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轻骑与弓骑

作者:李破山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破灭虚空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决战龙腾 农家小福女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城门之外,换了战甲的申屠冠,满脸都是怒火。看着叩开的城门,一下子又重重落下。

“将军,入城的人马中了埋伏……蜀人在城关内,埋下了不少伏兵。那女将,并非是我北渝的蒋娴,而是蜀人的诡计!”

“知晓了。”申屠冠冷冷点头。若非是性子谨慎,贸贸然跟着杀入城关,只怕他要中伏而死。只可惜了那位忠勇的裨将,扮作主将,被蜀人射杀了。

另外,常胜说派来的弓骑,也远远未到。

“将军,现在怎办?”

申屠冠胸口发闷,“想来,跛人早发现了蒋娴的事情,以此做局,诱我上当。再者这城中,居然还有如此多的蜀卒……”

强攻不下,又被伏杀一波,士气开始崩溃。奇袭之计,已然是不可能成功了。

申屠冠侧过头,看向北面,现在还来得及,若是按着原路返回,当问题不大。但这样一来,他只觉得自个,像个逃卒狗夫。

收回目光,申屠冠又转头去看。在城关的前线,小军师常胜,正和蜀人杀得难解难分。徐蜀王的大军,已然被牢牢拖住。此时,或还有一个成功的机会,那便是从后夹击,不惜一切地夹击徐蜀王的本阵大军。

咬了咬牙,申屠冠下定了决心。此时被困在城关中的近两人马,已然是救无可救。倒不如趁着机会,再试一次,说不得能扭转战局。

“传本将令,奇袭大军立即调头,配合常胜小军师,夹击徐蜀王本阵!”

“速速起军!”

攻城不成,又被伏杀,士气已然有些崩溃。不得已,申屠冠只能分调一支监军营,一边鼓舞士气,一边阻止逃兵骚动。

……

“报——”

“禀报小军师,申屠冠的奇袭军……未能打下城关。西蜀跛人用诱计,在大宛关中,困住了我等近两万的人马。申屠将军性子谨慎,用了假身入城,才避开一场杀祸。”

常胜听着,脸庞沉默至极。

他脑子里,迅速整理了一番脉络。却想不通,跛人是如何做到的。他只觉得整具身子发冷,在跛人面前,他似是没有着袍一样,被盯得体无完肤。

常胜痛苦闭目。久久,才呼出了一口气,重新冷静下来。

“申屠冠那边,是否带着人来夹攻徐蜀王?”

“如小军师所料,确是如此。”

常胜皱了皱眉,“你带几人,往东南方向行,去通知那边的主公。便说我常胜计穷矣,请主公出军。”

“军师,主公也来了?”

“去吧。”

常胜并未作答,一双眸子间,露出了苦涩之意。作为三军幕僚,到了现在,却没有任何的胜局。好在先前,他说服自家族兄,聚起大军赶来掠阵。

……

“燕州弓骑!奔射之阵!”

离着大宛关十几里外,绕过了西蜀大阵的祝子荣,未能长驱直入,被一支西蜀轻骑,死死挡在半道。

“射死他们!”

绕过西蜀本阵后,两翼的弓骑已经合军,此刻,近两万的弓骑,战场分割,分为了四五阵的人马,不断迂回奔射,将一拨拨的短弓飞矢,往堵路的蜀骑射去。

“举马盾!”眼见着避不开,西域人楼筑骑在马上,怒声大喊。

不同于以往的轻骑,在被晁义操练许久之后,这些西蜀的轻骑,不仅配了马枪,还配了一面小皮盾,作为挡箭之用。

但即便如此,以机动侵扰而著称的燕州弓骑,还是打出了一轮极为老道的迂回战。

或射中战马,或射穿皮盾,顷刻间,不少的西蜀骑卒,纷纷坠马而亡。

“后军,二阵。”祝子荣提刀再喊。

极短的时间内,迂回而来的第二阵弓骑,朝着楼筑这一支骑营的方向,再度开始奔射。

霎时间,无数人影成了筛子一般,人仰马翻。

好在不远之处,一袭西蜀大将,带着另外几千骑杀来。

“王,是晁将军来了!”

楼筑眼睛泛红,面庞大喜。

“传我军令,陷其前阵,击其左右!”晁义提着长枪,急奔来救,不断下着军令。

“晁将军有令,陷其前阵!”

赶来的数千蜀骑,循着晁义的命令,不顾伤亡,冲杀到数千弓骑之前。在左右两边,分出来的两翼,虽然各自只有千人,但迅速发起了冲锋。

“蜀人平枪——”

命令之下,两翼的千人平起了长枪,往前杀了过去。

速度之快,让祝子荣有些错愕。他并不知,这些蜀人的骑术如今厉害。

不多时,便有二三百的弓骑,纷纷被戳落坠马。

“弓骑者,以保持距离,不断侵扰射杀,但若是近马厮杀,我蜀骑未必怕他。”晁义冷着声音。

在旁的楼筑,听得惊为天人。料想不到,中原蜀人的战法如此厉害,好在当初并没有选错,抱住了这条大腿。

“晁义将军,那北渝的骑军大将,并非庸人,恐有其他手段。”

晁义点头。

现在别无他法,更认真地说,在这种开阔的地势,他并没有信心,能堵住这些燕州弓骑。而且不能深追,最紧要的任务,是拦住这些人。

敌阵中,祝子荣冷着脸,扫了几眼前方的蜀将。

“前军与侧翼,速速换刀来挡。后军迂回,以奔射逼退蜀人!”

顷刻间,数千的弓骑迅速动作起来。并没有多久,在后军退出堵截之势后,又迅速迂回,将杀过来的蜀骑,射得不断退后。

“祝将军,小军师那边派人过来,让我等莫要恋战。大宛关那边,已经奇袭失败了。”

祝子荣皱了皱眉,脸庞变得无比自责。

“定然是我驰援不及,无法配合申屠将军,奇袭打下大宛关。”

“将军勿要自责……”

祝子荣咬着牙,不甘地抬起头,看着前方的那位西蜀骑将。当有一日,他带着北渝弓骑,誓要杀死此人。

“吹角号,弓骑撤退!”

放在哪里来讲,临阵撤退,必然是兵家大忌。但祝子荣不担心这一点,那蜀将敢追过来,敢追着弓骑来杀,必然要吃一波马尾箭。

……

“晁将军,北渝的弓骑退了。如今正是机会,不若趁机追剿?”

“追不得。”晁义声音发沉。先不说这一次的任务,单单说这些弓骑,可都是善于马射之人。你这么追过去,被拖开了距离,只怕要损失惨重。

为今之计,当以谨慎为重,再听主公与军师的调遣。

相邻推荐: 医嫁衣香平成骑士之逢魔降临什么?奥特曼是终身制的?海王翻车了雷霆纵队我的宇宙冒险泰裤辣!中华之帝国崛起为了校花去修仙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