秦军士卒,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

翌日。

数个时辰之后,司马错亲率骑兵增援而来,等赶到甘鱼口的时候,一切早已尘埃落定。

零落散乱的秦军营盘、四分五落的帐篷、以及密密麻麻的黑色衣甲的秦卒尸体……诠释着昨晚甘鱼口经历了怎样的一场屠杀。

司马错脸色铁青。

那一排排粮屯,早已被焚烧干净……还有些许零星的火苗,灰烬中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司马错愤然摘下头盔,因为用力过大,导致发髻被拽得开散,斑白的长发披散开来,更显得这位暴怒的老将分外可怖。

唬得周边的几个亲兵,连退数步。

司马错咬牙切齿:“熊午良,果然非同凡响。”

“他是如何知道我军囤粮于甘鱼口?”

周围众将皆一脸茫然。

司马错深吸一口气,良久之后,才稳住心神。

俯下身去细细查探——遍地的马蹄印。

“看来,楚人也有骑兵了。”司马错冷丝丝地说道。

楚军的骑兵早已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继续待在甘鱼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司马错沉声下令:“打扫战场,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伤员。”

“走!”

……

联军主力大营。

公孙喜和暴鸳二将,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联军的粮草被烧,显然是重大的损失。

但另一方面来看——战死的近两万士卒,全是秦军,魏韩两国的军队则没什么损伤。

而且熊午良祭出了‘偷袭粮仓’这样的计策,显然是要逼退秦魏韩联军了……这反而也说明了,熊午良没有正面击破联军的把握。

这样一想,心情反而还轻松了不少。

有一说一——魏韩两国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

把楚国打得半死不活,对魏韩两国来说已经足够了。

若真把楚国一股脑打死了,也未必是好事儿。

到时候强大秦国雄踞西方,又没有楚国老大哥顶在前面抗伤害……魏韩两国还真顶不住。

心念及此,公孙喜和暴鸳二将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敲响了退堂鼓。

恰在此时,司马错已经从甘鱼口赶了回来。

“国尉……”一众秦将纷纷凑上前去。

而公孙喜和暴鸳,则微微眯眼,有些期待地望着司马错。

司马错坐在主位上,抿了一口水,然后沉声说道——

……

相邻推荐: 九阴真经网络版我写网络小说的那些年海贼之无量网络短篇鬼故事精编网络:开局变成电脑超级病毒垃圾食品援助蜀汉诡域万人迷宝可梦之超能饲育家精灵饲育家御兽:最强饲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