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诸事不易,东皇叹气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龙族深陷泥潭,暂时不足为虑。”

帝俊悠悠道,“倒是人族——”

他说着,翻了翻手头上的情报,一字一句念给殿堂中的另一位皇者,“会盟已是在即,对我天庭心怀不轨的强族身影出没,图腾信仰将要全面上线;另有十二巫部的大巫在人族中走动,着手训练打磨人族基础体能素质和技击杀伐手段……”

“这,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太一,你要小心了。”

帝俊叮嘱着自己的胞弟。

“我明白。”太一微微颔首,突然间便是一笑,“不过战争这东西,不是声势浩大便能纵横无敌,也不是单体素质强大就可所向披靡。”

“人族在这方面的底蕴,纯粹从零起步,终究还是差的太远了。”

“哪怕巫族也一样,根本就没有经历过遍及整个洪荒宇宙,从山河杀到星空、再从星空杀进岁月的最惨烈战争,大罗都一片一片的死,尸骨血肉铺满天地……目前来说,短板依然存在。”

“当然,若是那些个大巫、祖巫,彻底不要脸,亲自上手,派遣无数化身担任基层指挥,并且时刻准备读档和全图外挂……那还是有些看头的。”

任你技术无敌,操作上能秀出花来,可一旦怼上管理员?

东皇承认,这会很难搞。

“放心,他们不会这么做的。”帝俊失笑,“一来,鸿钧会发飙;二来,也与他们的理念不合。”

“巫妖大战,人妖争锋……说的惨烈些,是一场流血漂橹的大劫。”

“但在我们这些俯瞰时光、立身纪元之外的永恒者眼中来说,其实就是一次社会文明试验——了不起是这规模大的离谱。”

“的确,输赢方面大家都在争。”

“可最重要的,是透过现象观察本质,从与人道的互动中获取智慧,印证思想,开辟自己的道路。”

“毕竟输赢是一时的,这把输了,下一把未必不能翻盘打回去……自己心智的提升,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开挂?作弊?”

“可以有,但没必要。”

“因为,哪怕骗得了别人,却也骗不了自己。”

“在这方面上,我还是挺相信巫族那边的对手……”

“娲皇,终是不像她的兄长——太昊伏羲,虽然眼下是个大大的反贼头子,但是节操还很硬挺。”

帝俊对女娲不吝赞美。

这或许也是娲皇独特的个人魅力。

哪怕是敌人,也会尊重和承认她。

“娲皇的节操很高吗?”东皇欲语还休,“我如今麾下的云中君,跟她的关系微妙……这个家伙做的很多事情,我是不太相信那背后没有娲皇的支使。”

“实在是太……太那啥了。”

诸事不易,东皇叹气。

“这云中君,他有事没事就到我天庭的诸多兵营、将帅培训系统中转悠……”

“转悠就转悠吧,腿长在他的身上,我也不想管。”

“但是,他做的一些事情……那是真的节操掉尽,一点都不讲究。”

说着,太一眸光若电,裂开宙光虚空,让一幅幅画面影像呈现,全是在围绕着一个主角——

曦!

影像中,这位人族一等一的人才,身穿冕服,驾驭龙车,贯穿星空,游走天河,时不时的驻足,停留在一个个兵营中。

然后根据情况,经常板起面孔,张口闭口天庭大事,兵戈征伐不可有半分松懈,需要谨慎检查各种装备配置,防止有硕鼠从中得利,日后因此误了将士们的性命。

“那是不可容忍的!”

曦情绪激昂,慷慨陈词,“我们至高天庭,打造天河水军、天兵天将,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守护苍生黎庶,为的就是捍卫天庭威严!”

“谁敢在这里面上下其手,那就是在跟苍生对着干,跟天庭对着干……让人道上缴的口赋、算赋打水漂!”

“我为天庭大员,是为太一陛下麾下云中君,断不能见此事上演!”

“所以!”

“账本在哪?!”

“一应装备在哪?!”

“闪开!”

“别挡道!”

“让我康康……让我康康!”

挑翻了拦路的绊脚石,云中君悠哉悠哉的走进去,开始很认真、很细致的观察。

时不时的,他真挑出了许多细小的隐患,哪些法宝器材有了老化、磨损等问题,当场责令相关的配给单位进行换装。

这种负责任的态度,让许多不明真相的低级天兵天将,对之称赞钦佩不已。

毕竟,这也算是给他们的生命负责。

当然,他们不清楚的是。

这些因为细小瑕疵,被标注为淘汰品的装备……过不了太久,就会以废品的价格,被云中君和对此进行处理的人员达成愉快交易,转手到人族的手中。

“我人族不缺钱,就缺一些花钱也不好搞到的东西,被天庭明着暗着设绊子卡住。”

“装备有瑕疵?没关系,修修补补后能用就好……等过段时间,相关的生产线打造出来,人手再就位,便不用那么拮据了。”

持家有道大管家——有巢指示。

曦一丝不苟的执行。

于是,便有了两位妖皇所见到的云中君,兢兢业业为天庭“负责”。

最强悍的是。

哪怕是在眼下,被帝俊与太一强势透过影像围观,有所感觉的曦只是抬头微微一笑后,便老神在在的继续这么干,甚至还变本加厉,硬生生淘汰了一整套生产线,嘴上原因自然是良品率较低,将之送到了归属娲皇派系的废品管理员手上。

其行为之大胆,其下限之幽深……妖皇都要诧异,丝毫不下于看到了龙族的集体转型,在一条没节操的道路上狂奔。

“有意思。”帝俊笑了笑,不置可否。

“是啊,很有意思……”太一耸耸肩,“我非常想去敲打他,奈何?”

“一方面,我暂时分身乏术;另一方面,这家伙还真是有本事的。”

“工作做的太好了,手段圆滑……明明身在敌营,却硬生生跟我的许多部下打成一片,团结到盟友。”

东皇把许多事情看在眼里,对云中君做的“好事”再清楚不过。

云中君。

曦。

这位人族的智者进了天庭,就像是老鼠进了米缸一般,可劲的折腾。

他时常请客吃饭,邀请诸多天庭将帅系统的后勤妖神。

在酒桌上,他很规矩,从来不提什么造天庭的反……许是也知晓,这些妖神策反不易,不会把投资重心放到人族那里。

但是?

不造反,可以谈生意嘛!

曦与诸位妖神聊天拉家常,时不时就提一下诸天之趣闻。

像是有一种很神奇的道路,名字唤作“拉链”。

此路开了又合,合了又开,开开合合,无穷尽时。

一番暗示,有的妖神懵懵懂懂,也有的妖神心领神会。

“天庭,是人道苍生的……大家是个人,要有一颗大公无私的心哦!”

似乎生怕人误会。

曦还如是说道。

这让参与宴会的妖神,纷纷点头。

等下去之后,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当然了,天庭中也不是没有很靠谱的妖神……但架不住拖后腿的更多。

他们理由充沛——

‘我们也不想这样……可是云中君给的回扣太多了。’

曦,靠着一手“有钱一起赚”的思路,聚拢了很多临时的酒肉朋友,愉快的各取所需,给自己的上司东皇太一添乱。

恰逢天庭不稳,大司命原地起跳,法令问题上贴脸输出,让太一也不得不暂时按捺,只是冷眼看着云中君这里转转,那里转转,争取让天庭完成一次全体换装。

等天庭换装完。

人族大军的装备问题,也不用太担心了。

应付个一、两场巨型的会战,想来还是可以的。

“这操作挺优秀。”帝俊目光一动,随即哂笑出声,“不过问题不算太大……这些妖神,贪是贪了些。”

“但他们也知分寸。”

“蹭一些天庭的小利益,他们是会做。”

“可不会出卖绞死自己的绞索……跟云中君也就是仅仅止步于酒肉朋友关系。”

“能发财,大家就是朋友。”

“真到了战争时刻?”

“该翻脸还是会翻脸。”

帝俊淡淡道。

“那些装备,卖了就卖了。”

“毕竟,巫族那边的装备技术也不差太多,只是产能上优先供给巫族系统,人族方面需要排队罢了。”

“人族不想排队等待,要提前入手……给他们又何妨?”

“虽然只有废品的收购价格,让我们天庭有些亏。”

“但是话说回来……对我们天庭来说,价格这东西,算什么?”

“那是写给外人看的。”

“天庭需要考虑的,只是炼器工匠的薪酬,相关资源的开采、运输成本……上了规模,什么都好说,都能给扭曲到很廉价的地步。”

“我妖族与巫族不同,最大优势便在子民数量,有些成本是非常之低的。”

帝俊笑着开口,“且战争在即,第一优先不是盈利,而是技术的优化,产能的扩大。”

“换个角度去看,云中君这位道友,可以算是我们的好帮手啊!”

“孜孜不倦的帮助我天庭,观察各方面的不足,并且买通了一整套的后勤体系,让他们发挥主观能动性,大产特产。”

“这产的好啊。”

妖皇深指,划开了虚空,一个化身出现,将一些资料信息调取汇总,呈递其手。

帝俊上下翻看后,笑着递给太一,“你看……”

“数据显示。”

“有这位好道友的帮助。”

“相关炼器方面,各项指标超量完成,生产线总量小有提升。”

“还有炼器师的就业,难度降低许多……这都是未来对巫族战争的一种潜力。”

“人族,从我们这淘走了一大批装备,眼下是没少赚。”

“可我天庭就亏吗?”

“不亏的。”

帝俊意味深长道。

“套用道德天尊的说法,阴阳互根互化,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没有绝对的弊端,总有益处,阴极而阳生,阳极亦有阴生,只看能不能找寻到,并且有目的的引导向所需要的道路。”

“他人能在天庭占到的便宜,别处地方未尝不能另类的收回来。”

“是的。”太一颔首,“我对我们天庭,还是有信心的。”

“云中君用小伎俩弄到的二手装备,对天庭大计算不上天大隐患,因为要完全发挥装备的功效,还需要战术上的配合……但我之所以会说云中君非是易与之辈,也正是因此。”

“他认识到了人族在这方面底蕴的匮乏,并且真正冲着我天庭的墙角去开挖。”

太一轻叹着。

便见影像之中,做完了天庭天兵天将装备检查的云中君,坦然顶着监控,坦坦荡荡的走向了天河水军的诸多军部学府,辛勤挥舞起了锄头。

这位人族的贤者,在天庭挂职这些年,对相关的地方早已是熟门熟路,甚至对于其中学习深造的每一届学员都一清二楚。

性格,爱好,理想……

于心中筛选出一份名单,确定是能够动员、站在一起为人道苍生光明未来奋战的对象后,曦便开始了联络,尝试着拉拢跳槽。

哪怕失败。

也会努力在交谈中侧面了解这天庭兵部系统里,基层甚至中层对于战术的各种认识见解,汇总个人心得,为人族填充底蕴。

这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毕竟这里可是天庭的最高等学府,每一个学习者,都是从无量量数目的妖族众生中筛选出来的精英。

整个过程里。

人族在成长,曦也在成长,真正复制天庭的战争底蕴。

可以想见。

未来巫妖开战。

妖族的一些战术套路,巫族多半会一眼看穿,从容避过。

“很有些棘手。”

太一评价。

“棘手么……”帝俊目光闪烁,忽而莫名道,“你现在是不是有些疑惑,当日我为何指使你把云中君这职位给娲皇,让人族得到这样的加强?”

“是有一点。”东皇点点头,“不过却不多,毕竟我大致也能猜到些东西。”

“眼下人族学习我们的战术,学习的太深入太彻底,看起来是加强了,直接降低了大战开启后的损失。”

“但是……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PS:我也是醉了……谁能想到,我上一章被关小黑屋,理由竟然是可能“ghs”?我整本书可是连脖子以下,都没有描写过的好人作者啊!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