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船迟又遇打头风

作者:糖酒酒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我能升级万物 战场合同工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决战龙腾 农家小福女 攻约梁山

在柳蓉他们这样的小老百姓家,姑娘有喜那可是大事。

更何况玉奴在那夜后不仅伤了脑子,身子也大不如前了。

“大夫说妹妹这胎若是保不住,往后可能就再也不会有孩子了。父亲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却又怕往后邓家不讲道理前来抢夺,于是便带着母亲去了邓家商议。”

此刻的柳蓉已不再咬牙切齿,她就像麻木了一般叙述道:

“当日午后,我与哥哥便接到了父母大闹邓家,并对邓员外邓炳及其家眷拔刀,在砍伤一人后因持刀拒捕被当场格杀。”

凤曦:“?”

真的,听到这里别说李次辅,就是凤曦都觉得黑暗的离谱。

“当场拒捕被杀?现场有证人么?你之前不是说你们县的县令是你哥的老师么?”

柳蓉苦笑:

“事情发生在邓家,除了邓家的证人便只有几名前去拿人的差役,而且这些差役奉的并不是县令的命,而是县丞的命。而那位县丞早就投靠了知府,差役们也都咬死是我父母拒捕……”

而在咬定此事之后,知府还以此乃大案为由亲自过问,连同仵作的证词也全部偏向了邓家。

最后柳家得到了什么呢?

邓家敷衍的赔偿,以及几个差役被判流放?

偏偏就柳蓉他们了解到的消息来看,那些要被流放的差役没一个面露愁容,反而是举家离开了清泉县。

此案中明明处处都是疑点,明明有许多可以彻查的机会。

可在知府、县丞与邓家的只手遮天下,一切的简单都比登天还难。

“父母死后不久,玉奴也在我与哥哥外出做活时上吊而亡。她许是短暂的清醒了一会儿,只是在留给我与哥哥的绝笔中劝我们好好生活,不要再查下去了。”

在这样庞大的黑暗面前,一县县令尚且处处受制,根本无法送信上京,他们这些市井小民又能做什么呢?

“我与哥哥伤心欲绝,却也听了玉奴的劝。我们打算蛰伏起来,先管好自己,再图谋其他。”

可在别人想要害你的时候,你就是喝一口水他都会看你不顺眼。

很快她哥哥便也出事了。

原因是在酒楼与邓三公子邓宝昌碰上,双方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在我远走他县之前,大夫便说哥哥命不久矣。我不想看着哥哥死去,我决定跟他一起去死。只不过我不想白死,所以我男扮女装隐姓埋名去了明州府城。”

柳蓉似乎是有些累了,声音也渐渐轻了许多。

但比起讲述家中人一个个死亡时的沉痛,她此刻的语气明显轻快了不少。

在她原本的计划里她想刺杀的人是知府周治元,再不济也要杀了周治元的长子周勋,又或是邓家长子邓朝东。

谁知她到了府城才知道,府城人竟都在讨论昭明公主横征暴敛,说这位公主穷奢极欲,根本就不给明州百姓活路。

“那周治元是本宫的座上宾?他的意思就是本宫的意思?本宫刁蛮跋扈根本不把人当人?本宫治下只有世族与富商巨贾才算民,其余皆不是?”

凤曦歪头,很好,这锅不又给她背稳了么?

“府城暗中掀起了讨伐公主的浪潮,其中便有大胆者提出要上京刺杀公主,让朝廷看见我们明州百姓之苦……”

“所以你这个胆大的就跟着他们来了盛京?”

盛德帝看着柳蓉的眼睛里也写满了怜惜,若非走投无路,这样一个比他们曦儿大不了多少的女子,又怎么可能来京送死呢?

可不就是送死么?

刺杀公主的确能造势,可刺杀皇家本就是死罪,即便你事出有因。

柳蓉有些局促的点了点头,祁霄则敏锐的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跟随那支队伍一路上京,应该也认识其中的不少人吧?”

“认识几个跟我一起加入的,但里面大部分人都沉默寡言,加上我自己也不想活了,所以……”

柳蓉抿了抿唇,死士哪有一边唠嗑一边去送死的?

即便柳蓉给不出准确信息,祁霄也肯定道:

“民间组织的死士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不可能个个沉默寡言行动有序。父皇,我想这支队伍里真正的百姓恐怕只有柳蓉和她认识的几个人,其余则都是有心人提前准备的。”

“不错。”

盛德帝何其敏锐?当时便笑道:

“朕估摸着他们带上柳蓉等人的原因,也就是图个真实。毕竟没有经历过压迫的死士很难对明州的苦难感同身受,唯有柳蓉等人能这般声嘶力竭。”

同时那边终于平复了心情的李次辅也道:

“从公主乃是天乙贵人的消息传出,到天煞孤星的猜疑,再到税银入京与百花宴遇刺……皇上、公主、驸马,老臣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局啊。”

“不止,李次辅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局可能从谢老国公倒下就开始了。期间磕磕绊绊修修补补,眼看便要到收网阶段了。”

祁霄垂眸,他甚至没有说有些人恐怕多年前就盯上了凤曦,在她身边埋好了暗子。

没错,即便以前那个凤曦早就被养废了,是个实实在在的恶毒草包,那些人也从未对她掉以轻心。

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暗子埋的很好,没对以前的凤曦用上,却成功的用在了他的小凤凰身上。

“是啊,驸马说的极是,这件事还没完呢,他们这是铁了心要拉公主下水啊!”

李次辅有多看重凤曦,眼下便有多么的愤慨与悲戚。

因为横征暴敛的事实在是太大了。

至少放在未来储君及女帝身上绝对是污点,是让无数百姓恐慌甚至恐惧的污点。

“皇上,我们眼下该如何是好啊?”

面对李次辅的询问,盛德帝并未在第一时间表态,而是侧眸看向了凤曦与祁霄。

事到如今,身为皇上的他已不能再偏帮凤曦,因为他不止是凤曦的父皇,还是大昭的一国之君。

所以这件事的处理他插不上手,也不可能插手。

而凤曦与祁霄明显很清楚这点,只是在敌人还未落下最关键的一子之前,他们也无法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好在对方并未让他们等太久,因为第二日一早南方便有急报传来。

明州五县联合同州山匪叛乱,南地危!

相邻推荐: 超神融合系统诸天从大道争锋开始真爱狙击三国袁尚传狙击修真者诡异复苏:我满身禁忌杀穿诡域美漫之活着就有奖励完美人生:开局至尊剑体圣女大人,请听我解释动物园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