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 一个必须完成的愿望(中)

作者:飞鸽牌巧克力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攻约梁山 农家小福女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战场合同工 破灭虚空

“什么?我?”翘翘天翼问。

“是的。”

“你想让我用这台许愿机?”

“我只是提出一种假设。”姬寻说,“那和正式提出要求是不同的。我们暂时只是在危险的理论边缘走走。”

“这听起来非常可疑。”翘翘天翼反感地说,“我不会用许愿机的。这和联盟的操作建议无关,不劳而获不会带来什么好结果。”

“这是一种经验之谈?”姬寻问道,“还是一种信仰?”

“这是美德——让你自己学会不做什么,这可比做出什么重要得多了。不过我觉得你们这些野胡进化来的不会真心理解这件事。你们是天然的结果导向者,不管你们号称自己研究的是哪一边。”

“这批评很严厉。”

“我不针对个体。”翘翘天翼说。她朝朱尔望了一眼,把她华丽的翅膀稍稍收拢了些。

“不过,”她补充道,“这种事发生许多次了。你们总是容易更容易犯这种错误……噢,这么说就显得有点偏见了。从事实来说,大部分乱子和你们有关,这不能代表你们的本性就特别坏。你们只是得离诱惑远一点。”

对于她的评价,姬寻显得非常温顺而配合。他只是笑笑说:“但是它也可以用在有益的地方。”

“没错,没错。”翘翘天翼回答道,“不过每次当你们这么说的时候……”

“现在这和我无关了。”姬寻说,“我假设的是你。如果由你来使用这台许愿机,我想会有一些不同的愿望。”

“你真的想让我来使用这台机器?我必须说清楚,我很喜欢研究一些飞行机械,这那和许愿机不是一回事。不,我可永远不会觉得那是个智慧的选择——我不是说聪明,能发明这样的机器当然很聪明。不过智慧是另一回事。”

“请说说你会如何使用这台机器吧。”姬寻又一次重复道。翘翘天翼看上去有点生气了,似乎姬寻认为她说的不是实话。

“那我就会让它安分一点!”她恼火地说,“我以真诚之美德的名义发誓,我会要求它停止干任何伤害别人的事!”

“你打算摧毁它么?”

“噢,不,不,我可没那本事呢。再说它肯定费了许多心血。我不想像个蛮族那样让别人的成果就这么付诸东流,我只是希望这东西不被用来做伤害别人的事。别被用来屠杀,别被用来征服,我希望它像一个小婴儿一样无害!满意了吗?如果你让我用这台机器,我就会要求它这么办。像个婴儿一样无害——哦,不,不,这么说又让人有机可乘了,是不是?小婴儿能惹得麻烦可多呢。很容易被利用,又没法保护自己。我希望它像我刚才碰见的那个小姑娘一样友好又热情。对待所有人都像对待朋友一样真诚,并且绝不去伤害谁,而且谁也不忍心去伤害她。就连你们这样的恶棍也会安安静静地放她一个人玩。这下你满意了吗?我的愿望够清楚了吗?”

“非常清楚。”姬寻说。他仍然显得兴致很高,并且又向翘翘天翼行了一个梦幻界的礼。那倒不是个仅仅止于打招呼的礼仪,而是表达感谢的郑重礼仪,但那本来是为四足生物设计的,因此他做起来难免显得不伦不类。翘翘天翼又往后退了退,似乎犹豫着是否应当接受这份礼貌。还没等她想好,姬寻又看向了波迪。

“这位是?”姬寻问。

波迪咧开嘴笑了笑,牙齿闪着寒光。他的目光没有落向朱尔,但雅莱丽伽看出来他的身体正微微倾斜,脚尖正对着朱尔的方向。那也许只是无心的,也许他随时准备扑过去援救。

“我只是个被牵扯进来的倒霉蛋。”波迪假笑着说,“那话怎么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这地方可插不上话。我建议你们索性当我不存在。”

“这恐怕不切实际。”姬寻说。

“怎么?你能抢走一整支军队,还怕对付不了我一个?我猜你动动手指就能干掉我,何必还问我想干什么?”

“我只能做有所准备的事。”姬寻回答道,“那和动动手指是有很大不同的。”

“那就是说你现在没法杀我了?”

“我并不想这么做。”姬寻说,但当波迪仔细对着他上下扫视时,他又继续说:“这和我能否做到并不是一回事。”

“嗯哼。”波迪说。他那凶险的视线里却浮现出嘲笑,完全不顾雅莱丽伽向他递来的警示眼神。

“说实话,”他说,“你比我想象中得无聊多了。”

“我的确不是个有趣的人。”姬寻平淡地应答道,“我的大部分工作也是相当枯燥的,很遗憾,很多调查和研究的过程远远没有结论展示时那么令人惊叹。很多时候,这些工作的本质与雕刻岩石没有什么区别,它们只不过是将作品停放在概念的领域里。”

“而且你还挺矮的。”波迪说。他和姬寻站在所有人的两端,在这个距离上足以互相平视,但他故意把眼睛往下瞥,仿佛谈话对象的眼睛是长在膝盖上的。他懒洋洋地说,“你知道,要是光听你做过的事,我还以为你起码比我高两个头呢。”

姬寻只是笑笑:“我可以这么做。”

“只是没必要?”

“只是有必要让我保持和描述对象更接近的样子。”姬寻说,“这是我在失败以前的一个备用计划。自然,它现在是被完全抛弃了。我想我们暂时不必去在意它了。”

“那我该在意什么呢?”

“最初的愿望。”姬寻仍然以高兴的语气说,“请讲讲如果你能使用这台许愿机,你最迫切的一个愿望是什么——请注意,必须是最迫切的那一个,也就是你在得到许愿机后第一个会许下的愿望。”

“我会让你去死。”波迪说,“显而易见啊。你有什么疑问?”

“这不是你最迫切的愿望。”

“我刚听说你能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撒谎。怎么回事?你的测谎仪不大灵光嘛。还是你觉得人人都得喜欢你?我看你不应当有这种误会。毕竟你也杀了不少人。我说,老兄,这可不是你向我行个礼就能过去的,明白吧?”

波迪牢牢地盯着他,指尖做着幅度轻微的手势,如同一句句压低了嗓音的谩骂。事实上他也在低低地说话。他的声音压在喉咙里滚动,近似于野兽威胁时的闷嚎。

“给我一个机会。”他模糊而恶毒地低语道,“你最好别给我证明的机会。”

“我会的。”姬寻说,“既然你站在这里,我不得不把你考虑进去。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说法,就我观察到的情况,你不会把杀死我作为第一愿望的。我也能用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论证这点。”

他把一根手指抬起来,仿佛枪口般指向朱尔。那并不仅仅是个手势,而手指主人的目光里也充满了平静而冷酷的决心。波迪看到了,因此猛地踏前一步,几乎像要扑到他们之间。但在他真的这样做以前,姬寻又把手指伸了回来,支在下巴上思考着。

“答案已经有了。”他说,“很有趣。现在我们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相邻推荐: 我有一棵神话树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重生浪潮之巅绯红法典我在和平精英捡福娃殉雪