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青葱岁月

作者:爸爸无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决战龙腾 霸体巫师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齐哥定的地方,怎么可能是不三不四的地方?”

“杨博士,你再这样说,我……我告你诽谤啊!”

“老婆,你听我说,别听她说,地方真是齐哥定的,齐哥这人……你还不相信吗,是不是……”

陈牧很努力解释了大半天,可自家婆娘的眼底还是流露出疑惑之色。

最后没办法了,陈牧转头看向杨果:“杨博士,你看看你,随便说一句话就惹得我们夫妻俩闹矛盾……啧,你赶紧解释解释,青葱怎么就不三不四了。”

杨果撇了撇嘴,说道:“我也没去过青葱,不过我就是知道那里不正经。”

“你够了啊,先是不三不四,现在又变成不正经了,你总得说说理由吧?”

陈牧瞥了一眼自家婆娘,看着那严肃认真的漂亮脸蛋,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窦娥了。

杨果说:“我之前有一个朋友,她的男朋友去了一趟青葱,我那个朋友去堵他,最后看见他从青葱出来的时候,抱着个不正经的女人,去了酒店。”

“然后呢?”

陈牧皱了皱眉,问道。

杨果没好气的说:“然后什么,然后分手了呀,我的朋友为了这事儿伤心了很久。”

“你的朋友的男朋友是个人渣!”

陈牧先朝着那个地上躺着的“朋友的男朋友”开了一枪,才说:“可这是人的问题,不能赖那个地方吧?”

转过头,他对自家婆娘大声表忠心:“老婆,你放心,我是一名忠诚的好丈夫、好爸爸、好男人,绝对不会像那些人渣一样乱来的。”

维族姑娘的目光果然柔和了一些,眼底流露出一些“我家老公好棒棒”的欣慰。

杨果撇了撇嘴,没再继续说。

当然,这也得益于陈牧给女博士递去的凌厉眼神。

总之不管怎么说,女博士最终是闭嘴了。

陈牧连忙把自己的毕生所学尽数施展了出来,又是自陈清白,又是跳脚立誓,甚至还当着外人的面献上香吻……这才终于把自家婆娘摆平。

临出门的时候,陈牧觉得自己真是不简单,很有点“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意思。

陈牧先赶到齐益农约定的饭馆,两人搓了一顿。

他们吃饭的地方不是什么高档的地方,就是一个小巷子里的小饭馆。

里面专做火锅和驴肉火烧,还有烧鸭,不过据说烧鸭是每天限量销售,需要预定,齐益农是老客户,早早就预定了一只。

“别看这里小、简陋,可这里是我最喜欢的馆子了,东西好吃、不贵,还不用拘着自己,所以我常来……”

微微一顿,齐益农又笑着说:“反正我就这点工资,晚上得你这个大财主掏钱,我就请你这一顿饭好了。”

陈牧嘿嘿一笑:“能让你这位大领导请一顿饭,我已经很荣幸了,哪里敢再让你请我去夜店玩啊!”

说时,他用有些玩味儿的眼神看着齐益农:“齐哥,你究竟想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怎么我听说你要带我去的那家青葱,好像不怎么正经啊?”

“怎么不正经了?”

齐益农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人家不管工商还是税务,消防还是卫生,都是有正经手续的,属于正规经营,怎么就不正经了?”

说得好有道理……

我竟无言以对……

陈牧看着这位副私长,觉得自己还是别跟人家讲什么道理,人家的工作就是讲道理的,属于专业人士。

齐益农又说:“你不想要找妹纸多的场子吗?我想来想去,还就是这个地方最适合你了,刚好我有个朋友几天晚上在那里开趴,我这个当哥哥的,就带你这个从乡下地方来的小老弟,过去看看。”

轻咳一声,他又说道:“说好了,你得有心理准备,晚上分分钟要花钱埋单的,别想着可以占便宜……嗯,你看我眼色行事吧!”

听见齐益农这么说,陈牧拽得跟八百五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腰,很壕气的说:“放心,哥,我有钱!”

两人吃完饭,结了账,两百不到,就很实惠。

要知道他们可是吃了烧鸭的,还有火锅,肥羊肥牛之类,要是换在某家店,这一顿下来,那不得千八百的呀?

吃得满嘴食肉,两人一人捧着一个保温杯,就朝着那家青葱赶。

保温杯里是陈牧的茶叶,消食解腻,什么时候喝都很好喝。

“还是你这茶叶好啊,我现在一天不喝都不得劲儿!”

齐益农心满意足的啜着茶,嘴里说着。

这一次陈牧到京城来,给每个关照过他的领导都带了土特产,这其中茶叶绝对少不了。

刚才吃饭的时候齐益农和他说了,他现在的茶叶在京城的小圈子里已经有一定的名气了,很多大领导都喝过、并说好。

这让很多人趋之若鹜,可却求而不得,所以带了一点风尚,都以手里能弄到他的茶叶为荣。

“以后你就算什么生意不做,只种茶卖茶,也会是个亿万富翁!”

齐益农显然对他的茶叶很喜欢,所以在这个话题上,对他大夸特夸,赞语一点都不带重样的。

陈牧有点压力,毕竟现在茶叶的产量太少,可却这么快的传播开了……其实是僧多肉少,都不够分的。

这让他心里打定主意,等回去就真的推动茶叶量产上市的事儿,不能再这么下去,否则让领导们都喝不到茶,说不定哪天就有人给自己找麻烦。

唉,真是的,人太优秀也不行,始终无法满足所有的人。

来到青葱,陈牧看了看,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门口就是个普通的大门,感觉上就像是某个五六十年代的工厂大门似的,老旧残破,连铁门都是锈迹斑斑的。

把车子停好后,走进里面,在那昏黄的路灯指引下,终于来到了第二道门,才总算看出点东西来。

这门居然是很古老的那种大宅门。

类似于影视作品里的那些某某官员的府邸大门,朱门飞檐,大照壁,整个儿看起来就很有气派。

在门上,挂着大匾,写着“青葱”两个字,古朴好看。

齐益农迈步走了进去,有人上来招呼,他说了几句,那人就领着他们入内了。

陈牧跟上,这种场子如果让他自己来,他还真找不到地儿。

只有那种知根知底的,才能找到这种地方。

这个第二道门的里面,才是真正的夜店所在。

看样子整个场子是把一个工厂厂房改成的,整个儿看起来金碧辉煌,非常漂亮。

里面隔音很好,听不见一点动静,只是地面有点颤,让人知道里面在放着节奏很强劲的音乐。

“以前这里是一家郡王府邸,后来被改建成了工厂,唉,真是老可惜了,府邸里面的建筑都被平了,连带里面的好多有价值的文物当时都被弄没了……现在改成这么个地方,算是废物利用……”

齐益农一边给陈牧解释着,一边往里走:“我也有好久没来了,年轻的时候常来,嗯,就连你嫂子我都是在这里认识的。”

这么有纪念意义的吗?

陈牧越发的觉得女博士之前说的话不负责任,纯粹胡说八道。

因为他从齐益农的身上了解到,这里是有爱情的。

齐益农被人领着,进了门。

一进门,里面的热浪朝着两人扑面而来。

喧嚣的声音和强劲歌舞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有点血脉贲张,产生一点小小的躁动。

陈牧很久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了,自从成为有头有脸的生意人,就再也没人带他到这种地方来,让他感觉自己都不知道交了一些什么不正经的朋友。

这里人很多,男生女生玩得特别嗨,一个个随着节拍不断摇晃身体,发了疯似的。

陈牧特别留意到,女生总体来说穿得特别少,肉光致致,感觉真的不正经。

齐益农跟着领路的人,穿过舞厅,走到后面的一排包厢的区域,那人在一个最大的包厢前停下,推门请齐益农进去。

齐益农点点头,直接进去了。

陈牧紧随其后,也进入其中。

在包厢里,和那些ktv房差不多,坐着很多人。

这个包厢很大,就陈牧目测估计,有超过五十人。

这五十人里,一多半是女人,估计是陪酒的,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属于不正经却很令人感到欣慰的那种。

里面的人喝着酒、说着话、唱着歌……非常热闹。

齐益农进门后,眼尖的立即站起来,招呼了一声“益农哥”,紧接着其他人也察觉了,立即纷纷站起来,打起招呼。

因为众人的表现,其他那些不认得齐益农的人,都知道来了身份很要紧的人,也都站了起来,所以一时间房间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那些陪酒的女人都打量着齐益农,眼底都带着一点好奇。

“坐吧坐吧,你们继续玩你们的。”

齐益农摆摆手,示意众人赶紧坐下来。

“益农哥,你怎么来了?”

包厢最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男青年走了过来:“益农哥,你怎么来了?”

齐益农朝那男青年点点头:“今天你哥生日,我来看看。”

微微一顿,他问道:“你哥呢?”

男青年道:“他有点事儿走不开,一会儿就来了。”

“好,那我先坐坐。”

说完,齐益农指了指身后的陈牧:“这是我一个兄弟,我带他过来看看。”

男青年的目光转向陈牧,陈牧也看着他,两人目光一触,都怔了一怔。

他们都是见过彼此的,就是之前在L市的时候。

陈牧的记性在活力值的作用下,一直很好,他清楚记得,那一次自己是陪着女工程师戚昭华去给女儿买东西,无意中遇见了对方。

这人好像是女工程师的前夫的弟弟,叫做苏峰。

苏峰显然也认出了他,只是怔了一怔后,就很快回过神,朝着陈牧点点头,伸出手来:“哥们,随便玩,我叫苏峰。”

“谢了!”

陈牧也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我陈牧。”

两人松手以后,陈牧跟着齐益农坐到了一边,他们刚坐下,立即有两个女的坐过来了,主动给他们斟酒、说话。

“你们别说话,我和我兄弟有话说。”

齐益农直接对那两女的打了个手势,说了一句。

齐益农在空调混了这么久,身上天然带着一点上位者的气质,因此他一发话,那两女的顿时知趣了,不敢再开口说什么,只安静乖巧的坐在边上,当好花瓶,只在客人有需要的时候提供服务。

在她们眼中,这两个新来的男人实在有点与众不同……

都来这样的地方,居然带着保温杯。

给他们倒的酒,看起来并不准备喝。

这样的人,她们都没见过。

不过也让她们意识到,这两个男人不是普通人。

等齐益农和陈牧坐下来后,其他人又开始坐下,玩了起来,包厢很快恢复原状。

齐益农对陈牧说:“以前年轻的时候,我也贪玩,到处乱闯、惹祸,后来家里出了事儿……嗯,我外公他脑血栓去了,才明白自己太胡闹,所以老老实实夹起尾巴做人。”

陈牧笑着说:“哟,浪子回头呢!哥,我们怎么觉得你说这话很装逼呢?”

“滚!”

齐益农努了努下巴,点了一下苏峰,说道:“他是苏家的老二,我和他哥哥苏峰以前是最要好的死党,后来各走各路,虽然情分淡了,可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今天他生日,我本来是不来的,不过你说要我带你出来找个场子玩玩,那就来这里吧。”

微微一顿,齐益农又说:“我现在的身份……来这里可是冒险的,你得谢谢我,回头多给我送两斤茶叶。”

又是茶叶……

陈牧无语,觉得亏大了。

这送一点,那送一点,他的存量也已经不多了。

回头说不定得把活力值用上,让茶树生发一下,自己才有茶喝了。

齐益农又说:“待会人来了,我们打个招呼就走,如果没事就算了,我们换场子……嗯,要是有事,就再说。”

什么意思?

陈牧不太明白。

可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了,又有人进来……

相邻推荐: 长生密钥你是我戒不掉的甜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斗破之丹王古河洪荒之圣道煌煌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