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风伯!英招!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飞廉妖师归来,一眼便看到了女娲。

这是何等的惊吓!

啥仇啥恨啊?

多少年过去了?巫妖大战应该早就打完了吧?

你这掐着我复活的点,来我坟头探望的热情……太吓人了!

飞廉妖帅战战兢兢,感觉整个神都不好了。

他心中苦涩,凄凄切切——做神好难。

‘以前没看出来啊……娲皇竟是这样报复心强烈的女神?’

‘也不对啊?’

‘我才是受害者好吧?’

飞廉转念一想,心中更悲伤了。

作为“被害人”,被杀一次还嫌不够,还要再被杀第二次吗?

飞廉琢磨着——

现在自己重新躺回棺材里面,能不能当做一切无事发生?

妖帅双眼无神,空洞的目光里,充满了无力反抗命运的绝望与痛苦。

“呵!心里戏真多。”

忽然一声轻语,炸响在飞廉的心头。

是女娲在开口,语气平静而淡漠,“不用这么紧张。”

“我用不着这样蹂躏你。”

“是我复苏的你……而让你能归来,自是有大事要交予你去办理。”

“当然,你也可以不同意。”

“不过那样一来,我便只好请你重新躺下了。”

“而这一躺……可能就真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过去,你才能再醒来。”

女娃话音淡定,飞廉却不能淡定,“噌”的一下,一蹦数尺高,原地来了一手鲤鱼打挺,一下子便站直了,“同意同意!绝对同意!”

这位妖帅都不问具体情况的,忙不迭的点头,都点出了残影。

一边点头,他一边高声奉承,“娲皇陛下啊!”

“您光辉万丈的身影,一直是我崇拜敬仰的目标!”

“早些年的时候,若非因为族群的拖累,我其实是真的想追随在您的身后,与您一起进行反天大业的!”

“至于当初围杀‘炎帝’的事情,也是因为我不知道那是您微服私访……不然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跟您动手啊!”

飞廉妖帅极尽赞美。

活命嘛!

不寒颤。

虽然他也不是很怕死。

但是,能不死……还是不死的好。

最起码,不能死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刚刚复活呢,还没搞清楚现状呢,就梗着脖子硬气的死犟……那是真的会死的!

好歹,得等他了解了解自己族群后裔的现状,自己学说道统的流传情况……等等,血脉上的、精神上的传承,是否还保存着,证明他曾经活跃在这片天地中。

死,也要能瞑目。

用话术恭维女娲,拖延着时间,飞廉妖师的一点灵光照耀山河大千,岁月纪元,无数信息自然映照复制而来,陡然间让飞廉怀疑起人生。

女娲冷眼看他,也不干扰打断,只是遮断了对外传输信息的渠道,却也不禁止飞廉的接收过程。

这是单方面的屏蔽。

不过,纵是如此,飞廉妖帅在“村里通网”后,也给整的有些精神错乱了。

‘我死了很久吗?’

‘这时间也不是很长啊?’

‘怎么这世界就变成这样了呢?’

飞廉妖帅,就像是满地找瓜的猹,看着一望无际的瓜田懵逼中。

——他刚下线一会儿,就发生了那么多的大事?

龙祖乱杀!

道祖掀桌!

人道代打!

盘古天降!

五运谋反!

……

好家伙!

以前猹找瓜,今朝瓜找猹。

飞廉妖帅眼一闭一睁,感觉自己都被时代淘汰了,成为了版本弃子……

‘不对啊?’

‘我现在反倒是领先时代了!’

一瞬间,飞廉妖帅胆气就升腾起来了。

‘以前的妖皇陛下,搁现在……还能收拾得了我吗?’

妖帅的腰杆子挺直了,整个神又行了。

不过。

当他的傲骨开始挺立,女娲一眼便看出了飞廉的小心思,默默的施压,将支棱起来的妖帅骨头都给打断掉。

“轰!”

这一方幽静的时空中,娲皇神威肆虐,恐怖震世,天地万象都模糊了,在归于黑白死寂,不再更迭流转,乾坤渐远,混沌渐近,走到尽头,是空无!

立时。

飞廉妖帅的傲骨便柔顺了,低眉顺眼,老老实实。

——你娲皇还是你娲皇!

——哪怕一路走来,起起落落落落落落,可终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收拾你个太初大罗还是不成问题的!

女娲给飞廉当头棒喝,让他清醒下来。

而这一清醒,冷汗嗖嗖的便爬上了妖帅的脊背,让他心中发寒,想到、想通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

‘女娃当初是死了……可现在一看!’

‘这不活得好好的吗?’

‘这样一来……当初女娃身死一事,岂不是这位娘娘在演戏,我杀我自己,然后贼喊捉贼,合情合理的让自己的重要战力诈死?’

‘如果再看今朝的局面,诸强被废掉十之七八,只为镇压魔劫……女娃娘娘那个时候故意死去,凭此遁走,是不是就是早有预见,甚至干脆整个大事件都是她一手策划出来的?’

飞廉妖帅越是脑补,身形便越矮——低头俯首叩娲皇!

太吓人了!

比刚才复活后一睁眼,便看到了女娲,还要恐怖!

因为,这简直是算尽了诸神,都在掌握之中!

这是怎样可怕的心智和谋略啊?

纵然是当年极盛之太昊,都未必能比得上吧?

认识到这样一点,飞廉的骨头就傲不起来了……毕竟面对这种狠人,再傲?

骨头都给你打断了,再榨出骨髓来!

你不想体面,那我就帮你体面!

太昊诛杀三千混沌魔神的时候,手起斧落的可不要太干脆利索,根本不在意你骨头多硬!

何况是如今眼看着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苗头的女娲?

飞廉刚活过来,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挑战。

所以,他从心了。

跟佛门一样的从心。

女娃瞅着低眉顺眼的飞廉,聪明的小脑瓜转动,大致便明白了他的想法,有些无奈,也有些无语。

曾经。

她招商引资,建立巫族,广结盟友,各种好声好气,可是对顶尖的大神通者用处总是不怎么大,并不十分买账,到头来还是她的闺蜜靠谱,努力支持她。

所以祖巫之中,半数以上的存在,背后真身是女神。

而今天。

仅是展现了她的“阴险狡诈”,深沉隐忍,疑似进行了颠覆时代的可怕阴谋,与之沾上了边……一位妖帅,就那么果断的服软了!

‘畏威而不怀德啊!’

娲娲叹息。

蓦然间,她好像有些明白了她的兄长,为什么总是有意无意的引导她,去走上一条冷酷无情的帝皇之路,总是指点她心术谋算,如何博弈较量。

因为……这条路,是真的好用、吃香!

不是自家人,谁会教你这种手段?自己去在一次次的毒打中成长吧!

一时间,女娲对伏羲的观感略有改变。

亲身经历,亲身体会,感触良多。

在大是大非上,女娲忽然间觉得……或许,她以后应该多听听她兄长的教导?

‘不!’

‘是谏言!’

女娲死鸭子嘴硬,认错可以,低头不行!

想着一些微妙的事情,女娃摇了摇头,这又是让飞廉一阵紧张。

不过,她也没有再搞什么暴力恐吓了,收敛了气息。

“看来,你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女娃眼神转动,看着飞廉,“那我会安排你做什么事情,你也应当心里有数了。”

“我知道我知道!老本行嘛!”飞廉连连点头,“打架!征战!我还是比较擅长的!”

“娘娘您让我去打谁,我就去打谁!”

“很好。”女娃颔首,“你为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了你。”

“娘娘您说的哪里话?”飞廉义正言辞,“我是尊崇您的高尚品性,是要追随您的背影,一起去为人道苍生做贡献,哪里是为了好处?”

“那都是不重要的!”

这忠心表的很坚定,代表了这位妖帅对女娲的信任。

当然了,这也是对女娲事业成功的看好……毕竟这位娘娘这么的“苟”,硬是存下了那么恐怖的战力,埋伏所有人一手,这还能输吗?

这要是都能输,他也不说什么了,以后就去扫大街好了!

“公是公,私是私,勿复多言。”

女娲淡淡道,“我不会让私人为公事无私贡献,为众抱薪者,不使冻死于风雪。”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不过,终究是特殊时期。”

女娲看着飞廉,“你改一下形象,改一下称呼,暂时便不要用原来的身份了。”

“这……还请娘娘赐教!”飞廉很上道的回答。

“赐教啊……”女娃沉吟,认真琢磨着。

她想到了很多。

不过想着想着,最后到了人族最古老的嫡系上,那是“风氏”。

“风……你便唤作风伯吧!”女娃拍板,“左右不过是一个称号,未来还是要换回原本名姓的。”

“谢娘娘!”飞廉妖帅抬头挺胸,“那以后,我便是风伯了!”

“敢问娘娘,我这风伯,工作于何处?统帅于何部?怎么去火师报道?”

飞廉……不,风伯,他开始展现自己的工作热情,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吃白饭的。

“不急,这还需要我再运作一二。”

女娃翻手制止了,眼中有些深沉,有些犹豫,“你给我办事的事情,不要大张旗鼓。”

“最起码,要有些铺垫,合情合理。”

“甚至在明面上,你不能以我的名义浮出水面,走进人皇的视野中……”

“我要给你另行安排出身起源,过一个明路……”

女娲一字一句的叮嘱着。

风伯听着听着,感觉不对了。

尤其是,女娃还提到了人皇!

‘我……我这是一脚踩进了人族的高层斗争之中?’

‘娲皇……这是不信任人皇了?’

风伯有些懵。

不过,懵完后,他又淡定了。

小事嘛!

之前的炎帝,说实话他是有些怂的……一位太易,还能不讲节操武德,这的确很吓人,三更半夜的都不敢合眼,生怕被悄咪咪的摸上门,打了闷棍。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可现在?

一代版本一代神,炎帝战力废了!

至于节操武德之类的……

——这波啊,这波飞廉支持女娲!

再不要节操,能比这位一演就是无数年的女神更厉害吗?

女娲在“阴差阳错”之下的表现结果,给了飞廉巨大的信心。

——我领导贼厉害,贼缺德,你怕不怕?

对此,女娲很不好意思拆穿,默认了。

毕竟,这也没法拆穿不是?

一旦承认了,什么颜面都扫地了!

威严的问题事小。

让手下萌发不该有的野心,那问题就大了。

各种欺上瞒下的事情都敢干!

女娲在避免踩雷。

“星神之属……我觉得就不错。”她还在给风伯安排,“这方面,主要是斗姆在负责,又交错了星空的领域,一般人对你不熟,根脚问题上不用太怕被拆穿。”

“等你过了明路,我再安排安排,你去跟大尤混……为他参赞军机,主持军务。”

“到了这里,你就可以选择性的跟他透露,你是由我安排而来……但不要暴露出我亲身而至的信息。”

“我不担心他的忠诚,却比较担心他藏不住心事,让某些人猜测到什么。”

“大致便是这般,你……明白吗?”

女娲看着风伯。

她给设计了一手套娃。

明面上,风伯是跟斗姆元君有故,是走关系在妖族大势倾颓下,前来投奔人族的普通星神。

暗中,又是女娲的心腹,是去负责探查、监督火师工作的纪律方面专属委员。

暗中的暗中,才是最后的真实,是直属女娃统御的大将,是妖帅飞廉!

“明白!”

风伯神情振奋,“君以大事相托,我必竭尽全力!”

“好!”

女娃微笑。

莫名间,她不自觉的看向了轮回地府的方向,告慰着庆甲沉睡的在天之灵。

然而,就是那个地方……

……

风曦平静的行走在冥世的山河间,无声无息。

若流风,若浮云,一扫而过,不染点滴尘埃。

直到在某一处地方,他才停下了脚步,抬首凝望。

这里,是他昔日名动天地的功勋,也因此造就了为三千大罗所知的一段黑历史。

“英招!”

他平淡开口,极具穿透力,回荡在某一处死寂的时空中,唤醒了一道迷蒙的灵智。

“反思多年,你醒悟了吗!”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